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哭包 7、白紙

小說:小哭包 作者:皓月如妖 更新時間:2021-05-14 18:45:55
  “以以,我已經給你辦好了轉學手續,開學那天你就和阿行一起去上課。”

  陸老爺子看了一眼乖巧的孫女,將自己的安排告知她。

  轉學?

  夏以詫異的抬起頭來,又聽到陸老爺子說:“風揚高中離北麓山很遠,到時候你和阿行一起住到臨江公館去。”

  “阿行,以以剛回來有很多事都不懂,突然轉學也需要一定的適應時間,你作為哥哥多教教她。”

  對,要開學了。

  夏以被陸老爺子接回家時,剛剛過完年。

  如今十幾天過去,寒假也要結束了。

  夏以沒想到自己要轉學,還和陸行一個學校。

  倒不是說排斥,只是覺得突然。

  她聽了陸老爺子對陸行的交代,下意識看向他。

  自從那天她悄悄喊了陸行阿行哥被他聽見,夏以都沒怎么敢出門,生怕打開房門出現第一天兩人四目相對,對方卻把自己當空氣的場景。

  剛好這些天她又生病,理所當然的窩在自己房間里,兩人也幾乎處于王不見王的狀態。

  今天還是兩人從那天之后第一次坐在飯桌上一起吃飯。

  陸行依舊是那副清冷矜貴的表情,他淡淡的點頭,算是應下了此事。

  夏以偷偷松了口氣。

  她發燒后的那幾天,兩人的關系就不像第一天她回來時那么尷尬

  可這么多天沒見,夏以怕陸行又在她不知道的時候莫名其妙的開始討厭她。

  夏以想著,眼睫毛耷拉下來,瞳孔中也帶了些許疑惑。

  為什么會有哥哥不喜歡親妹妹

  目前,沒人為她解答疑惑。

  飯后,陸老爺子先回了書房,客廳里只有陸行和夏以。

  陸行整個人橫躺在沙發上,握著手機不知在看什么。

  夏以一步一挪,挪到他旁邊的沙發。

  她悄悄看了一眼陸行,動動嘴巴想說什么,又見他一臉認真,沒敢出聲打擾。

  她在沙發邊上杵了半個小時,一字沒問出來。

  陸行好像總算注意到了她的存在,枕在腦袋后頭的手放在沙發上,一個借力便坐了起來,隨后睨著她。

  “有事?”

  這么大一個人蹲在這兒半個小時不說,陸行就算眼瞎也不可能

  沒注意到。

  只是夏以既然不說話,他也就當她沒事。

  可是現在,她一雙手揪著衣角,露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樣,活像是他欺負了她似的。

  要是被爺爺看到了,挨訓的還是他。

  別怪他現在冷酷的兩個字和那天冷冰冰詢問方冉還有沒有事的態度如出一轍。

  實在是他最近只要看到夏以,就會想到那天神經病三人組瘋狂的陸陸氏三個字。

  神他媽陸陸氏!

  夏以忽然被“寵幸”,受寵若驚地抬起頭來。

  見陸行一眼不眨盯著自己,眉宇間帶了些許煩躁,連帶著看她的眼神也有點兒不善,夏以用力捏住了衣擺。

  夏以想了想,鼓足勇氣說道:“你……你可以跟我說一說新學校的事嗎?”

  自從知道轉學的事,她腦子里全都是風揚高中。

  這所h市極其出名的私立高中夏以聽說過一些,因為宿舍同學總是時常談論風揚高中的各種八卦。

  例如風揚高中校草的追求者可繞學校幾百圈,風揚高中有個很出名的公主團,能進去的都是h市各個領域富豪的女兒……

  夏以對這些不感興趣,她只想知道——

  “你想知道什么?”陸行把手機往沙發上一丟,整個人極為閑適的靠在沙發上。

  夏以捏捏手指頭,看向陸行,問道:“風揚高中的年級第一厲不厲害?”

  夏以自從高中入學,次次考試都是年級第一,從來沒有從這寶座上掉下來過。

  她各科成績穩得厲害,偏科對她來說仿佛是不能理解的詞匯。

  陸行沒料到她會問這個,驚訝的同時挑了挑眉,“你指的是哪方面?”

  這個方面,夏以本能的想到了各科,鼓著腮幫子迫切道:“當然是各個方面。”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夏以想要了解風揚高中的年級第一是不是個偏科的人。

  如果不是,那她就要小心了,她極有可能沒辦法坐穩年級第一的位置。

  陸行看著夏以忽然變得亮晶晶的眼睛,伸手摸了一把下巴,嘴邊忽然勾起了個淺淺的弧度。

  夏以見他只是笑著卻不說話,白皙的臉上立刻帶出疑惑。

  她純潔的像是一張白紙,讓人惡劣的想要在上面涂抹些色彩。

  陸行忽然從沙發上站起來,一

  下湊到了她耳邊,分外認真道:“每個方面……都很厲害。”

  耳邊熱氣點點揮灑,夏以一時間有些發愣,卻又自動將陸行的話理解為風揚高中的年級第一是個很厲害的人物。

  夏以白嫩嫩的小臉瞬間垮下,她有些難過的揪著衣擺,又忽然在陸行莫名的眼神中挺起胸脯。

  “我先走了!謝謝!”

  既然風揚高中的年級第一那么厲害,那她要更努力學習才行,可別到時候年級第一沒有,年級第二也爭不到。

  夏以瞬間跟打了雞血似的,蹭蹭蹭跑回房間。

  道謝來得莫名其妙,陸行眼睜睜的看著夏以消失在自己視線里,而他料想中的反應壓根兒沒來。

  莫名的,陸行覺得自己好像干了一件很低劣的事。

  他低咒一聲,抓了抓頭發,拿起手機往外走去。

  ……………………

  時間總是過得飛快,眨眼間寒假就過去了,在這幾天里,夏以也住到了陸老爺子口中的臨江公館。

  臨江公館本來只是陸行一個人的住所,就為了方便他在風揚高中讀書。

  夏以轉學之后,陸管家安排人把她的東西挪了不少過來,王姨也一起跟到了臨江公館照顧夏以的起居生活。

  夏以印象中爺爺總是很忙,在他回家的這十幾天里,只有少數幾次,兩人同桌吃飯,其余時間陸老爺子都不在北麓山莊園。

  夏以悄悄問了王姨才知道,陸氏集團很大一部分產業在國外,陸老爺子時常要飛到各個國家洽談集團業務。

  寒假結束,新學期開始。

  夏以有點期待又有點忐忑。

  開學第一天,夏以起了個大早,整理好學習用品。

  自從她回了家,她本來破舊的小書包也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簡約風格的書包。

  陸行打著哈欠下樓,就見夏以在客廳沙發上正襟危坐。

  聽到他下來的動靜后,她立刻轉過頭來,歡快道:“你總算醒了,我們去學校吧。”

  陸行飛快看了一眼墻上的掛鐘,“這才七點,這么早去學校干嘛?”

  陸行向來是踩點小分隊最忠實的一員,遲到早退小分隊他也時常會光顧。

  夏以莫名看他一眼,“八點上課,七點半還有早讀課,如果現在不出發的話,就要遲到了

  ”

  “那就遲到唄。”陸行理所當然道。

  夏以:“!”

  夏以高中讀了一年半,從來都是班級里第一個到教室的,別說是遲到了,踩點在她的字典中都不可能存在。

  她現在聽著陸行式迷惑發言,且見他慢吞吞走到桌邊,有模有樣喝一口王姨大清早起來為他倆熬好的粥,完全沒有要加快速度的架勢,不由急了。

  “你……你快點……”她想要催促,可看著少年清冷的側臉,急急催促的話到了嘴邊就變成唯唯諾諾的小聲逼逼。

  陸行聽到了她的話,轉過頭來正色道:“不能快。”

  夏以條件反射反問,“為什么?”

  “男人——”陸行下意識要說騷話,卻又見到她茫然中帶了點小單純的疑惑,飛快把后面的話吞了回去。

  有些話和那三個劇毒無比的逗逼說一說還行。

  如果要荼毒面前這朵小白花,陸行只覺得心頭別扭。

  “男人?”夏以捕捉了關鍵字眼。

  陸行飛快否認:“不是,我想說那我快點。”

  遲到并且踩點了整整十年半的陸行頭一次在七點十分從家出門,并且在七點二十五分抵達學校。

  踩點有踩點的風光,早到也有找到的景色。

  陸行下了車才突然想起來開學第一天沒有早讀。

  至于開學典禮,昨天就舉辦完畢。

  陸行嫌麻煩干脆沒來,也沒跟夏以說。

  八點上課,校門空蕩蕩,只停了幾輛私家車,陸續有人車里下來。

  陸行懊惱自己剛剛被身邊的小蠢豬拉低了智商,連早餐都吃得急匆匆。

  夏以卻歡快的背著小書包下了車。

  見到比她之前的學校不知道好看了多少倍,又大了多少倍的風揚高中,夏以眼中的驚艷仿佛要溢滿出來,心頭也不由染上喜悅。

  夏以左右看了看,完全看不到學校圍欄的盡頭。

  陸行見她這副傻樣,嗤笑一聲,把書包砸到肩后,自顧自往前走。

  夏以見狀,顧不得仔細打量新學校,連忙跟在陸行身后,小聲的詢問他,等下要怎么去找班主任報道。

  兩人一前一后走著,陸行有一搭沒一搭的理她一下,夏以則乖乖巧巧聽著,生怕一溜神就錯過了重要的事。

  早早進了學校的兩人,都沒有注意到剛剛停在兩人身邊的私家車里走下來一個女孩。

  女孩留著俏皮的劉海,耳邊垂下兩條常常微卷的頭發,一直垂到鎖骨,襯得她白皙的脖頸又長又美。

  女孩緊緊盯著兩人的背影,扶著車門的手緩緩收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小哭包,小哭包最新章節,小哭包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