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戰神 第五百四十九章 大局已定(下)

小說:孤獨戰神 作者:玄雨 更新時間:2021-07-27 17:38:13
  當那黑線壯大成一道道人影的時候,眾人只感覺到逼人的氣息撲面而來,所有人的手心都冒汗,有的滿臉通紅,有的臉色鐵青,更多是滿臉的蒼白,那兩個公主更是已經腳軟得癱倒在地。

  這個時候已經可以進入戰備狀態了,整個關卡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城樓最突出的那人身上。

  康斯吸口氣,緩緩地把手舉起,旗幟激烈的飛舞,兵丁不用軍官轉達命令,利落的擺好防御設施,拉開弓箭,點燃油鍋……

  不殺光對方根本無法停歇的戰爭即將爆發了。

  近了近了,一眼望不到天際,衣著破爛臉色慘白的傀儡兵已經進入了城弩射程,城弩手眺望了下模糊的那道人影,看到那人的手臂依然高舉,不由得低下頭專心瞄準。

  近了近了,快要進入弓箭范圍了,已經拉滿弓弦的弓箭手不由得吞吞口水,他們很清楚的知道,那個人的手臂即將放下。

  康斯看到最前排的傀儡兵已經進入弓箭射程最短的范圍,猛吸口氣,一聲怒喝:「殺!」同時猛地一揮手。

  無數的箭雨立刻撲射到傀儡兵的身上,弓箭手們根本沒有思考的時間,都是一箭接一箭的抽射著。

  只是城墻上的箭羽越來越稀少,直到最后連一根都沒有射出,整道城墻一片寂靜,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張口結舌的望著城外的景象。

  他們看到了什么?

  他們看到了那些一望無際的傀儡海,一排接一排如同骨牌一樣的接二連三倒下,那情景壯觀得讓人熱血沸騰之余,也有著一股寒氣從腳底冒了上來。

  弓箭是絕對不能干掉傀儡兵的,剛才所有的人都看到前排的傀儡兵全身插著箭的奔馳著,在他們突然之間撲倒在地的時候還嚇了一跳,還以為發生了什么事,等看到后面傀儡兵按照順序一排排的倒地,所有人都發麻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這些傀儡兵怎么全部倒地了?他們是死了還是在演戲?

  演戲是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演的,那么他們是死了?

  怎么會突然死掉?

  別的人還在胡思亂想,可那些跟著康斯進入密教總部,見識過一次奇跡的兵丁則第一時間把功勞算在了康斯身上,他們激動得滿臉通紅,張開喉嚨吼道:「向我們的戰神康斯陛下致敬!康斯陛下萬歲!」

  這幾萬兵丁的叫喊聲立刻響徹天際,而剛才康斯的舉動實在是太拉風了,手一揮,傀儡兵們就一排排的倒地,就算理智還在的人也無法解釋為何如此之巧,而那些容易被現場氣氛同化的人則早就跟著叫喊了。

  統一聯盟的皇族們全都傻了著眼,怎么帝國最大的危機居然成了康斯最好的機遇?只要這事傳播出去,有著這數十萬部隊的支持,康斯就是立刻登基為帝也沒人敢吭聲,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怎么連天神都拋棄了千年皇族?

  后來的真相更是讓皇族連天神都恨上了,因為檢查那些倒地的傀儡兵尸體后,發現他們居然是因為極度饑餓餓死的,這雖然讓人難以置信,但你死就死吧,怎么這么多人同時死在康斯的一個手勢下。

  真相公布出來,雖然皇族們拼命的宣揚這一切都是巧合,但沒誰相信,特別是那些親眼所見的兵丁們,他們早就被那壯觀的情景攝去了所有神志,心中只有康斯這個威武的戰神形象存在。

  不過讓皇族們松口氣的是,康斯并沒有借機登基為帝,反而規定對大盟主的稱呼可以尊稱為陛下,這倒也解決了所有人都喊康斯為陛下的問題。

  戰后的事情足足忙碌了大半年,單單焚燒掩埋數千萬的傀儡兵尸體就耗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接下來就是收復失地,因為聯盟所有成員的部隊都在康斯手中,所以康斯直接用統一聯盟的名義收復空蕩蕩的土地。這可是皆大歡喜的事情,因為聯盟占據的領地所有成員都能享受一份紅利。

  這結果就是加入統一聯盟的皇子公主,在收回自己的領地后還憑空多了點土地,這倒是讓他們對康斯友好起來。

  不過他們也清楚康斯并不是平白送人情,而是要他們建設領地的。

  當徹底空無一人的東南地區的港口重新恢復運轉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年。

  這三年來,康斯幾乎都是待在整個聯盟民眾齊心建筑的宮殿內忙碌個不停。

  在康斯的統治下,打敗了所有想要撿便宜的外敵,并受納了十數個以部落身分投靠過來的聯盟新成員。

  同時,維爾特聯盟和統一聯盟展開談判,在雙方大量權貴的支持下,雙方簽訂了友好和約,因為聯盟的嚴格而嚴密的規定,讓聯盟幾乎沒有內耗發生。

  那些皇族雖然不怎么情愿,但面對強悍的聯盟直屬軍隊和康斯強悍到堪比神明的威望,他們只能把野心放在后代上面,全力培育后代,希望他們能夠在候選人制度中贏得勝利,那也能獲得陛下的稱號了。

  所以三年時間雖然很短,政通人和沒有外敵的發展了三年,就足以讓統一聯盟傲視天下了。

  而今天,這座大盟主宮殿的氣氛突然緊張起來,一票鐵騎就這么毫不掩飾的直接從皇宮沖向遠方,本來還想叫罵幾句展示一下自己聯盟公民傲骨的民眾,在看到騎兵領頭人的艷麗容貌后,立刻縮縮脖子躲開了。

  康斯和艾麗絲、伊絲娜兩位夫人,很是愜意的策馬緩步行走在馬路上,望著路邊一望無際的田野,感受著輕撫的微風,還有那溫度適中的陽光照射在身上,實在是讓人有著一股懶洋洋,心態平和的味道。

  不過一陣急促的馬蹄聲打破了這舒閑的味道,艾麗絲、伊絲娜不滿的扭頭挑望,看是誰打擾了自己的興趣,這一看,讓兩位美艷夫人不由得一笑,兩人干脆的下馬,徑自前去采摘路旁的野花了。

  康斯則無奈的搖搖頭停下馬匹,靜靜的望著身后策馬趕來的騎手。

  只見相文急切的喊著「主上主上」的沖到康斯跟前,不等戰馬停穩,他就已經翻身下馬跪在康斯面前。

  「主上,統一聯盟不能少了您啊!」相文滿是恐慌的說道。

  不怪他如此神態,因為康斯帶著兩個夫人根本沒有和任何人通氣的就離開了宮殿,負責守衛的內衛幾乎是亂成一團,如果不是密衛始終護衛著康斯,恐怕連相文都不知道康斯的蹤跡呢,所以他一方面下令封鎖消息,一方面卻連忙追趕過來。

  「哪方面不能少了我?」康斯含笑問道。

  這個問話讓相文為之一愣,在組建統一聯盟的初期,主上就開始下意識的把內政權下放下去,等到統一聯盟統一天下的時候,內政方面已經完全不需要主上操心了,唯一需要過問的就是軍權了。

  可現在帝國一統,而且當前任務就是讓征戰多年的土地安定下來休養一番,沒有可能對外作戰,可以說沒啥軍事行動。

  至于軍隊,密衛監控是一回事,后勤、指揮、作戰等等這些軍事權力被細致的分拆給各個親信掌管,只要這人數高達數十名的高級軍官不全部反叛,那就根本不怕有誰能夠造反。

  而這卻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這樣看起來自家主上這個統一聯盟大盟主真是沒啥事好做的。

  雖然知道這點,但相文這些忠臣怎么也不愿意康斯拋下這些權力去過閑暇生活,所以相文眼珠子一轉立刻說道:「主上,統一的希爾達大陸為了擴張他們的領地,已經開始拼命制造戰艦,而且據說也開始組建神秘的雪山部隊,一看就知道他們是準備兩路出發抵達我們這片大陸。

  「已經統一多年的希爾達大陸實力可是非常雄厚的,像這樣的大敵只有您才能指揮我們把他們擊敗啊!」

  相文說這的時候,不由得瞟了眼艾麗絲夫人,這夫人的愿望就是重建崎紅國,現在聽到希爾達大陸的事情肯定會動色吧。

  不過相文顯然失望了,他大聲喊出的話語,艾麗絲像沒聽見一樣,照樣和伊絲娜專注于那些野花。

  康斯笑了笑:「維爾特的海軍艦隊可不是好相與的,希爾達大陸的商船一路平安的話倒是能抵達這里,不過戰艦的話,相信連維爾特的港口都看不到。

  「至于雪山部隊?呵呵,統一的雪國能讓人橫越大雪山的話,那我冊封的那些雪國貴族豈不是太沒用了?」

  相文啞口無言,已經在暗地里控制了維爾特百分之四十權力的商團群,絕對有權力命令維爾特艦隊把希爾達大陸的所有港口摧毀,讓他們一條舢板都無法下海。

  至于統一的雪國那就更不用說了,只要讓雪國貴族知道居然有人想要橫跨大雪山來攻打他們,他們絕對會興高采烈的反攻回去,因為要論雪山生存能力的話,雪國人自稱第二就沒人敢稱第一。

  可以說希爾達大陸在主上控制了雪國和維爾特艦隊的時候,他們就只有困居一方等待外人入侵的命運了,想要對外發展完全就失去了可能。

  難怪對復國很熱心的艾麗絲夫人早就不在意希爾達的事情了,敢情她早就知道希爾達大陸已經是肉攤砧板上,想什么時候下刀就什么時候下刀。

  相文當然也知道這些原因,但他就是想要主上留在那個至高無上的位置上啊,所以他立刻想出另外一個問題地點:「可是主上,還有飛渡半島啊,在密教遠逃海外隱藏蹤跡后,那上面可就成了密教五宗在明面上的全部勢力了,難道我們不消滅他們嗎?」

  「這更簡單了。」康斯依然笑呵呵的不以為意:「只要用艦隊封鎖住整個飛渡半島,這些惡魔教徒就根本無法離開,讓他們在那個半島上自生自滅倒也是不錯的事情啊,伊絲娜發明出新的消滅惡魔的藥水時,還能找上去試試威力。」

  相文徹底無語了,一支艦隊就能把飛渡半島的惡魔困死,相對于派出登陸部隊上半島作戰,雖然有對付惡魔的藥水,但相信肯定會有大量傷亡的,這樣一對比,誰都會選擇這個困死對方的政策了,這種圍困作戰則根本不需要最高首腦怎么過問的,想要用這理由讓康斯回去是不可能的。

  相文一咬牙,磕頭喊道:「無論主上前往何方,都請主上讓屬下追隨吧!」

  他改變主意了,既然主上不愿意回去,那么自己就跟在主上身邊吧。

  康斯搖搖頭,相文確實忠心,不過是忠于自己個人,而不是忠于統一聯盟,自己離開就是想要統一聯盟的直屬官員和部隊開始學會忠于統一聯盟而不是忠于某個人,只有大家都忠誠于統一聯盟,那么統一聯盟的規矩就不會被人破壞。

  只要規矩存在,大家都在框架下內展開爭斗,釋放野心,問題再多也不會讓統一聯盟框架崩潰的,只有這樣統一聯盟才能遠遠流傳下去啊。

  不過自己是統一聯盟的第一代大盟主,下面的人習慣把忠心放在個人身上倒也能夠理解,但就因為這樣自己才需要以身作則啊,自己都已經決定第二屆的時候換個人來當大盟主呢。

  只是這些話題無法說出口,現在一出口,在自己威望如此之高的時候,肯定一片大亂,還是要潛移默化才行。

  只要自己這個大盟主習慣當一個門面,下面的人習慣了自行負責,那么久而久之,大盟主就沒有可能把整個聯盟當成私產的機會了,或許第三屆的時候自己就是真正解放了。

  想著這些的康斯沖著緊盯著自己的相文無奈的搖搖頭,嘆口氣說道:「拜托,我是趁著時間空閑才和妻子去彌補結婚時沒有進行的蜜月旅行,你一個明晃晃的大火把跟在我身邊算什么事啊?」

  「啊?」

  相文可是被康斯這話給弄傻了,自家主上居然是去蜜月旅行!這都結婚幾年了居然才去蜜月旅行?

  不過聰明的相文倒也馬上放下心來,自家主上只是出外旅游而已,而不是拋棄了大盟主職務啊!

  明白到這些的相文立刻滿臉通紅的站起來,有點結巴的說道:「主上,您、您就三人出游,肯定有諸多不便,屬下還是……」

  康斯擺擺手:「我身邊藏了多少密衛我會不知道?哪里會有什么人手問題,你還是回去履行自己情報總長的職責才是,這天下除了我們統一聯盟還有無數個國家需要你去打探監控呢。」

  被康斯這么一說,相文只好有點不好意思地點點頭。

  確實如此,相文可是在康斯身邊布下了數以百計的頂級密衛,現在又在數十里外布置了一支數千人的內衛鐵騎,就是攻打一座城池都可以了,哪里會有人手缺乏的問題。

  看到相文一步一回頭的離去,康斯再次搖搖頭,然后扭頭對兩個跟小女孩一樣在挑選野花做花圈的妻子喊道:「好啦,我們可以走了。」

  艾麗絲立刻歡快的騎上馬匹,并且歡樂的笑道:「那討厭的相文終于讓我們擁有私人時間了,快走快走,免得那家伙又改變主意!」

  說著,艾麗絲就調皮的給伊絲娜的馬匹一鞭,讓伊絲娜驚叫著策馬奔跑,而她也歡笑著迅速追了上去。

  望著兩個徹底恢復輕松笑語的妻子,康斯不由得露出一副笑容。

  是啊,這么多年來終于可以放下重擔徹底輕松一下,可以讓自己隨心所欲的過活了,實在是難得啊。

  想到這,康斯不由得揚鞭策馬,向著停在明媚陽光之處向自己招手的兩位美女奔馳而去。

  (全書完)hf();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孤獨戰神,孤獨戰神最新章節,孤獨戰神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