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哭包 45、身份

小說:小哭包 作者:皓月如妖 更新時間:2021-05-14 18:45:55
  陸老爺子同意兩人訂婚,陸行在家中也不掩飾自己的放肆行為,每每讓夏以面紅耳赤。

  好在今年寒假短的可憐,過了大年初七就開學。

  高中的最后一個學期,平時老喊著學習要他命的岑右銘也老老實實屈服在家教的淫·威之下。

  岑左臣找的家教,那可不是一般的厲害。

  岑右銘不喜歡讀書,在這家教手底下,成績也是噌噌噌的往上跑,從年級倒數成了年級中上游。

  萬錦出國后,和幾人聊天時知道的這件事,直接發了語音過來痛斥某人。

  說好了一起當學渣,你卻偷偷變成了學霸。

  這一句話可真是說的繪聲繪色,夏以幾乎能夠想象萬錦說這話時的表情和姿態。

  夏以經常被他們逗得哭笑不得,氣氛壓抑的高三也莫名多了幾分輕松。

  越是臨近高考,時間過得越快,夏以一開始很緊張,后面反而平靜下來。

  就像岑右銘所說的,大不了考砸了,回家還有堂哥罩著。

  這么一想,夏以也覺得有點好笑。

  本來,在她的生命中,讀書是最重要的事,她只能依靠讀書來改變自己的命運。

  但是現在,她的世界不再那么狹隘。

  沒有把考不好一次是看得那么重,卻也沒有放飛自我,把學習看得可有可無。

  高考前一天,夏以和陸行兩人坐在陽臺上看著漫天星辰,忽然笑了起來。

  在那星辰中,夏以好像看到了剛回家時怯生生的自己,也看到了她被人欺負時,像個腳踩祥云的蓋世英雄降落在她面前的陸行。

  夏以悄悄把腦袋靠在陸行肩膀上,只覺心口甜滋滋的。

  小哭包總有莫名其妙的滿足感,陸行這段日子以來習以為常。

  第二天的考試,夏以很平靜。

  高考完回家,陸老爺子和陸管家都在。

  陸管家還特意叮囑了廚房大廚,煮了一大桌好吃的。

  王姨興致勃勃的選了幾處旅游勝地,問陸行和夏以要不要一起去玩?

  陸行對這些都沒興趣。

  夏以眼睜睜看著他在自己面前掰著手指頭數還有幾天是兩人十八歲生日。

  那期待的模樣,夏以簡直沒眼看。

  今年的生日,不像去年那么簡單。

  陸老爺子在年前把夏以帶到宴會上讓別人認識她,就是為了兩人十八歲的成人禮做鋪墊。

  夏以確鑿是陸氏集團大小姐,陸老爺子不會讓她受委屈。

  陸行也是他實實在在看重的孫子,他也不會讓他受委屈。

  成人禮要辦,而且要大辦。

  陸管家早早就派了知名設計師設計好請帖,又安排了北麓山莊園一切事宜,在北麓山莊園為兩人舉辦成人禮。

  如果說,過年的那次宴會,陸老爺子帶著夏以出現在H市豪門圈子里只是讓小部分人知道原來陸氏集團還有位大小姐。

  那么現在,北麓山莊園發出的請帖,讓所有人知道夏以是陸氏集團的大小姐。

  緊接著,不知道從哪兒傳出了一個小道消息。

  陸行根本就不是陸老爺子的孫子,他是盛染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從外頭抱回來的兒子。

  現在陸氏集團真正的大小姐找到了,陸行這個冒牌貨即將要被踢出陸氏集團。

  本來是只是沒根沒據的消息,偏偏有人拿這個消息大肆渲染,真有不少好事者相信了這事。

  只是,無論是陸老爺子還是陸行,都沒出來給辟謠。

  夏以就是個村網通,她一心期待自己的高考成績,壓根不知道這事。

  臨近成人禮,謠言愈演愈烈。

  就連陸汵都理直氣壯早上門來。

  上次,他的公司被靳曉打壓的喘不過氣來。

  后來他不知道用什么辦法找到了靳亦,靳亦又把原本靳曉撤掉的合作案全都給了他。

  靳亦和陸汵年輕時是兩個狐朋狗友,一個風流多情,一個放蕩不羈。

  陸汵被陸老爺子逐出家門這么多年,能夠在H市站穩腳跟,靳亦可沒少幫忙。

  陸汵找上門來的方式很特別。

  守在盛染的病房外。

  陸禮的那件事,他這么多年來頭一次接到陸老爺子的電話,卻被訓斥的狗血淋頭。

  陸汵那時候便隱隱猜到在墓園里見到的那個小女孩或許不是他猜的,陸老爺子給陸行找的未婚妻那么簡單。

  只是他沒想到,那個看起來嬌滴滴,說話也不敢大喘氣的小女孩竟然會是他的親生女兒!

  陸汵無疑是討厭陸行的,他沒有期待過這個兒子的到來,也不曾盼望他長大成人。

  陸行對他同樣沒有父親的尊敬。

  兩人相看兩厭。

  夏以看著堵在兩人面前的男人,內心無比平靜。

  從她記事起,她的記憶中就只有媽媽,很小的時候,她會疑惑自己為什么沒有爸爸,后來就不在意了。

  而讓夏以感到詫異的是,曾經在墓園里用輕蔑態度對她的陸汵此時一副笑臉,甚至還親切的叫她以以。

  夏以本能的向后躲了躲,陸汵的表情果然僵硬了些。

  陸行把夏以擋在身后,冷冰冰問道:“陸先生,請問你出現在這是有什么事嗎?”

  兩人每個周末都會來看盛染,想要在醫院堵到他們,的確很容易。

  冷冰冰的陸先生三個字頓時讓陸汵皺起了眉頭。

  他在陸行面前一向沒有做父親的威嚴。

  可現在,陸汵只要一想到陸行根本不是他的種卻在他面前擺了十來年譜的,心口就像火爐要炸開。

  父親怎么還能允許一個和陸家毫無血緣關系的人·大搖大擺的出現在這里。

  “我來這里是找以以的,和你沒關系。”陸汵冷著臉,端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

  說完,他眼中流瀉出些許輕蔑:“果然是盛染那女人教出來的兒子,她自己生不出兒子,就把別人的兒子抱來,我早說過,她就是個賤人!”

  話落,陸汵只覺一股冷風撲面而來。

  隨后,狠狠地一拳落到他側臉上,把他打得一個踉蹌,險些栽倒在地上。

  “陸行!”夏以連忙叫了一聲。

  她可沒想到陸行會突然動手。

  陸行卻輕輕將她往自己身后推去,他一步走到陸汵面前,臉色冰冷仿佛要凝成堅冰。

  “你!有什么資格說我媽!”

  是,媽媽當年的確做的不對。

  那這個男人呢?他有做到做丈夫做父親的責任嗎?

  陸行也曾呀呀學語蹣跚學步,也曾像別的孩子一樣渴望得到父親的愛。

  可是,他沒有。

  他沒有父親。

  陸行永遠都記得五歲生日那年,陸老夫人舍不得陸汵在外頭吃苦,把他和他外面的女人還有倆人生的孩子都接到北麓山莊園。

  陸行第一次知道自己原來有父親。

  他興沖沖的跑到父親面前,叫了他一聲爸爸,卻被冷冰冰的推開。

  眼前這個男人說什么?

  他說,你不是我兒子。

  的確,他的確不是他的兒子了。

  作為當事人,并且是受益者。

  陸行沒有資格評判當年發生的事。

  可從小到大,盛染對他的確就像親生兒子一樣。

  他生病發燒,她會不眠不休守在他身邊。

  他在外頭和別的小朋友打架受傷了,她會心疼的給他抹藥水。

  盛染就是他的媽媽!

  眼前這個男人有什么資格用這么輕蔑的語氣提及當年的事。

  陸汵的一句話就像是一粒火星,徹底點燃了他和陸行這么多年來名為隔閡與失望的炸·藥桶。

  陸汵可沒想到陸行敢對自己動手。

  他捂著嘴,看著一步逼近他,甚至一把拽起他衣領的陸行,羞惱與憤怒將他的腦袋占滿。

  陸行卻忽然輕笑一聲,松開了他的衣領:“為你這么個人打擾了媽媽休息,實在不值得。”

  “有本事不要跑到以以面前來找存在感,我的一切都是爺爺給的,是不是陸家的人也是爺爺說了算。”

  “你要是不服,要是不滿,大可以去找爺爺。”

  “在這里叫囂,您又高貴的到哪兒去?說實話,我覺得陸先生您,就不配站在以以面前。”

  不配二字,極盡輕蔑。

  陸行眉目帶上涼薄,在陸汵看來,更是小人得志。

  陸行在他撲過來之前,率先拉了夏以離開。

  至于陸汵會不會在這里發瘋,那會有醫院的人來處理。

  不過,媽媽的病房外面的確要安排幾個保鏢,免得那些雜的亂的吵到了媽媽。

  夏以一路被陸行拉著,有些不太敢說話。

  她對陸汵從沒有過對父親的期待,見著了他這副模樣,根本談不上傷心失望。

  而陸汵不管是上次在墓園對她的輕蔑,還是今天口無遮攔的罵了媽媽。

  都讓她完全升不起一絲好感,甚至厭惡自己的親生父親竟然是這樣一個人。

  夏以緩緩勾起手指,收緊了被陸行牽著的手,同樣也把他的手心扣在她的掌心中。

  “陸行,我不難過,你也不要生氣。”

  為這樣的人難過生氣都是不值得的。

  她聲音軟軟小小的,努力要安慰他,卻又矛盾的不知道該用什么樣的身份說話。

  陸行捏緊了她的手指,忽然停下來轉身問道:“你……怨不怨媽媽……”

  他遲疑著,問出了在他心頭盤旋了許久,想問卻不敢問的話。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小哭包,小哭包最新章節,小哭包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