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哭包 43、忍住

小說:小哭包 作者:皓月如妖 更新時間:2021-05-14 18:45:55
  自從去年夏以遇到阿溫帶著一群人打了岑右銘之后,就再也沒見過他。

  她隱約知道阿溫哥哥跟著曉曉哥哥,也知道他現在不好惹。

  但是,如今被打得倒在地上渾身是傷的男人,的確是從小護著她的阿溫哥哥。

  夏以這一聲驚呼讓陸行幾人看向地上的溫旭,也吸引了包間里的人的注意。

  男子一身筆挺的西裝,見到包廂外陸行一行人,詫異的挑了一下眉。

  “這不是陸少嗎?怎么?想管閑事?”

  陸行還沒說話,夏以就拉了拉他的袖子,意思很明顯。

  的確要管閑事了。

  “靳三少這是做什么?”陸行問道。

  陸行可從不是個多管閑事的人,靳橋剛剛不過隨口一句,沒想到對方還真要管閑事。

  靳橋也是靳亦的私生子,只不過當年靳問出事,靳亦在挑選繼承人的時候沒看上他,而是看上靳曉。

  后來靳家又不知道發生了什么,靳夫人又把他帶了回去,隱隱有與靳曉抗衡的架勢。

  這么多年來,靳橋一直都要和靳曉爭個高低,又因為他身后站著靳夫人,靳北集團不少人都支持他。

  溫旭在外人眼中,就是靳曉的人,靳橋現在敢大剌剌對他動手,難不成靳曉如今在靳北集團的地位岌岌可危?

  靳橋瞇眼看被陸行半護在懷里的夏以。

  若是他剛剛沒聽錯,那一聲阿溫哥哥可是從這小姑娘嘴里說出來的。

  “教訓個不長眼的東西罷了,怎么,陸少真想管這閑事?”

  “與我有關的人的事又怎么會是閑事?靳三少把人打成這樣怕是不好吧?”

  陸行這話一出,靳橋就知道他是真要管這閑事了。

  寬大的走廊一下陷入沉默,夏以看著地上被打的鼻青臉腫,幾乎難以動彈的溫旭,用力攥緊了陸行的手。

  陸行反手抓住夏以的手腕,無聲給她安撫,直直看向靳橋。

  “靳三少壞了風華的規矩恐怕不好吧,老霍,阿錦,把人扶起來。”

  靳橋眼見陸行不肯退讓半分,他還站在這兒就敢要帶人走,心頭極為不快。

  可陸行和他不一樣。

  陸行一出生就是確鑿的陸氏集團繼承人,他的地位毋庸置疑。

  而他,還只是個爭奪權利不被承認的私生子。

  靳亦對外面的私生子都沒多少感情,哪個兒子有本事往上爬就看中哪個兒子。

  靳曉這么多年一直都把他那些同父異母的兄弟死死壓住,就只有靳橋借著靳夫人的勢,能和他相爭一二。

  靳橋忽然一笑,頗有興致地擺擺手:“既然這人陸少想要,帶走便是。”

  在這緊要關頭,他不能得罪陸行,把他逼到靳曉那邊去。

  靳橋退讓一步,原本緊繃的氣氛松懈下來。

  霍成燕和萬錦一左一右把溫旭扶起來,夏以急急忙忙跑到他身邊,見到有血跡隱隱從他頭發上流下,急得都快哭了。

  靳橋瞇著眼睛看夏以,陸行眉目微冷,上前一步阻絕了他的視線,帶著人離開。

  一行人走后,靳橋身后的人不由道:“三少,就這么讓他們把人帶走嗎?”

  靳橋斜了他一眼:“不讓他們把人帶走,你是想把他們一起留下嗎?”

  說句難聽的,陸行在他們圈子里掌握的資源,還有他的身份地位,都夠他上前巴結了。

  問話的人立刻息了聲。

  靳橋嘴角提了提,也沒興趣在這待下去,雙手放在褲兜里就往外走。

  溫旭被扶上車才稍稍緩過來。

  他是個狠人,打起架來兇,被人打成這樣也愣是沒發出一點兒聲音。

  溫旭被夏以扶著喝了幾口水,這才有力氣說話。

  “以以,你怎么在這兒?”

  溫旭自從上次見到夏以,就回過一次孤兒院,知道夏以被家人帶回家了。

  只是,他問院長爺爺夏以去了哪里的時候,院長爺爺只說不能告訴他。

  溫旭也偷偷到風揚高中外面去等過夏以,只是她每天都有司機接送,陸行也經常跟她在一起。

  他根本找不到機會跟她說話,卻也意識到夏以回到家怕是和陸行還有那么些關系。

  風華是那些富家子弟吃喝玩樂的場所,他今天被人暗算。

  靳橋的手段,溫旭一清二楚。

  陸行是個什么樣的人,他多少也知道點。

  能讓陸行為他開口,溫旭覺得自己要重新審視陸行和夏以的關系。

  “我來這里玩的,阿溫哥哥那些人為什么打你?”還下手這么狠。

  溫旭聽她關心的話,抿了抿嘴說道:“沒什么,一些小事,你們在前面放我下車就好。”

  夏以是乖孩子,乖到連上課遲到都會內疚半天的好孩子。

  溫旭不敢也不能把他參與的那些事告訴她。

  夏以聽他這么說,鼻尖的哭腔又重了些:“你受了這么重的傷,走路都成問題,把你放下車,萬一那些人又追上來怎么辦?”

  溫旭默了默,忽然抬手揉了揉夏以的頭發:“笨蛋,我沒事,就是一點小傷。”

  溫旭才揉了沒一下,一只手就從旁邊橫過來把他的手推開了。

  緊跟過來的還有陸行夾雜的寒冰的聲音:“說話就說話,別動手動腳的。”

  溫旭對上次自己被陸行橫掃的事還心有余悸。

  他揉著發暈發疼的腦袋多看了車上面容發冷的少年一眼。

  陸行對他的態度無疑是冰冷且事不關己的,可他低頭看著夏以時,目光里的那些寒涼全都消失不見。

  溫旭好像明白了什么,他舔了舔干澀的唇瓣,沉聲說道:“以以,放我下車吧,我沒事。”

  溫旭的聲線沉顛顛的,夏以剛想搖頭,陸行已經先一步握住她的手說道:“停車。”

  靳橋敢隨便動溫旭,現在靳曉的處境怕是不怎么樣。

  溫旭一瘸一拐下車,他見夏以擔憂的看著他,抿了抿嘴道:“以以,以后見到我就當不認識。”

  她回家了,可以過上幸福的生活。

  而他已經現在的泥沼中,和他走在一起,只會讓別人恥笑她,只會給她帶來危險。

  溫旭說完這話就頭也不回的離開。

  夏以一時之間沒從他的話里回神,等她后知后覺回味過來溫旭是什么意思的時候,人已經走遠了,沒入那漆黑的小巷中。

  再一次出現的距離感讓夏以心頭很不是滋味。

  陸行把她往回拉:“走吧,回家。”

  夏以悶悶點了點頭。

  -

  去年夏以回北麓山莊園的時候,已經過完年了。

  今年,距離過年還有整整一周,在這之前是靳曉和萬顏的訂婚典禮。

  暑假開學之前,夏以就知道了靳曉和萬顏訂婚的事,如今訂婚典禮都要舉行了,想必這件事是塵埃落定了。

  夏以內心祝福曉曉哥哥。

  只是從幾個小伙伴的反應可以看出,曉曉哥哥或許不喜歡萬錦的姐姐。

  很快,她內心的些許擔憂全都變成了驚訝和不知所措。

  陸老爺子要帶她去參加曉曉哥哥和萬錦姐姐的訂婚典禮。

  夏以回家這么久,從來沒有參加過任何宴會。

  陸老爺子也沒將她的身份公之于眾。

  夏以本身對此不甚在意,她如今的生活比起孤兒院,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公布公布身份對她來說并不重要。

  再說,一旦她才是媽媽親生女兒的消息公布出去。

  陸行怎么辦?

  夏以體會過因為住在孤兒院而被人瞧不起的感受。

  一想到陸行要和經歷她曾經所經歷的,或許還會背上很多惡意的揣測,夏以心頭便不大愿意。

  有些惡意,一個人承擔就好,沒有必要讓兩個人都受到傷害。

  陸行一下看出了她這笨蛋想法,簡直哭笑不得。

  哭笑不得的同時,心頭又分為熨帖。

  小哭包平時說她兩句都要哭,現在讓別人巴結奉承她了,她反倒不愿意。

  不管夏以心頭是什么想法,這場訂婚宴她都跑不掉。

  王姨對此好像比夏以本人要更熱衷,早早約了造型師又讓人取了禮服來。

  夏以被折騰了一整天,傍晚時分,她身穿暖黃色輕紗禮服從屋中走出來,陸行一時沒回神。

  夏以披肩長發被挽了上去,在額邊分別留出兩須長劉海,劉海又輕又薄,一陣清風都能將其帶起。

  她身上的暖黃色輕紗禮服長及腳踝,做了抹胸的束腰設計,卻又在那胸口處一折一折收縮,很好的襯托出她的胸型。

  現在的她,比起那次校慶晚會還要更漂亮更耀眼。

  夏以被陸行盯的不大好意思,很快又注意到他視線所及之處,幾乎是在一瞬間,面頰紅的像是沸騰的水咕嚕咕嚕冒熱氣。

  “你看哪里?!”夏以小小一聲呼喝,一把將自己抱住。

  陸行被她大驚小怪的模樣叫回了神,抿嘴笑了笑,幾步走近她,緩緩低頭,杳聲:“很美。”

  裊裊兩個字像是一縷青煙,來的快散的也快。

  夏以還來不及細細品味,陸行已經扶著她的下顎,緩緩貼了過來,輕啄一下那飽滿豐潤的紅唇。

  末了,她還聽到一句小小的喟嘆:“忍不住了,不去好不好?”

  感受到腰上不斷收縮的手,夏以兀的睜大了眼睛。

  剛巧在這時,兩人都感覺到一縷復雜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不約而同轉頭。

  陸老爺子在拐角處看著快要貼到一起去的孫子孫女,抬手放在嘴邊,極為淡定地咳了咳。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小哭包,小哭包最新章節,小哭包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