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哭包 61、兄妹日常(完)

小說:小哭包 作者:皓月如妖 更新時間:2021-05-14 18:45:55
  沈醫生家的小崽子和自家小崽子在同一所學校上學,并且還是同班同學,夏以下班后時常會和她一起去接孩子。

  接觸后才知道,原來沈醫生是單親媽媽。

  夏以一開始心中有著和普通人一樣的同情,沈醫生對此倒是很豁達。

  也是,這樣一個優秀的女人,不需要別人的同情。

  夏以牽著女兒的小手,看她和傾傾哥哥告別,再看兒子湊著一張小臉,忍不住抿嘴笑了起來。

  “煊煊哥哥今天和新同學相處的怎么樣?”

  沒錯,比心心小姑娘大了一歲半的傾傾哥哥不是星星小姑娘的同班同學,而是煊煊哥哥的同班同學。

  自打小姑娘知道兩個哥哥在同一個班級上課后,對兩人的稱呼就變成了煊煊哥哥,傾傾哥哥,以此表示她不厚此薄彼。

  煊煊哥哥小鼻子擰了起來,腦袋歪到一邊去,恨恨道:“班上同學那么多,我怎么顧及得過來?”

  陸煊在班級可沒他爸當年除了一起長大的幾個小伙伴沒人敢親近的高冷。

  他和陸行像了十足,脾氣卻要比他爸爸好上不少。

  陸煊當然恨恨,從小到大他都是小伙伴中最聰明的一個。

  明明他才七歲,就已經跳級讀了三年級,沒想到,那個新來的小不點,比他小了一歲多,竟然也跳級,還和他是同班同學。

  更重要的是,自從自家妹妹見了那小不點后,一門心思念叨著傾傾哥哥,瞧著比誰都親近。

  煊煊哥哥各方面的地位都受到威脅,和沈傾可以說的上是相看兩厭。

  當然,這相看兩厭是陸煊單方面下的定論。

  沈傾不管見了誰都酷著一張臉,話又不多,陸煊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不過他可以肯定,那小不點絕對對他妹妹圖謀不軌。

  他可是親眼見過班上的女孩給沈傾分享小零食,沈傾看都不看那小女孩一眼,一下就把人惹哭了。

  再對比沈傾面對妹妹的態度,那小不點在妹妹分給他小蛋糕的時候,不僅心安理得的吃了,還會對妹妹說謝謝。

  陸煊借此判斷,沈傾就是對他妹妹圖謀不軌。

  偏偏妹妹還小,又心思單純,陸煊可不敢把自己和沈傾之間的矛盾擺到妹妹面前。

  煊煊哥哥后腦勺對著媽媽和妹妹,一個人鼓鼓生悶氣。

  夏以哪會不知道這是當哥哥的覺得妹妹的注意力都被另外一個小男孩吸引走了,別扭又難過。

  夏以把兒子摟過來,又喊著小姑娘陪哥哥玩。

  陸煊半靠在媽媽懷里,又見媽媽膝蓋上的妹妹聽了媽媽說他遇到不開心的事后,皺著小眉頭擔心的看著他,臉頰一下紅了。

  心心小姑娘是家里的開心果,安慰人也別有一套。

  她沒在念叨著傾傾哥哥,而是用白玉細嫩的小手捧起哥哥的下巴,吧唧一口親在哥哥側臉上。

  “哥哥不要難過哦,有心心和爸爸媽媽在。”

  妹妹軟軟糯糯的聲音像顆棉花糖,一下讓別扭的陸煊甜到了心里去。

  小男孩笨手笨腳的把妹妹扶過來,坐在自己腿上。

  見兩個小家伙嘻嘻哈哈鬧開,夏以抿嘴笑了笑。

  陸煊愛護妹妹,陸心出生,除了爸爸媽媽見到的最多的就是哥哥。

  他又在陸行和夏以的教導下,自小有著要寵愛妹妹的觀念,妹妹出生后,他除了偶爾鬧小脾氣,對妹妹那可是縱容到極致。

  -

  陸煊以為自己小學畢業,就能再也不和沈傾見面,自家妹妹也會慢慢淡忘他。

  沒想到,初一報道,一個班兩人遲到,其中一個是他,另外一個就是沈傾。

  陸心小姑娘知道傾傾哥哥和自家哥哥又在同一個班上,可是興奮了好久。

  這些年,隨著小姑娘和沈傾的關系日益加深,夏以和沈醫生也成了好朋友。

  有時候沈醫生出差,還會把自家兒子寄養在夏以家里。

  小學放學比初中早多了。

  陸心小姑娘放學后就被司機載著來到哥哥的學校外面,等著兩個哥哥下課。

  妹妹來接自己,陸煊自然開心。

  可兩人身邊還要做一個十萬萬瓦的大電燈泡,陸煊就不開心了。

  如此恩怨糾葛一直持續到了高中畢業。

  陸煊和沈傾都是跳級生,兩人十五歲考上大學,陸煊跟他爸爸當年一樣去了A大經管。

  而沈傾卻拿到了國外大學的offer,要和沈醫生當年一樣出國讀書。

  這么多年的恩怨糾葛,陸煊就算依舊不怎么待見沈傾,可好歹還是都默認了對方是自己的朋友。

  陸煊知道自己年滿十八周,爸爸也會安排他出國讀書。

  他的情況和爸爸當年不一樣,他過的也比爸爸幸福,沒有過早的承擔該有的年齡不該承擔的重任。

  夏以希望兩個孩子都能夠體會上學的樂趣,而不要被陸氏集團的重擔過早的壓迫。

  陸行同樣這樣認為。

  錢是賺不完的,他和夏以都還年輕,怎么也能再撐個十幾二十年,等臭小子享受完了生活再回來承擔他該承擔的責任。

  心心小姑娘自打知道了傾傾哥哥要出國,就一直悶悶不樂。

  她沒像兩個哥哥一樣跳級,而是中規中矩的上學,才十三歲的她,還是個初中生。

  -

  期末考試最后一科結束,陸心魂不守舍走出學校,像以前一樣到停車位上準備坐車回家。

  停車位空蕩蕩的,陸心掏出手機一看,原來是路上堵車了,司機叔叔要過一會兒才到。

  陸心干脆拿起手機,站著玩起了保衛蘿卜。

  如果說哥哥完全繼承了爸爸媽媽的學霸基因,那小姑娘可就是真學渣一個,就算哥哥每天認真輔導她做作業,她轉頭就能把哥哥教的全忘了。

  陸心才打開保衛蘿卜的界面,面前忽然籠罩下一道陰影。

  她茫然的抬起頭,發現面前不知什么時候站了個少年。

  她不認識這個人。

  小姑娘警惕的后退,卻發現少年臉頰帶了淺淺的紅,看她抬起頭看他的時候,連耳根子也紅了。

  心心覺得面前的人奇奇怪怪,握緊了手機馬上就要走。

  少年似乎察覺了她的意圖,連忙一下擋在她面前,雙手卻一直背在身后。

  他咽了一口唾沫,磕磕巴巴道:“陸……陸心……我是八班的陳立澤,我……我喜——”

  “心心,你們在干什么?”一道微冷的聲音突然出現,打斷了少年的話。

  陸心聽到這熟悉的聲音,連忙轉身朝沈傾跑去。

  小跑到沈傾身邊,小姑娘還解釋道:“傾傾哥哥,我也不知道他是誰,他突然就跑出來攔住我。”

  小姑的臉上心有余悸,顯然是被嚇到了。

  少年還維持著剛才雙手背在身后的姿勢,只是臉上的表情已經僵硬了。

  他捏著薄薄信封的手指收緊,指節泛著白,就連嘴唇也緊緊抿著。

  他想說什么,卻又見到突兀出現打斷了他表白的人,虛虛摟著小姑娘的腰,兩人一起走遠。

  陸心可不知道自己的第一朵桃花就這么被掐滅在搖籃里。

  她偏過頭看著身旁比他高了一整個頭的沈傾,好奇道:“傾傾哥哥,你怎么突然來了?”

  沈傾見小姑娘一臉懵懂,知道她壓根就沒察覺剛剛那少年的心思。

  他眼角邊帶起的冷色漸漸軟了下來,他道:“來看看你,距離上次我們一起吃飯已經快一個月了。”

  陸心是在他高考完的第二天知道沈傾要出國讀書的事。

  據說這個決定是沈阿姨突然之間做下的。

  陸心曾經想沖去問沈阿姨為什么要讓傾傾哥哥一個人出國,但是,又按捺住了那股沖·動。

  沈阿姨雖然對傾傾哥哥要求嚴格,但也很愛傾傾哥哥。

  媽媽說,每個人面對一件事,或多或少有不一樣的想法,不一樣的決定。

  也許沈阿姨要傾傾出國讀書,是出于某個她不知道的原因,而這件事又對傾傾哥哥很重要。

  小姑娘知道自己不能也阻止不了傾傾哥哥出國。

  剛剛見到沈傾的喜悅一下化為烏有,她小腦袋耷拉著,一點精神也沒有。

  突然,一只手落在了她發頂,輕輕地撫弄一下。

  陸心茫然的抬起頭來,就看到嫌少會展露笑容的沈傾正看著她嘴角微微翹起。

  沈傾從小就長得好看,陸心和她結緣也是因為他有一張好看的臉。

  他不喜歡笑,從小到大都不喜歡,認識這么多年,陸心見他笑的次數屈指可數,而每次最多也只是提提嘴角。

  陸心一下愣住了,沈傾卻收回了手。

  他看著傻呆呆盯著自己的小姑娘,忍不住伸手輕輕捏了一下她白玉包子似的側臉。

  “小笨蛋,我不過是出國讀幾年書,又不是不回來。”

  “再說,這個社會通訊如此發達,要是想我了完全可以給我發消息打電話,如果你要視頻……也可以。”

  陸心呆愣愣地沉浸在傾傾哥哥的笑容之中,連他說什么也沒聽清,逮著句話就嗯嗯點頭。

  沈傾知道小姑娘估計又犯懵了,忍了又忍,到底是沒忍住,又伸手摸了摸她腦袋上的小呆毛。

  夕陽西下,殘陽的余暉灑落大地,籠罩在廣袤天空之下站著的男孩女孩身上。

  作者有話要說:啊啊啊啊啊我在隔壁開了個預收《嬌軟》,是心心小姑娘和傾傾哥哥的鴨,有興趣的小可愛去收藏一波,小甜包寫完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小哭包,小哭包最新章節,小哭包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