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后 第三十章 遠近

小說:楚后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22-03-02 07:17:46
  皇城的人心浮動,京城的宴歡酒酣,都被謝燕來拋在了身后。

  他像一條魚從精美的魚池跳進了大海,前方無邊無際水面起伏不定,但暢快淋漓自由自在。

  晝夜不停半個月后,魚兒躍出水面。

  站在山丘上,風一吹,被炙熱的沙土灌了一頭一臉,謝燕來呸了聲,吐出口一口沙子,又深深吸口氣,到家了。

  念頭閃過又自嘲一笑。

  他竟然把這里當家——

  “到家了!”

  他身后的十幾個兵衛此時也跟上來,不顧追謝燕來追得精疲力盡,看著前方隱隱可見的屯堡,紛紛大喊大叫,還有人從馬上跳下來,在地上打滾。

  而前方煙塵滾滾,人馬沸騰,一聲聲歡呼如雷而來。。

  “回來了——”

  “小爺回來了——”

  謝燕來嘴角彎了彎,他一催馬向那些人迎去,身后的隨眾亦是狂奔,在山坡上掀起滾滾塵煙。

  兩方塵煙很快撞在一起,人仰馬翻,很多人都滾落在地上,叫聲喊聲罵聲笑聲一片。

  謝燕來不知道自己放倒了幾個人,也不知道最后是被誰放倒了,他躺在地上沒有再起來,不像在京營不管倒下幾次也堅持站起來——自己兄弟,讓他們一馬。

  他躺在地上,身下的草和土地都不夠柔軟,但感覺無比地舒坦。

  這不是矯情的話,以前可能是矯情賭氣,但現在這是真心話,他躺在這里,因為他能掌控自己,他的刀,他的人馬,這比錦衣玉食,比眾人恭維簇擁,都讓人安心。

  他手枕在脖頸后, 看著湛藍的天, 現在倒是有點可憐那女孩兒了。

  她就算是再奸詐, 生活在那種地方,也不一定過得安心吧。

  以前只是隨口調侃,這次見了之后, 更覺得——

  “阿昭她怎么了?”

  鐘長榮的大嗓門幾乎吼破了謝燕來的耳朵。

  又跑了一天才來到大營,沒有半點休息就被揪來見鐘長榮, 坐在椅子上的謝燕來難免有些走神, 聽到鐘長榮問楚昭, 他下意識就說出了心里話。

  謝燕來指了指桌案上:“她給你寫了信,你自己看啊。”

  鐘長榮不看:“她肯定不讓我擔心, 我不信這些紙上寫的,讓你去就是讓你看她真實的樣子。”

  “她很兇。”謝燕來摸了摸下巴,真實的樣子嗎?還跟以前一樣, “她敢在朝堂上站出來反駁太傅, 我——”

  他拿出新腰牌晃了晃。

  “這個游擊將軍, 就是皇后為我爭來的。”

  京城發生的事謝燕來雖然懶得講, 但其他人從進城到現在已經講了十幾遍了,什么打遍京營無敵手, 什么光著身子游街,京城民眾傾城歡迎,無數女子扔下鮮花傾慕, 差點被當街搶了當女婿,當然也有憤憤不平——

  “謝小爺被搶了功勞。”

  “也不能說搶吧, 是人家梁薔攀上了太傅。”

  具體朝堂上的事兵衛們不懂,但知道謝燕來在兵部鬧了一場, 還被關了大獄,最后是皇后出面, 一視同仁,兩人都封了游擊將軍。

  這一趟進京讓大家看了好幾場熱鬧,足夠說一輩子了,還能傳給兒子孫子接著說。

  鐘長榮當然不會是只聽個熱鬧,皺眉看了謝燕來一眼,忍不住嘀咕:“一個游擊將軍原本不用她爭取,誰讓你們家貪心, 要什么衛將軍,讓太傅不滿。”

  的確,這件事的起源就是兵部給謝燕來請封。

  請封也不奇怪,畢竟戰功, 身份,家世都在,但稍微意思一下就是了,張的口子太大了。

  鄧弈跟謝氏本就不合,怎能放任不管。

  謝燕來絲毫沒有愧疚,冷笑說:“衛將軍算什么大?我本就一直在做衛將軍該做的事,如今是又是戰時,沒那么多苛刻的規矩,我家世又不凡,我封衛將軍一點都不奇怪,奇怪的是梁薔給了太傅什么不可拒絕的好處,竟然讓太傅如此反對我的封賞。”

  這次的封賞之爭,當然不可能簡單的就是封賞之爭,鐘長榮就算沒親自去親眼見,也能猜到,謝氏和太傅, 甚至還有皇后,還有那些亂七八糟的朝堂紛爭,他要說什么,最終只罵了句:“戰時也沒讓你們這些人停下算計。”

  謝燕來淡淡說:“什么時候都不會停下來, 戰時反而會更多, 因為戰時帶來的利益更大。”

  鐘長榮自然知道這個道理,無奈又沉默。

  “接下來朝廷對邊軍肯定有新的調整。”謝燕來接著說,挑眉一笑,“這調整肯定是夾雜著各方利益。”

  鐘長榮神情沉沉,罵了一句臟話,道:“但愿他們知道最大的利益是戰勝西涼。”

  謝燕來道:“這個肯定是知道,因為戰勝也能為他們帶來更大的利益。”他站起來,“鐘帥,接下來落城就交給你了——”

  謝燕來被封了游擊將軍,可單獨領兵三萬,再加上先前在京城因為落城產生爭執,謝燕來肯定不會被允許留在這里了。

  三年來,這小子一直跟著他,鐘長榮神情有些不舍——

  “以后,你就靠自己了。”謝燕來接著說,“沒我幫你,你自求多福吧。”

  這混小子!誰幫誰!鐘長榮不舍頓消,瞪眼:“你自求多福吧,你冒進的毛病要是不改,惹了大禍,你就是姓謝,也保不住你。”

  謝燕來嗤笑一聲,不理會他,走了幾步又停下。

  “還有,你要記得別人都是各有目的來的。”他看著鐘長榮說,“你把你自己的人看好守好,記住,除了戰勝西涼,為皇后而戰也是你的利益,不要誰人都信,對誰都舍得掏心挖肺。”

  說到這里他停頓一下。

  “包括我。”

  說罷大步走出去。

  鐘長榮在后呸了聲“臭小子教訓誰呢。”說完話,他神情變幻一刻,最終面色沉沉,從謝燕來的話里可以得知,接下來除了對外,對內也要警惕。

  他坐下來打開楚昭的信。

  有親衛進來,低聲問:“木棉紅那邊送來消息,一萬兵馬也可以調用了,將軍,接過來充入軍中嗎?”

  當初中山王收繳的十萬兵馬,分出五萬由木棉紅規訓,一年多了,已經可以交付一批了。

  鐘長榮看著手里的信,忽的搖頭:“不用。”

  親衛愣了下:“不用?那等什么時候?最近大將軍他們都有來問兵馬補給,如果不分,他們會不會誤會——”

  “誤會什么?”鐘長榮沉聲喝道,“我是主帥,一切兵馬聽我調令。”

  親衛跟他也不見外,不僅沒嚇到,反而笑了,道:“鐘將,脾氣怎么這么大,是不是又被謝小爺氣到了?”

  說完人就跑了,鐘長榮沒來得及踹他一腳。

  ......

  ......

  云中郡延綿起伏山脈被夜色籠罩,山谷中偶爾閃爍著火光,如星辰般,似乎近在眼前,但走近又沒有人能找到它們。

  坐在篝火邊的木棉紅將一根柴扔進去,火光閃耀,照耀著她面紗下微微驚訝的臉。

  “不要?”她問,“鐘長榮是這樣說的?”

  來人點點頭:“他是這樣說的,說讓我們先留著。”

  旁邊樹上蹲著人哼了聲:“現在不要,以后我們可就不給了。”

  又一個人伸手掐算什么,說:“莫非是不想給物資?”

  來人忙道:“物資給了,一點都沒克扣,我這次帶回來了。”

  那鐘長榮是干什么呢?先前阿昭小姐都下令了,他還不情不愿,唯恐這些兵馬變成山賊土匪,大家對視一眼。

  木棉紅輕聲說:“估計是京城那邊有什么動向。”

  “什么動向?”大家問,“沒聽小曼送消息來說啊,一直都挺好的。”

  坐在高高的皇城里,阿昭一個小姑娘,怎么可能一直都挺好,就算是好,這個好得來也絕對不容易,木棉紅沒說話,越過深深夜色看向京城方向。

  ......

  ......

  夜色籠罩深深皇城里,燈火明亮。

  楚昭在宮女內侍的簇擁下來到前殿,將奏章送給鄧弈,同時還送來了宵夜。

  “我都看過了。”她含笑說,“辛苦太傅了,邊軍的這次升遷調動安排就到這里了。”

  鄧弈看著放下的奏章,拉拉扯扯半個月,終于是通過了。

  “娘娘也辛苦了。”他意味深長說。

  楚昭道:“與西涼之戰,不僅事關大夏國朝,還是我父親的遺愿,請太傅理解,我不能放任不管。”

  鄧弈點點頭:“我明白。”

  楚昭一笑,坐下來親自給他斟茶。

  “那,皇后明日上朝,是不是還不垂簾?”鄧弈問。

  這半個月楚昭上朝依舊不垂簾,因為涉及邊軍軍將調動,她時不時要開口說話,大家也就沒說什么。

  但接下來呢?

  楚昭握著茶壺的手一頓,抬起頭一笑:“不了吧,天氣越來越熱了。”

  鄧弈看著她沒說話。

  楚昭將茶放下,看著鄧弈。

  “太傅。”她說,“垂簾并不能阻擋我說話,所以,沒有垂簾的必要。”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楚后,楚后最新章節,楚后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