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警 第三百八十節 蹲守

小說:虎警 作者:黑天魔神 更新時間:2022-03-11 08:21:41
  “這已經是第三次換樹了。我們雖說是事業單位,上面有撥款,可換的次數一多,誰也受不了啊!上面還要問責,到底是什么情況。”

  看著吳超平和王偉滿臉無奈的樣子,虎平濤理解地笑笑,問:“那你們覺得,這事兒會是誰干的?”

  行業不同,對事務的看法和著眼點就不一樣。

  吳超平轉過身,看著人行道對面那些臨街經營的商鋪,壓低聲音:“應該是他們……或者……他們當中的某一個。”

  “為什么?”虎平濤問。

  吳超平解釋:“前年我們剛開始栽樹的時候,就有人過來制止。說我們在街邊栽樹,擋了他的門面。”

  虎平濤不由得搖頭:“還有這種說法?栽種行道樹是市政工程,他憑什么阻攔?”

  吳超平道:“這一段的人行道特別窄,南邊是居民區,紅線不能退。這些年車輛新增越來越多,市內道路擁擠。你看那邊的公交站臺,原先是設在路邊的,后來整改的時候就移到馬路中間,側面讓出來做非機動車道。空間就這么大,只能壓縮人行道,整體后移。以前行道樹和商鋪之間的距離大概在六米左右,現在縮了一半,越來越窄。”

  這么一說,虎平濤就明白了。

  “行,這事兒我記下了。”他點頭做著筆錄:“你們還有別的建議和線索嗎?”

  吳超平苦笑著搖搖頭:“要說線索……這個還真沒有。雖然我們的水車每天早晚都會過來澆水,但晚上就沒辦法對這一帶進行監管。就連剛才我說的那些,也只是我個人猜測。”

  王偉道:“我們實在是沒辦法了才打一一零報警。這段路上的行道樹已經換過三次了,栽下去就死,一方面是耗費資源,另一方面我們也被上面問責了好幾次。市民打電話投訴說這一帶的行道樹長勢不好,我們只能檢查反饋。來來回回,兩條腿都快跑斷了。”

  “如果是因為移栽技術問題導致樹木死亡,那沒說的,該怎么罰我們都沒二話。可現在的問題是有人故意搞破壞,這就很令人惱火。”

  “說句不好聽的,我們干綠化的跟你有仇嗎?”

  虎平濤對此很理解,他抬手拍了拍王偉的肩膀,勸道:“干什么都難,想開點兒。這事兒我記下了,回頭做個調查,有結果的話我打電話通知你們。”

  ……

  回到所里,虎平濤給王雄杰打了個電話,匯報情況。同時提出要求:希望得到刑警隊的配合,調看金平路相關路段的監控錄像。

  這事兒查起來不難。畢竟現在跟以前不一樣————滿大街都是監控攝像頭,它們是降低犯罪率的保證。

  譚濤指著定格的監控畫面:“這是我們篩選出來的目標。連續兩天晚上,都是半夜三點以后出現。你看她的動作,從一棵樹底下走到另一棵樹底下,他手里拿著東西,我估計是刀子。正常人誰也不會蹲在樹根下面那么久,除非是割樹皮。”

  畫面上的是一個女人。拍攝角度是背面。她的穿著打扮偏于中性————牛仔褲,夾克衫,跑鞋……最明顯的性別辨識特征,是一頭卷曲的波浪長發。

  她戴著口罩,還戴著一副很大的墨鏡。路燈明亮,為她提供了足夠的光源。

  虎平濤點點頭:“可以確定就是這家伙干的。削掉樹皮,破壞形成層,那樹就沒救了。”

  譚濤道:“今天下午我帶人去金平路走了一趟。那段全是商鋪,作案者肯定是那些商家其中之一,作案動機也說得過去————行道樹擋住了他們的鋪面,減少了客流量。”

  虎平濤用手指在桌面上輕輕點了幾下:“現在的問題是,如何確定作案嫌疑人。”

  譚濤皺起眉頭:“把那段路上所有經營者抓起來問一遍……這肯定是不行的。一來打草驚蛇,二來容易被蒙混過關。說到底,咱們手上出了監控錄像,沒有更多的證據。偏偏這家伙還是個難對付的,監控壓根兒沒拍到她的正臉。”

  虎平濤思索片刻:“這事兒要說難也不難,只是咱們要辛苦一下。”

  譚濤心領神會:“你的意思,是讓綠化部門那邊配合行動?”

  虎平濤點點頭:“雖然金平路已經連續更換了三次行道樹,可栽下去的樹無論是被人故意破壞還是自然死亡,換樹這事兒都得繼續。我跟區綠化處那邊聯系過了,吳超平說下周三工程隊入場,當天更換死樹。”

  譚濤問:“那咱們從下周三晚上開始,對那一帶加強巡邏?”

  虎平濤聳了聳肩膀:“只能這樣了。沒辦法,這是我們的轄區。”

  ……

  星期三。

  上午的時候,虎平濤帶著王貴,特意順著金平路沿街巡視。

  巨大的吊車停在路邊,綠化工人用鋼纜栓在死亡行道樹的樹干上,隨著機械臂發力,整棵樹被輕輕松松拔起,吊運放在旁邊等候已久的貨車上。

  全程機械操作,綠化工人負責將放入樹坑的新樹扭轉角度,撒上生根粉和硫磺粉,填土澆水,最后安裝撐木將樹體穩固,綁上系帶。

  看見帶著警徽的電動車駛到近前,吳超平連忙走過去,與虎平濤打了個招呼,壓低聲音,誠懇地說:“虎所長,這樹的事情就拜托您了。”

  虎平濤笑著安慰他:“我已經安排好了,加強夜間巡邏。”

  “謝謝!”吳超平有些感慨:“其實換樹這事兒不麻煩,可畢竟是花國家的錢。我是真搞不懂這些人的心理,好端端的樹,你干嘛要把它弄死啊!”

  虎平濤道:“你先忙吧!回頭有消息我通知你。”

  ……

  夜深了。

  金平路中段有一個崗亭。虎平濤與交警部門打過招呼,最近這段時間晚上借用一下。他安排孟輝從晚上八點以后就換上便裝離開派出所,悄悄進入崗亭,隔著幾十米的距離,仔細觀察馬路對面的這排商鋪。

  這一段總共有五家服裝店,一家奶茶店,一家餐飲店。

  服裝店都很小,臨街鋪面幾十平米的那種。小規模經營,從批發市場拿貨,賺取中間差價的那種。價錢不算貴,針對客戶以中低端收入群體為主,主要是女性。衣服裙子價位在一、兩百元之間。

  奶茶店是個品牌加盟店,生意只能說是一般。據虎平濤觀察,這一帶客流量不大,周邊居民年齡偏大,購買欲望不高。照這樣繼續下去,奶茶店關門是遲早的事。

  餐飲店也是連鎖品牌,福佳樓。據說走的是傳統滇味路子,主要針對受眾是美團客戶,“黃燜雞米飯”的那種。

  虎平濤交給孟輝的任務很簡單————記錄這幾家商鋪的關店時間。從晚八點開始,至十點,每隔一小時與自己聯系一次,報告情況。

  十點以后,至十二點,半小時聯系一次。

  這是個清閑差使,不用記錄進出商鋪的各色人等,只要看著這些商鋪什么時候關門就行。

  這一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商業區,也沒有形成規模化的夜間集市,商鋪一般在晚上九點以后就開始打烊。

  孟輝已經在崗亭里連續觀察了好幾天,對面的商鋪關門時間已經形成規律:九點十分左右,店里就關燈熄火,無論店主還是店員,紛紛換裝出來,拉下卷簾門,離店歸家。

  每天最早收攤的是奶茶店。那家店的生意不好,有幾天八點半就早早關門。

  收攤最晚的是“福佳樓”。這家店生意很不錯,門口經常停滿了等候接單的跑腿騎手,即便是隔著馬路也能聞到從對面傳來的飯菜濃香。

  有時候十一點多打烊,有時候十二點以后才關門。

  無論奶茶店、餐飲店,還是服裝店,所有商鋪都是臨街的,面積不大,沒有二樓進深的那種。

  因為面積小,這種商鋪沒法住人,就連晚上住在店里的工人也無法安排床鋪。

  九點鐘的時候,孟輝打電話給虎平濤:“所長,一切正常。”

  虎平濤問:“服裝店和奶茶店都關門了嗎?”

  孟輝道:“奶茶店關了,服裝店還有兩家沒關。”

  虎平濤道:“繼續觀察。”

  十點鐘,孟輝打來電話:“服裝店全都關了。老樣子,還剩下“福佳樓”。”

  二十多分鐘后,孟輝再次打電話過來:“所長,福佳樓那邊熄燈了。”

  他說話的語氣有些古怪,虎平濤聽著也感覺不太對勁兒。

  福佳樓生意很好,尤其是這個鐘點,很多人喜歡在網絡上訂宵夜。按照孟輝之前的觀察記錄,福佳樓往往要營業到十一點以后。

  “熄燈?”虎平濤聽出了孟輝話里的另一層意思:“有人留在店里沒出來?”

  “是的。”電話那端傳來孟輝略帶興奮的聲音:“所長,我覺得今天晚上肯定要出事兒。你們趕緊過來吧!”

  ……

  十多分鐘后,虎平濤帶著王貴趕到現場。

  他沒開電動車的警燈,車子剛開到背面的巷子轉角就停了。虎平濤和王貴步行繞了個圈,從側面進入交通崗亭。

  透過玻璃,可以看到馬路對面的“福佳樓”已經關上店門。透過底部和邊緣的縫隙,可以看到里面透出微弱的光。

  虎平濤壓低聲音問:“店里還有人?”

  孟輝點點頭,板著手指數道:“我打聽過,這家店總共有四個人。一個廚師,兩個伙計,還有一個是老板。店主姓王,叫王凱。店面很小,只能放六張桌子。平時王凱主持生意,忙的時候就兼做服務員。”

  這些情況虎平濤都了解過,也很清楚。他皺著眉頭注視對面:“他們今天怎么收這么早?”

  孟輝道:“我也覺得不太對勁兒。所長你給我安排任務以后,我前幾天就穿著便裝過去,買了份飯。王凱這人看起來還是挺老實的,很忠厚的那種。他家的飯菜味道不錯,賣的價錢也不貴。”

  王貴問:“今天收的早,會不會是他家里出什么事兒了?”

  孟輝搖頭:“我在這邊用望遠鏡看著呢!福佳樓那邊是通透式廚房,從外面能看得很清楚————廚師走得最早,還不到十點就熄火了。兩個伙計跟著王凱在里面抹桌子打掃衛生,中間還有好幾個路過的好像是問賣不賣飯,看樣子是都被拒絕了。”

  虎平濤問:“你的意思是,兩個伙計現在已經走了,王凱還呆在店里?”

  孟輝回答:“他一直沒出來。”

  虎平濤笑了一下:“這就有意思了。今天上午剛換的樹,福佳樓的老板就提前打烊……好吧!咱們辛苦一下,看看究竟是什么情況。”

  ……

  三個人輪流值守,也不算太累。

  半夜兩點多的時候,沉睡中的虎平濤被孟輝叫醒:“所長,有情況。”

  剛瞇了一會兒的虎平濤連忙翻身站起。

  外面馬路上燈光明亮,從對面看不到崗亭里的狀況,可是從這里卻可以清清楚楚把外面看個明白。

  “福佳樓”的店門是網格伸縮式的,已被拉開,一個穿灰色外套的男子蹲在路邊的行道樹下,正忙碌著什么。

  虎平濤很有耐心地等著,直到對方站起來,走向下一棵樹。

  “走吧!抓人去!”他低聲吩咐。

  三人離開崗亭,大步穿過馬路,跑向對面。

  蹲在樹下的男子聽見腳步聲,看到身穿警服的這些人朝自己跑來,頓時慌了,如受驚的兔子般轉身就往店里跑。

  孟輝及時堵住店門。

  虎平濤撲過去一把抓住對方的肩膀。

  路燈照亮了一張驚恐萬狀的臉。

  虎平濤意味深長地問:“你就是王凱?”

  對方驚恐無比地問:“你是誰?”

  虎平濤笑道:“大半夜的你不睡覺,跑外面干什么?”

  王凱用力扭了幾下,卻被虎平濤鐵鉗般的大手死死扣住,絲毫不能掙脫。他連聲叫屈:“我……這家店是我開的,我睡在店里,起來撒尿。”

  虎平濤收起臉上的笑:“你撒哪兒了?指給我看看?”

  不等王凱回答,他繼續發出冰冷的話音:“你想清楚,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不老老實實交代問題,罪加一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虎警,虎警最新章節,虎警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