小哭包 40、假的

小說:小哭包 作者:皓月如妖 更新時間:2021-05-14 18:45:55
  自從那天看完電影,夏以就覺得自己好像觸碰到了某條禁忌線。

  也沒敢像之前一樣,拿著題就沖去問陸行。

  反觀陸行。

  他好像換了個人似的,天天關心她扭傷了的腳。

  腳被人托在手上,還試探性的捏了捏腳踝,夏以下意識縮起,臉頰一陣又一陣發熱。

  偏偏那人好像什么也沒發覺,微涼的手指也跟著收緊。

  夏以從沒覺得哪年夏天像今年這么熱。

  她試圖轉移話題:“你最近都不用去公司了嗎?”

  天天在這兒盯著她……不對,是盯著她腳上的扭傷。

  她自覺自己的腳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完全可以正常走路。

  偏偏他大驚小怪,一定要把她摁在床上躺好幾天。

  想著想著,夏以突然別開眼。

  實在沒眼看某人。

  陸行的確跟換了個人似的,完全沒有之前的冰冷。

  他見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在害羞,嘴角的弧度一個勁兒往上翹,松開她的腳,眨眼間就坐到了夏以近前。

  “你這兩天怎么不刷題了?”

  如果他不主動來找她,兩人這兩天完全可以不見面。

  陸行突然靠近,跟著飄過來的還有他身上那股淡淡的清冽的味道。

  夏以屏住呼吸,胡亂說道:“刷!刷呀!就是沒遇到不會的題……”

  “是嗎?”聽到她話的少年,緩緩拉長了音調,帶了些許意味深長。

  借口都出口了,當然不可能這時候搖頭。

  夏以非常肯定的點點頭。

  陸行看她。

  夏以心虛。

  她當然有不會的題,只是猿題庫里的題目都有答案,她遇到不會的題,只好硬著頭皮看答案。

  看答案的效果當然沒有有人引導讓做出解題思路效果好。

  只是……夏以只要一想到陸行靠在她身邊說話的模樣,腦子就有點不大清楚。

  她不敢……

  換個角度看小傻子,還真覺得她可愛到犯規。

  陸行也不逼著她。

  小傻子規規矩矩活了十七年,要她一時半會兒接受早戀這事,怕是不容易。

  只是,自個兒掉進蜘蛛網里的獵物,可沒那么容易跑了。

  陸行在她耳邊悄悄說道:“過兩天就開學了。”

  開學之后,又是只有兩人一起住在臨江公館的日子。

  他熱氣吐哺,一下吹在夏以側臉上。

  原本就害羞的女孩這會兒急急忙忙將他推開,嗡嗡聲道:“你快出去!我換身衣服就下去!”

  又細又嫩的手得在陸行胸口,用力推了兩下都沒能推動。

  陸行悶悶笑出聲,見她要急了,這才懶懶拉長了音調道一聲好。

  房間門被關上,夏以臉上熱氣一股又一股往上冒。

  自從那天之后,陸行每天都要挑一兩個時間段跑到她房間里來,不撩撥得她面紅耳赤絕對不離開。

  哪有……哪有他這樣的?

  房間里安靜下來。

  夏以覺得剛剛陸行捏著她腳踝的觸覺好像還殘留在她的皮膚上,萬分不自在動了動腿。

  耳邊好像又冒起了他靠近時帶來的那股熱氣,夏以小小叫了一聲,轉頭把自己埋進枕頭里。

  從房間出來,已經是半個多小時之后了。

  還有兩天開學,兩人今天下午就搬去臨江公館。

  夏以正想著,去了只有兩個人的臨江公館,陸行指不定會變本加厲。

  到時候她可該怎么辦才好?

  夏以‘憂心忡忡’下樓,卻發現客廳里好像坐了個人。

  她站在樓梯上向下看去,等她看清楚客廳里坐著的人的臉時,整個人都僵住了。

  夏以想過,如果她再見到夏禹,會是什么樣的反應。

  可現在真的見到了,她渾身都充滿抗拒。

  那天在醫院醒來,她就在內心不斷告誡自己當年的事已經過去了,介意的太多,不過是讓自己陷入怨懟的怪圈。

  這么久以來,她也沒再刻意想起夏禹。

  只是沒有想到在她仿佛真的要說服自己不去在意當年的事后,舅舅又會突然出現在她面前。

  夏以屏住呼吸,夏禹也突然從沙發上抬起頭來。

  在這里看到個陌生的女孩,他顯然有些詫異,但又很快反應過來:“你是夏以?”

  他的聲音有驚詫,卻沒有愧疚。

  既意外夏以出現在這兒,又有種本該如此的了然。

  夏以只覺得渾身都僵硬了,她沒有辦法做出任何反應。

  王管家匆匆從外頭走來,他看到夏以又看到夏禹,眉頭攏得高高的。

  他道:“大小姐,您先回房去好嗎?”

  有些事,實在不該讓大小姐知道。

  夏以蜷起手指,她點點頭,可腳卻像粘在原地,無論如何都動不了。

  她想知道……她想知道當年舅舅為什么要把她一個人丟在雪地里!

  她才六歲!六歲!

  如果她沒有遇上院長爺爺,她是不是就要被凍死在那個雪地里了?

  夏以眼角爬上紅痕,眼睛里也帶了血絲,淚水在眼眶里打轉,仿佛隨時都有可能隨著她眨眼的動作掉下來。

  王管家見著她這模樣,長嘆一口氣。

  夏禹卻皺著眉頭,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小姐?”王管家試探性的叫一聲,夏以一把擦掉眼角沁出的淚水,噌噌噌往樓上跑去。

  靠在樓梯冰冷的墻壁上,夏以再也控制不住眼眶里的眼淚,豆大的淚珠啪嗒啪嗒一顆又一顆往下掉。

  隱約間,她好像聽到一聲。

  “王管家,可可現在情緒不太穩定,可不可以讓她回來住一段時間。”

  夏以聽的不真切,可這句話卻一直在她腦海中旋轉。

  “哭什么?”陸行聽到對面房間開門關門的聲音,就知道夏以下樓了。

  他才換身衣服走過來,就看到她靠在墻壁上哭。

  女孩紅著眼眶,緊緊攥緊手心的模樣,無助又憤怒。

  陸行心口發緊,幾步走到她身邊,抬起手,拭去她臉頰上的一縷淚水。

  “怎么了?”

  他聲音溫暖又柔和,仿佛春日拂來略過山崗的春風,輕巧的這每一朵花兒都覺得舒適。

  夏以難受的心口像是有刀在絞,陸行站在她面前,像是一座能讓他依靠的大山。

  她抽泣著,一下趴在他胸膛上,摟住他勁瘦的腰肢。

  “陸行……我又看到他了,他就在客廳里。”

  她不想見到夏禹。

  那個曾經溫和著一張臉對她說話,卻無情的把她丟在雪地里的人。

  她在孤兒院的那段時間里,總是給他找借口,總是擔心她那天離開出事。

  可那天商場的遇見,把她編織出來,欺騙自己的謊言全部打碎。

  她被丟了,丟在冰天雪地里。

  她是不是該慶幸自己還沒有被對方遺忘?

  夏禹不過看了她幾眼就把她認了出來。

  那他又是為什么要把她丟在雪地里?

  陸行聽著她絕望的嗚咽,眼中溫度漸漸凝結。

  他扶著夏以的肩膀,讓她靠著自己,卻在他低低的嗚咽聲中聽到了客廳里隱隱傳來的談話聲。

  “王管家!可可現在的狀態實在太不穩定了,醫生說,如果再這樣下去,她會沒命的!”

  “她現在每天都念叨著陸行的名字,她甚至開始傷害自己。”

  “我可就這么一個女兒,看在我妹妹照顧了夏以那么多年的份上,你就幫我求求老爺子,讓可可回來再住一段時間吧!”

  男人說就懇求的話,卻沒透露出半點懇求的意思。

  王管家拉的拉袖子,嚴肅到冰冷道:“夏先生,如果不是夏女士的確對大小姐很好,他又是少爺的親生母親,你以為你還有資格坐在這兒?”

  王管家的話可一點都不客氣,他不像陸管家,凡是說話做事都會為人留有余地。

  他向來果決,對犯錯的人毫不留情。

  夏禹被他冷硬的聲音嗆住,好一會兒了才道:“可是可可她都病成那樣了,我求求你,就讓可可回來住。”

  “夏先生是不是求錯人了?當初你讓夏可冒充大小姐住到北麓山莊園,甚至還偷偷換了DNA檢驗報告,現在的你有什么資格說這些話?”

  “還是那句話,如果不是夏女士,不是少爺,我今天不會和你多說一句話。”

  王管家話語冰冷。

  樓上的夏以也隱隱約約聽清了他的話。

  她小小的嗚咽停住,抓著陸行衣服的手突然收緊。

  陸行卻忽然低頭在她耳邊問道:“你為什么會在孤兒院?”

  夏禹給出的解釋他當年辦完妹妹的葬禮,帶夏以回家的時候,她卻不見了。

  這么多年他一直都在找她。

  陸家的人找上門去,他害怕他們知道自己弄丟了夏以的事,這才把自己的女兒推出來。

  這個解釋在夏可身份被揭穿的時候,就不攻自破了。

  只是那時候,老爺子一心都在找夏以,沒在意他話里夏以走丟的事是真是假。

  現在想來,還真是處處透露出疑點。

  夏以不知道他為什么突然這么問,抽泣道:“我……他讓我呆在原地別走,他卻一直都沒回來,是院長爺爺把我帶回去的。”

  她說著說著眼淚就不受控制流了下來。

  在孤兒院里待了那么久,她多多少少都猜到自己是被人丟掉的。

  只是她不愿意相信媽媽的哥哥會那么對她,那是媽媽的哥哥,媽媽那么好的一個人,媽媽的哥哥也一定是好人。

  是好人啊……

  那一瞬間,陸行眉目冰冷,視線幾乎要化成一道寒冰刺向坐在客廳里的夏禹。

  夏以還哭著,陸行卻一把捏了她的手腕將她拉下樓,直直站在夏禹面前。

  他扯著嘴角,冷著聲音問夏禹:“知道她是誰嗎?”

  兩人的出現讓客廳陷入沉默,王管家淡漠中帶著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稍稍收斂了些。

  夏禹被他這一問,問得突然,他看向夏以,再也沒有剛剛那種說出她名字的坦然。

  他說不出話,陸行卻可以幫他說:“夏以為什么會在孤兒院?”

  一句話,夏禹面色蒼白。

  陸行又道:“夏可明明是你的女兒,你卻說她是你的外甥女?”

  “陸氏集團繼承人的身份享受得如何?欺騙爺爺欺騙我欺騙陸家,是不是覺得自己很能耐?”

  陸行每問一句,夏禹的臉色就蒼白一些。

  陸行對他可沒有半點同情,殘酷道:“爺爺不跟你計較你用夏可欺騙媽媽,是因為我媽!我媽她愛護了夏以六年!”

  “我媽舍不得夏以受半點委屈,你拿了她的錢,住了她的房子,你卻把夏以丟在外面?!”

  “要不是她命大,被人帶去了孤兒院,她在十年前就死了!”

  陸行的聲音冷得像塊堅冰,卻又化作一道冰箭狠狠朝夏禹刺去。

  他抬起下顎,目光寒涼:“你有什么資格坐在這里?你又有什么資格提起我媽?”

  “王管家,請這位先生出去,北麓山莊園可不歡迎他。”

  陸行為什么對剛來的夏以有敵意?

  說來還要全賴夏可。

  十六歲的小女孩,心思卻骯臟的比那陰溝里的老鼠還要惡心。

  夏可表面上乖巧的像是個天真不諳世事的小公主,可背地里卻不知從哪弄來的藥,下在陸行的食物里。

  十六歲的小女孩,穿著一身欲露不露的蕾絲睡衣,跑到他房間里,擺出令人作嘔的姿勢。

  陸行大半夜被送到醫院,整整在醫院里躺了一個星期,才恢復過來。

  夏可呢。

  竟然還有臉在他面前哭哭啼啼,說那根本不是她做的,說她身體里住了另外一個人。

  陸老爺子召集了H市第一醫院最權威的醫生給她看病。

  這個嘴里說著自己的身體里住著另外一個人的女孩,根本就是個瘋子。

  陸行去查,查到她的親生母親竟然是被她拿刀刺死的。

  就因為說了她一句,昨天更漂亮。

  這根本就是個瘋子,是變態!

  也是這一查,陸行才發現夏可根本就是夏禹的親生女兒。

  夏以回來,那怯生生的模樣簡直和夏可如出一轍。

  陸行本能厭惡。

  “滾吧!別逼我把你的親生女兒送去警局。”

  夏可親手殺死親生母親,夏禹竟然以妻子意外過世為由辦了喪事,還一個勁護著他腦子不正常的女兒。

  這父女倆,都有病。

  陸行這一句話果讓一直僵持在這兒舍不得離開的夏禹僵住。

  王管家也叫了人來,強行把他抬出去。

  陸行摟著夏以的肩膀,低聲道:“為這樣的人哭實在不值得,眼淚擦一擦,去吃飯吧。”

  他聲音中的冷冽盡數收斂,食指在夏以臉頰上輕輕劃過,為她掃去滾落的淚珠。

  夏以淚眼模糊,卻又覺得在這一刻,所有的委屈,所有的執念,都消失不見。

  是,她沒有必要為了一個不值得的人掉眼淚。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小哭包,小哭包最新章節,小哭包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