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哭包 57、番外九

小說:小哭包 作者:皓月如妖 更新時間:2021-05-14 18:45:55
  懷孕到九月,夏以的肚子很大了,做什么都不方便。

  北麓山莊園上到老爺子,下到花園里的園藝師,都又緊張又期待。

  北麓山莊園已經有二十幾年沒有迎來孩子的哭鬧了,夏以的這一胎,從她懷上,大家就期待孩子出生。

  別人緊張,夏以這個當媽媽的倒是前所未有的輕松,每天樂呵著,感受肚子里的小家伙動一動。

  陸行頭一次當爸爸,夏以剛剛懷上的時候,他做出了些丟臉的事外,這幾個月,都盡心盡力照顧著老婆,開始的那股緊張興奮也慢慢變得沉穩。

  臨近生產,陸行比夏以還焦慮,明知道夏以肚子里的寶寶很健康,可大晚上的還輸睡不著。

  懷孕二十七周,夏以肚子里的小家伙提前來報道。

  當孩童響亮的啼哭聲傳出產房,所有人都松了口氣,緊接著就是無邊的狂喜。

  陸行更是呆愣在原地,等孩子抱到他面前了,他才眨巴眨巴著眼睛緩過神來。

  剛出生的小家伙實在說不上好看,他粉.嫩嫩的皮膚還皺巴著,嘴巴一癟一癟的小聲啼哭。

  可不知道為什么,陸行覺得面前這個小家伙好看極了。

  他心頭升起了一股奇妙的感覺,緩緩伸手觸碰了一下小家伙粉.嫩的臉頰。

  過分稚嫩的觸感讓他不知所措地收回手,盛染看著他這傻樣,推了他一把笑道:“快去看看以以,她累壞了。”

  陸行這才傻乎乎的把不知道被他放逐到哪里去的思緒全部抽回來,急急忙忙沖進產房。

  里面已經收拾的差不多了,因為孕中養得好,夏以生那小家伙沒受多少罪。

  前后兩個小時,小家伙就平安出生。

  夏以雖然有些疲憊,卻還醒著。

  見到陸行像個無頭蒼蠅似的沖進來握住她的手,夏以抿嘴笑了笑:“看到寶寶了嗎?”

  陸行呆呆點了點頭。

  夏以可頭一次見他這像是丟了一半魂的模樣,嘴邊笑意深了些:“他好不好看?”

  倆人在她懷孕的時候就討論過這個問題,最后達成共識,他們生出來的寶寶一定好看極了。

  陸行絞盡腦汁想了一下剛剛那小東西的模樣,很干脆點了點頭:“好看。”

  他聲音溫溫的,又帶了點棉花糖似的軟綿無力,像是走路打著飄,完全沒有他平日里的穩重清冷。

  夏以剛剛就看過孩子了,現在問他不過是想得到丈夫的共鳴。

  她還想說話,陸行卻抬手摸了摸她濡濕的發絲:“以以,謝謝你。”

  他一貫不喜歡煽情,可現在,他真心實意想對妻子說一聲謝謝。

  他自小缺失父愛,雖然媽媽對她很好,但有些東西母親給不了。

  他曾經傲氣又偏執,不可一世的認為自己就算沒有陸氏集團繼承人的身份,也不會比別人差到哪兒去。

  別扭和茫然充斥著他的世界,可這個傻傻的小姑娘卻一頭傳入了他的世界。

  明明氣她蠢,明明覺得天底下沒有比她更笨的人,可他偏偏就是想要靠近那一分柔軟。

  莫名的就心疼她轉不過彎來的固執,心疼她傻乎乎的被人欺負。

  現在,她給他生了個孩子,兩人有了完整的家。

  他想,他絕對不會像自己的父親一樣,對不起自己喜歡的人,也對不起另一個女人。

  明明他什么也沒說,夏以卻好像感受到了他糾結復雜的情緒。

  她反手握住他的掌心,感受到他手心的溫暖,輕聲道:“陪我睡一下好不好?”

  她習慣了他的存在。

  習慣他總是在他遇到困難遇到危險時,第一時間出現在他面前,也習慣每次醒來,第一眼見到的都是他。

  他們倆早就分不開了。

  陸行在房間里陪著夏以,外頭小家伙被他曾爺爺和奶奶圍著,眾星拱月。

  家中都期盼著夏以第一胎能生個兒子,倒不是重男輕女,而是陸家情況特殊,那么大個集團女孩子擔起來未免太累。

  夏以懷孕,想給自己保留驚喜,也沒特意去查,懷著的是兒子還是女兒。

  如今孩子出生,陸老爺子把自己早就翻字典查閱好的名字一個個羅列出來。

  最后,陸老爺子挑出了個他滿意極了的名字——陸煊。

  煊,意為溫暖,光明。

  陸老爺子希望這個孩子,能像他的名字一樣,幸福溫暖,又能擔當起陸氏集團繼承人的責任。

  過幾天,陸氏集團小少爺出生的消息就傳了出去,一件又一件的禮物送到北麓山莊園,王管家領著人清點,忙得腳不沾地。

  陸管家則帶人準備小家伙的滿月宴。

  坐月子時,陸行可鬧了不少笑話。

  小家伙似乎不怎么待見他父親,換紙尿褲的功夫都能尿濕他父親一條褲子。

  有次,陸行幫著給小家伙洗澡,那一柱而起的童子尿差點潑他臉上。

  從此以后,陸總再沒給他兒子洗過澡,原本當爸爸時的興奮和小心翼翼也在月子里被這花樣百出的小家伙磨去。

  陸行現在見著那小家伙扯著嘴巴對他笑,就條件反射想把人拎起來打一頓。

  實在是這小東西每次笑完都要作妖。

  陸爸爸被他坑怕了。

  夏以時常嗔他,多大年紀了還跟個剛出生的孩子計較。

  陸行總是提提嘴角,他這兒子不待見的好像只有他。

  被他媽媽抱著,他就扯著嘴笑,長開了的臉蛋光滑細嫩的像個小包子,總惹得他媽媽親親他,從不使壞。

  每每見到這場景,陸行就想到了靳曉家那個黑芝麻餡兒小白包子靳晏。

  那小東西也是這樣,見著他老婆,就仰著小腦袋,乖巧的像個天使,借此騙吻。

  月子里各種折騰,陸行這個剛剛上路的爸爸也慢慢有了照顧孩子的心得。

  從一開始的手忙腳亂,到現在一只手穩住小東西,陸大總裁表示養孩子也不是那么難。

  小家伙滿月前一天,夏以也出了月子。

  夏以本來不怎么在意自己的身材,可現在看著鏡子里肉肉的小肚子,還有大了一個碼的禮服,她就苦著一張臉不想見人。

  生了孩子,她的肚子也沒之前緊實,倒有點偏軟的肉肉感。

  發覺身后的人纏過來,夏以立刻拉一下衣服蓋住小肚子上的肉肉,對于攏著她腰肢的那只手很是警惕。

  夏以扒拉著陸行的手,還一邊道:“別鬧!”

  她都有小肚子了,眼角邊也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之下冒了顆小斑。

  她丑了。

  得出這個結論的夏以怏怏不樂。

  陸行一下就察覺到了,沒松開她的腰肢,還是低頭吻著她的耳廓:“怎么了?”

  氣息掃在耳邊癢癢的讓她想笑。

  夏以縮了縮脖子,狠心咬咬牙道:“我丑了……”

  她聲音郁悶,情緒不高。

  陸行愣了一下。

  夏以沒馬上得到他的回應,心中的小九九一下轉開了,她恨恨抓起扣在她腰上的手:“你是不是也覺得我丑了?”

  老婆突然嬌蠻,陸行立刻回過神來。

  他淺淺發笑,摟住懷里作妖的小妻子:“哪丑了讓我看看?”

  他一邊悶聲笑著,一邊吻著她的臉頰。

  面貼面的接觸貼心又實在。

  夏以聽他還在笑,掐著他側腰上的一塊小肉:“你還看!你還看!別看了!”

  她都變丑了,要是他一直看著真嫌棄她了怎么辦?

  夏以突然心慌,面前的人卻一把將她抱了起來,像抱孩子一樣,托著她的臀。

  夏以失去平衡,險險摟住陸行的脖子:“你干嘛?”

  陸行一手扣住她的腰,讓她貼向自己,聞著她身上傳來淡淡的奶香味,腦袋往前靠了靠。

  夏以身體一僵,陸行卻攏著她往床邊走,還啞著聲音道:“有這時間小亂七八糟的,是不是今天不漲了?”

  她身體養的好,生了孩子之后乳汁豐沛,小家伙基本喝她的奶。

  就算這樣,那小東西飯量小,也喝不了多少。

  夏以每每漲得難受都是陸行幫忙。

  夏以紅著臉夾拍他的肩膀:“你別鬧,我在和你說正經事!”

  他不說還好,一說她還真覺得有點兒發漲。

  陸行懶得理她那些莫名其妙的擔心,決定用實際行動告訴她,他究竟有沒有嫌棄她變丑?

  暖暖的燈光之下,曖.昧的聲音響起,可偏偏這時,一陣嬰兒的啼哭聲打斷了陸行自證清白的行動。

  夏以和陸行同時僵住,搖籃里的小家伙還在哼哼唧唧。

  陸行惱怒的抓一把頭發:“這小東西怎么還在屋里?”

  小家伙一出生就有專門的保姆照看著,二十四小時輪崗。

  就算是晚上睡覺,也都是讓保姆看著他睡,陸行還嫌少被他擾著清夢,這是頭一次。

  夏以攏了下衣領,推推身前的陸行,磕磕巴巴道:“我剛剛把他抱進來喂奶,哪知道他不餓,就先放搖籃里了。”

  又剛好明天滿月宴的禮服送來,夏以無比心大的照鏡子去了,結果他又纏上來,一時之間哪里還記得小家伙還在搖籃里。

  陸行把她按住,自己起來去抱搖籃里的小家伙。

  剛剛一個人躺在搖籃里昏昏欲睡的小東西也不知怎么了,睜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一滴眼淚也沒有,就是扯著嗓子嚎。

  陸行認命的把他抱起來,到隔壁房間,把這小東西丟給他的保姆。

  還好有保姆,不然他這日子要怎么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小哭包,小哭包最新章節,小哭包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