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后 第三章 得令

小說:楚后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22-02-03 07:20:34
  鐘長榮看著桌案上的新公文,左看右看,試圖看出問題來,但不管是行文還格式,他這個武將都挑不出來。

  裝作看不懂?也不可能,太傅照顧他們這些武將,寫得非常直白。

  “左翼軍長史梁籍之子,先鋒軍侯梁薔入京軍部聽令。”鐘長榮咬牙念出來。

  連父親的名字都寫了,他就是從先鋒軍中再找出一個姓梁名薔的人也不行了。

  “他鄧弈憑什么——”鐘長榮抓起公文就要撕。

  副將們忙攔住“將軍,有玉璽大印,等同圣旨,不能褻瀆。”

  是了,憑太傅監國,現在的大夏,太傅說了算,鐘長榮憤憤將文書拍在桌子上。。

  “將軍別急,小姐一定知道這件事。”一個副將勸慰,“小姐跟太傅關系還不錯,小姐不是說了,有太傅幫忙才成的。”

  “是啊,也許小姐還沒來得及給咱們寫信。”另一個副將說,“也許這也是小姐的意思。”

  楚昭當皇后以后,太傅對皇后多有維護甚至縱容,除了和皇帝一起聽政,平息中山王事件,鐘長榮比別人知道的更多一些,當年小姐護著小殿下殺入皇宮的時候,鄧弈守宮門原本不開,是小姐說服了他。

  更有很早前小姐離開京城,也是鄧弈把小姐抓回去。

  小姐跟鄧弈認識早,交情也不淺,按理說他該放心,但是,坐在朝廷那般高位的人,哪個又能真讓人放心?

  “將軍,我們想多了。”一個副將道,“只想著梁氏跟楚氏有過節,但更跟梁氏有仇的是謝氏, 鄧太傅自然不愿看謝氏在軍中強大, 所以才故意指了梁氏子弟。”

  廳內的諸人頓時恍然, 這樣一想就通了。

  這樣啊,鐘長榮神情稍緩。

  “這反而是好事。”一個副將笑道,“也不用重新再斟酌, 還按照先前議定的做就好。”

  好事?大家看向他。

  副將笑道:“太傅讓梁薔去,朝廷公文讓我們自己做主, 那就讓謝燕來和梁薔都去, 這樣事情就跟我們無關了, 就是謝氏和梁氏的事了。”

  讓他們斗去吧。

  妙啊,廳內諸人都笑起來, 鐘長榮也點點頭,那小姐就可以坐山觀虎斗了,他看了眼桌案上的文書。

  不過, 他的眉頭并沒有放松, 沉吟一刻抬頭吩咐:“叫謝校尉來。”

  …….

  …….

  謝燕來踏入廳內, 帶起一陣風。

  “鐘將軍, 我們落城——”他惱火說。

  話沒說完,鐘長榮打斷他:“是, 是,我知道,你們落城很忙很遠, 我讓你來回跑是耍你玩。”

  謝燕來長腳一勾扯來一張椅子,坐下來, 懶懶說:“將軍知道就好,如此折騰我, 我就不計較了,給我們多分一百匹軍馬吧。”

  “一百匹?”鐘長榮冷笑, “讓你每天跑著玩嗎?”看謝燕來還要說什么,他拍拍桌子,“少跟我胡扯,找你有事說,關于入京的事。”

  聽到這句話,謝燕來嘴邊閃過一絲譏笑,下一刻垂目看著自己的手指, 說:“入京的事不是已經定了嗎?還有什么好說的。”

  是啊,已經定了,但,鐘長榮似乎在走神, 沒有回答,猶豫一下問:“你家里給你什么安排?”

  家里?謝燕來看了他一眼:“什么意思?”

  他來到邊軍沒有再回去,謝家也沒有說什么,送來了十幾個仆從,照料他的日常起居。

  鐘長榮很警惕,打探到了這十幾個仆從都是精心挑選的,能文能武,有一次謝燕來陷入困戰沒有消息,仆從跟著兵士去尋遇到伏擊,三個仆從竟然殺了二十個西涼斥候。

  謝家給謝燕來送這些仆從來,肯定不是只照看起居,是協助他在軍中建功立業,為他籌謀。

  鐘長榮沒有將謝家的仆從趕走,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要你們籌謀的是建功立業就好。

  “關于這次進京的事。”他看著謝燕來問,“你家里怎么說的?”

  謝燕來懶懶說:“進京的事跟我家里有什么關系?”

  鐘長榮不耐煩地拍桌子:“別跟我裝傻,這種好事,你家里會沒安排?”

  謝燕來更笑:“這是好事啊?”

  這當然是好事,面圣啊,覲見啊,朝堂敘功啊,封官加爵呢,鐘長榮冷笑:“好事壞事你們家里說了算。”

  謝燕來似笑非笑:“那我不知道,我家里沒說,我家里對我在這里的事不管。”

  不管?鐘長榮愣了下,問:“你家里沒說讓你去京城?”

  “我來這里是皇命,我回去自然也是皇命。”謝燕來不耐煩,“鐘將軍,別一口一個扯我家。”

  說著又挑眉譏諷。

  “將軍這么在意別人家啊?你做事原來都是看別人家嗎?”

  他話說完見對面的鐘長榮沒有像往常那樣罵回來,連神情都沒動怒,而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

  “喂。”他不得不沒好氣提醒一聲。

  鐘長榮哦了聲看他一眼:“沒事了,你回落城吧。”

  謝燕來幽暗的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他長腿一甩,沒有站起來走出去,而是換個姿勢坐著。

  “怎么回事啊?”他皺眉,“怎么又讓我回落城?入京的事不是說定了嗎?”

  他一進來就問過這句話,還說說定了。

  但他沒說是哪個說定了,畢竟最后梁二爺拿出了太傅手令,定梁薔入京。

  鐘長榮看他一眼,說:“是說定了,梁薔去。”

  謝燕來冷笑一聲:“好啊,好你個鐘長榮,你還真是看別人家做事。”

  鐘長榮沒好氣喝道:“發什么瘋,我什么時候看別人家做事!”

  “不看別人家?那為什么說了讓我去,看到人家拿著太傅的手諭就立刻點頭哈腰舔上了?”謝燕來說。

  鐘長榮一拍桌子:“你個混賬,說什么呢!”

  “我才不管你看誰家,說了讓我去,那我還非去不可了。”謝燕來一甩袖子起身就向外走。

  “你這混小子。”鐘長榮也站起來,脫口道,“這又不是什么好事,去什么去。”

  謝燕來腳步一頓,他呵呵笑:“怎么又不是好事了?”

  但不待鐘長榮說話,扔下一句。

  “那也正好,我謝燕來就這點嗜好,越是不好的事,我還就愿意去湊熱鬧。”

  說罷大步走出去了。

  鐘長榮在后氣得瞪眼,又神情復雜,想說些什么,最終只嘀咕一句“這混賬小子。”

  ……

  ……

  “小爺。”小山捧著山一樣高得包袱走進來,從包袱后探頭,一臉討好,“路途遠我給你準備好了行李,你看看——”

  謝燕來蹲在箱子前不知道在翻找什么,他領兵在落城,但因為先前跟著楚昭來的時候住在郡城衙門,所以這里有他的屋子,也不知道是疏忽還是不在意,直到現在也一直留著,只不過許久沒有住,落滿了灰塵。

  聽到小山的聲音,謝燕來頭也不回道:“滾。”

  小山沒有半句爭辯,將行李往地上一扔,嗖地就跑去出,只留下一句哽咽“小爺我會想你的。”

  謝燕來恨恨呸了聲,繼續翻找,身后腳步聲輕響。

  “小爺。”有人喚道。

  這一次謝燕來依舊沒回頭,但并沒有罵滾,而是問:“什么事?”

  身后站著一個青衣仆從,這才是謝燕來的真正親隨,他猶豫一下,輕聲道:“家里的意思是您先不用回去,你還年輕不急著要功賞,安心做事,積跬步才能至千里——”

  他的話沒說完,謝燕來轉過頭似笑非笑:“少來跟我講這些,你記清楚,我來這里不是因為家里,是因為皇帝,要我不爭功賞,要我怎么做,那也要皇帝來跟我說,其他人,少來教訓我。”

  那仆從垂下頭,倒也沒有多說,只道:“是,小的聽九公子的。”

  謝燕來道:“下去吧。”

  仆從立刻退了出去。

  謝燕來轉過身坐在地上,蕩起塵土,他甩了甩袖子,靠著箱子,默然不語。

  從姓梁的拿出鄧弈手諭那一刻,他就知道,所謂的回京敘職就要變成一場功賞爭斗。

  他也知道,原本是鐘長榮私心要讓他去,立刻也就變成了,形勢讓他去。

  對于鐘長榮來說,姓謝的人去是最有利的選擇。

  這樣楚氏就能坐山觀虎斗了,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當他第二次被叫進來時,他也準備好聽到鐘長榮怎么跟他廢話讓他去,但沒想到——

  鐘長榮竟然改了主意,讓他不要去。

  這個——謝燕來攥住了手,從牙縫里擠出來“這個老實蛋!”

  形勢這么明了,選擇這么簡單,鐘長榮竟然多嘴問一句謝家有沒有讓他回去,聽到說沒有后,竟然不讓他去了!

  這個鐘長榮,一到關鍵時候就沒腦子,婆婆媽媽,都不知道在想什么,就跟他的那個蠢小姐楚昭一樣!

  謝燕來攥緊的拳頭又慢慢松開。

  他當然知道鐘長榮在想什么,鄧弈要梁薔進京,謝氏肯定知道,但謝氏既沒有寫手諭讓謝燕來回京,也沒有私下傳話讓謝燕來回去,可見這次是回避不爭的。

  謝氏不爭的情況之下,謝燕來卻回京,會讓謝氏有些麻煩,謝氏如果有麻煩,他謝燕來就成了罪人,會被家里訓斥埋怨,甚至懲罰。

  想到這里謝燕來又好笑,他明明姓謝,但他們卻總是把他和姓謝的人家分開看待,楚昭這樣,現在鐘長榮也這樣。

  他將手舉到眼前,看著手里拎著的一個虎頭吊墜。

  這是從西涼王一處營地繳獲的,雖然當時沒有抓住西涼王庭貴族,但他們跑得匆匆,留下了奇珍異寶,其他金銀珠寶也就那樣沒什么意思,他做主讓跟隨的兵士們都分了。

  只有這個不知道什么材質雕刻得虎頭活靈活現很是有趣,他留下來,準備送給——

  拋開這些亂七八糟的事,他有一年沒有見到她了。

  他想去,看她,一眼。

  回京。

  回京!

  管它什么麻煩什么紛爭!他要去看她一眼!

  謝燕來將手一攥,魚躍而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楚后,楚后最新章節,楚后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