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霄之上 第四百零六章 夜之崩潰

小說:神霄之上 作者:神出古異 更新時間:2022-02-17 06:12:07
  “你怎么了?”

  “沒,沒什么。”

  任平生回過神來,這里如此冰冷漆黑,他一想到那些年,煙雨每每在此處陷入沉睡,沉睡之時什么都沒有,醒來之后也是孤獨一人,只有黑夜相伴……相比起來,他一夢萬年,醒來后出生王侯世家,錦衣玉食,后來雖猝逢變故,可比起這無邊無盡的黑暗里,也不知好了多少。

  “隨我來吧。”

  煙雨牽著他走在這片冰冷的黑暗里,前面終于有光,似是螢火微光,那里有一座石臺,煙雨牽著他走了過去,說道:“接下來,我要先解除同心一命,你會暫時失去意識,不要害怕。”

  “嗯……”

  “你躺在這石臺上面,我要開始了。”

  “好。”

  任平生也不多說什么,依言躺在了那座石臺上面,就這么仰望著那片沒有星月的蒼穹,背上有些冰冰涼涼的。

  “我開始了。”

  煙雨開始施法,點點螢火般的微芒從任平生身體里面飛出,然后他一點一點,失去了意識。

  解除同心一命之后,煙雨稍稍回復了一些元氣,然后借助月宮的永夜之力,開始逆轉生死。

  這一次她的生死順逆,其實并不算最嚴重的,只是當天她生死順逆到來后,又在枉死城受到重創,接著被追殺一路,消耗了太多元氣,不過現在回到了月宮,這一切都不再是問題。

  ……

  此時在永夜之嘆秘境外面,天上開始星移斗轉,月光也越發明亮如雪,月宮雖無白晝,可這里的月光,是最澄凈無瑕的,天上的月亮,如同一盞大燈,即使是永夜之地,那些建筑樓閣,也依舊清晰可見。

  眾人抬頭看天上星移斗轉,知曉此時天女已經開始逆轉生死,從現在起,受不得任何打擾,不過最近段時日,明尊和鬼帝的人必定會再次來攻。

  月宮雖無白天,但時間不會停止流逝,果不其然,在數日之后,天地二部的人已經到了,天部那邊為首的自然是離恨三殿的殿主,地部那邊則是鬼族二圣,還有十殿長老,至于明尊和鬼帝,今日并未現身,兩人除了要殺天女,還有通天徹地陣對于他們而言,也至關重要,現在兩人必然已在人界暗布陣眼。

  “斗轉星移,她已經在逆轉生死了。”

  無情殿主看著天上星子不斷移位,知曉此時離恨天女已經在逆轉生死,一旦她將生死順逆沖破,那時莫說是他們幾個,便是明尊親自來了,在這無邊永夜之下,也對付不了她。

  本來這一次,他們追殺天女,眼見就要成功,偏偏在天峰關那里,受到了最大阻礙,讓對方回到了月宮,而現在,他們唯一能做的,只有去阻止天女逆轉生死。

  “那現在怎么辦?”

  長生殿主向他看了過來,顯然,各人心里都清楚,這月宮也非尋常之地,想要攻破,也不是一兩日能行的。

  此時,在地部那邊,鬼族二圣走了上來,原本是有鬼族三圣的,但之前在枉死城的時候,冥圣已經被任平生的剎那生滅殺死了,連元神魂魄都給滅了。

  剩下二圣,分別是幽圣和厭圣,幽圣向離恨三殿這邊看了一眼,說道:“現在,唯有合我等之力,攻破此處,人部四閣,秦少閣和玉生煙均已身負重傷,短時間內無法復原,剩下兩個,素衣閣那丫頭不足為慮,最后一個離天閣,離天再是厲害,也難敵我等合力……你們以為如何?”

  無情殿主看著前面那片永夜之地,說道:“眼下,也只有如此了。”他們心里都十分清楚,現在天女已經回到月宮,時間拖得越久,對他們越是不利。

  “走。”

  兩邊的人立刻往前而去,到了月宮附近時,卻被一層強大的陣法之力所阻,整個月宮,就像是被一個強大的結界保護了起來。

  “破陣!”

  三殿殿主一聲令下,身后立即上來無數人,朝那前面的結界陣法攻去,一時間,天動地蕩,轟隆之聲不絕于耳,使得原本寧靜的月宮,一下動蕩了起來。

  天地二部攻勢雖猛,可攻了半柱香時間,那外面的一層陣法結界,始終巋然不動,這時,里面慢慢現出了一道身影,身穿黑袍,正是離天閣的閣主,離天長老。“僅憑諸位,就想要破我離天大陣,未免也想得太過輕松了。”

  外面的人看他走出來,立刻停止了無用的攻勢,無情殿主道:“天女叛逆,人部造反,識時務者為俊杰,離天,你一身修為不易,若此時肯歸順投降,明尊不但不治你之罪,反而加功,這其中利弊,你想清楚了。”

  “哈哈!”

  離天長老大笑一聲,伸手捋了捋白須,凝目道:“老夫年事已高,經不起你們這般折騰,我若讓你轉頭來我人部的陣營,你會來嗎?”

  “呀,這不是小無情嗎?你怎么來了,也不說一聲呢。”

  這時,一個少女音又從不遠處傳來,隨后只見一道白影翩然而來,坐在了一根樹枝上,正是素衣閣的閣主,素娥。

  長生殿主冷冷道:“如此說來,爾等是要頑抗到底了?待此處一破,你等叛逆,皆難逃一死!”

  “呀!那你別光是嘴上說說呀,你倒是把這里破一個給我看看,嘻嘻。”素娥掩唇笑道,說話時搖晃著兩只小腳,樣子有些古靈精怪。

  “那這么說,你們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長生殿主雙眼一凝,眼神開始冰冷起來。

  就在這時,離恨三殿后面又響起一個冷森森的笑聲:“死了一個沈云風,接下來,就該是秦少閣了。”

  “哦?你又是誰啊,出來讓我看看。”

  素娥往那聲音傳來的地方看去,只見一個滿臉陰鷙的人走了上來,掩唇一笑:“我道是誰,原來是小敖你啊,啊我想想,你上回夾著尾巴跑了,這回又來,不怕被我秦師哥狠揍一頓嗎?”

  “哼……”

  敖狠冷冷哼道:“上次,要不是我有急事在身,秦少閣,我會將他撕成兩半,這一次,我會將他開膛破肚,煉魂拆骨,讓你親眼看著,他是如何跪下來向我求饒的……”

  “噗!”素娥坐在那樹枝上,一下笑得眉眼如花:“啊對對對……敖神尊早該如此了。”

  “哼,臭丫頭,你現在盡管笑,待會兒此處陣法一破,本尊讓你哭不出來。”

  敖狠眼中暗藏殺意,忽然一招手,身后立時出現了不少神庭的人,同時還有一股恐怖神力激蕩過來,卻是那一百零八天罡地煞神傀。

  離天長老看著一百零八天罡地煞傀出現,雖然早有所準備,但此時依舊不敢掉以輕心,此一百零八神傀,乃是天部奇物,在攻陣這一方面十分厲害,他立即向素娥傳去神念:“素娥,別跟他們多說,按照計劃行事,無論如何,須撐到天女出來。”

  “嗯嗯,我知道。”

  素娥輕輕一躍,從那樹枝上翩然落地,拍拍手道:“好啦,我不跟你們玩了,我去找秦師哥了。”說完,一下往遠處沒了影。

  ……

  與此同時,在永夜之嘆秘境里,煙雨坐在任平生身旁,雙目輕閉,此時外面的巨大動靜,并不能影響她的心境,只要那些人攻不進來,那就對她沒有任何影響,這月宮的無邊永夜之力,將會助她沖破生死順逆。

  就這么過了不知多少天,煙雨忽然睜開眼來,身上竟起了一身的冷汗,喃喃道:“為什么會這樣……”

  她轉過頭,看了看躺在她身邊不動的任平生,似乎這一次的生死順逆,遇到了某種阻礙。

  “再來。”

  煙雨再次閉上眼,又是那些奇奇怪怪的畫面,是她以前,從未見過的幻象,每次只要幻象一出現,她就會心神俱亂,然后沖破生死順逆失敗,而每失敗一次,她就要吸收更多的永夜之力,可凡事總有一個極限,她若吸收了過多的永夜之力,超出了自身所能承受的極限,便會“崩潰”,一旦她“崩潰”了,那時將會出現十分恐怖的事情。

  “為什么會這樣……再來!”

  一連不知嘗試了多少次,煙雨身上聚集的永夜之力越來越多,到最后,竟凝聚成了一股黑色的氣息,仿佛在腐蝕著她。

  最后一次睜開眼時,她的雙眼變得血紅,而眼前所看見的,是紅色的雨,開出一片死亡的花。

  她在雨中,不斷的墜落,不斷的墜落,底下是無邊無盡的黑暗深淵。

  她又墜落到了那個地方,那是一片冰冷漆黑的虛無,沒有星辰,沒有日月,只有她一人,和這周圍,不斷將她腐蝕的黑暗虛無。

  “不……不……不啊!”

  孤獨,恐懼,絕望,痛苦……幾乎所有的負面情緒,一瞬間,宛如潮水一般,朝她涌了上來。

  “啊——”

  這一剎那,一股無邊死氣,從她身上蔓延了出去,而在永夜之嘆秘境外面,天上的月亮,竟然變成了血紅色,原本皎潔如雪的月光,一下變得暗紅有如鮮血,籠罩著整個月宮。

  “糟了……”

  離天長老等人正在竭力抵擋天地二部的攻勢,此時看見月亮一下變得血紅,立刻知曉出了什么事情。

  玉生煙也愣住了:“天女崩潰了……不可能,為什么,為什么天女會崩潰?”

  這一下,無邊血月籠罩,把所有人臉上都映得血紅,此時在月宮外面,無情殿主等人也立刻停止了進攻,天女崩潰,對他們而言這絕對不是一件好事,因為接下來,將會出現最恐怖的事情。

  “快走!”

  長生殿主當先反應過來,想要遁走之時,可回頭一看,來時的一切都消失了,這一刻,所有人都仿佛置身于無邊虛無之中,哪里也去不了了,再有天大神通,也無法逃離這片虛無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神霄之上,神霄之上最新章節,神霄之上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