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霄之上 第四百四十章 天崩

小說:神霄之上 作者:神出古異 更新時間:2022-03-09 06:47:45
  任平生看著此時不斷從神庭陣里面綻放出來的光芒,一顆心也怦怦劇跳起來,這一切,他都是按照煙雨所說行事,凝聚人界各處的靈脈之力,可是煙雨呢?她,她布下這座神庭陣,真的只是為了對付明尊嗎?

  一旦萌生了想法,人就會開始癲狂,此時任平生又向煙雨看了去,這股冰冷的氣息,她真的是煙雨嗎?

  “不,任平生,你不應該懷疑她。”

  任平生此時在心中努力遏制著這個會令他不安的想法,然后一步一步,向煙雨走了去,輕輕喊了她一聲,再去拉她的手,可剛觸碰到她手的一瞬間,任平生竟感到一股鉆心的刺痛,本能的一下將手縮了回來,臉上有驚色浮現,為什么,現在自己觸碰到她,竟也會感到疼痛?

  “你,你是煙雨嗎……”

  他終于,還是問出了這樣一句話,而問出這一句話,就代表他還是不確定了,此時站在他身邊的這個人,究竟是煙雨,還是那個……冰冷無情的離恨天女。

  “煙雨。”

  就在這時,云裳跑了上來,一下從后面抱住了煙雨,然后煙雨身上那股冰冷的死亡氣息,就開始慢慢斂去了。

  “淅淅瀝瀝……”

  天上也下起了小雨,雨滴落在煙雨的頭發上,落在云裳的頭發上,煙雨慢慢轉過身來,伸出手,觸碰著天上的雨滴,也觸碰著云裳的臉頰,這一刻,她的眼神終于不再那么冰冰冷冷了,仿佛又從那個冰冷無情的離恨天女,變回了煙雨。

  任平生看著從她指尖慢慢隱去的一縷黑色氣息,剛才的劇痛,他明白了,是“夜”。

  煙雨身上的“夜”,凡是觸碰到了“夜”,無論人和事物,都會被腐蝕,而他不會被腐蝕,但是卻會感到難以承受的劇痛。

  而云裳觸碰到了“夜”,既不會被腐蝕,也不會感受到劇痛,但是卻會感受到和煙雨一樣的恐懼,痛苦,孤獨。

  就在這時,明尊那邊忽然傳來一聲巨大的動靜,顯然,天部的神庭陣,也已經完成了,此時兩座陣法的靈力彼此對峙,一旦同時發動,有如兩座大山擠壓碰撞在一起,一瞬間,足以將方圓數百里的一切,化為飛灰。

  此時許多人已經開始往外面撤離,他們再是貪圖這神女墓里的寶物,可畢竟還是身家性命要緊。

  這時,對面也終于傳來明尊冷厲的聲音:“天女,這幾千年來,離恨天從未如今日這般分崩離析,你為人部首領,我為天部首領,難道今日真的要在這里,拼個你死我活,同歸于盡嗎?”

  煙雨看著對面,淡淡道:“離恨天早已分裂,要不然鬼帝怎會藏身暗處,到現在都未現身,不就是想等你我兩敗俱傷,那時他再出來嗎?”

  明尊冷冷道:“那你明知如此,還依然要這樣做嗎?這樣做對你有什么好處?這一切又是為了什么?就因為,一個凡人嗎?”

  “你不會明白的。”

  煙雨仍是神情冷淡,說道:“現在,要么你撤去陣法,要么兩座陣法,就同時毀去。”

  “天女,你不要逼我……”

  那天穹之下,又出現了明尊巨大的虛影,只見他滿臉陰沉,冷冷地道:“你若是發動神庭陣,固然可毀去我的神庭陣,可你知道,會死多少人嗎?你能保證,此時在你身后的那些人,他們能夠活下來嗎?還有凡界千千萬萬的人,你動了人界的靈脈,到時候山崩地裂,這一切,你阻止得了嗎?”

  氣氛愈加緊張了起來,云裳拉著煙雨,一邊向明尊的虛影道:“你少在這里危言聳聽了,若不阻止你,到時候人界只會死更多的人!”

  “哈哈!”

  明尊仰頭一笑,冷厲道:“危言聳聽?那你問問她,她現在敢發動神庭陣嗎?要發動神庭陣,至少需要一個人留在這里,可到時候兩座陣法相撞,那毀天滅地的力量,會將這里的一切摧毀,她敢嗎?”

  “煙雨……”

  這時,任平生和云裳,都向煙雨看了去,要留一個人在此發動神庭陣,煙雨之前沒有說過這件事。

  此時在煙雨的臉上,仍舊沒有神情變化,她看著明尊的虛影,淡淡道:“那你呢?你不也一樣,在等神界的人下來嗎?所以此刻,在這里與我拖延時間……可惜,你抬頭看看。”

  “什么?”

  明尊往天上一看,天上那不是黑云籠罩,而是無邊的夜,無邊的夜幕,已經將這里封鎖住,連那接引之陣和通道都消失了。

  煙雨淡淡地道:“剛才,我已經發動‘無邊之夜’,所以在天亮之前,不會有任何人從神界下來。”

  “你!”

  明尊目眥欲裂,他忘了離恨天女的無邊之夜,可以封住一切,哪怕是神人兩界的通道,也能封住。

  “嘿嘿,好,好啊……那你就盡管發動神庭陣,大不了,你與我同葬于此,斗了這么多年,也總該有一個了結了,呵呵。”

  明尊的笑容,逐漸變得陰沉而又可怕,就連天部的那些人,這一刻都顫抖了起來,他們可不想死在這里。

  煙雨回頭看向任平生和云裳,說道:“我現在的法力,只能維持無邊之夜到天亮,天亮之后,就會有大量的神界之人下來,在此之前,神庭陣必須毀去。”

  任平生這時才想到,雖然剛才煙雨輕易便滅殺了神界那些人,可是這些天,為了布下神庭陣,她已經消耗了太多力量。

  云裳問道:“所以煙雨,你打算如何?”

  煙雨又向后面的人看了看,說道:“你們現在離開這里,越遠越好,不要回頭。”

  “那你呢?”

  任平生和云裳同時問道。

  煙雨向神庭陣看了去,最后說道:“我要留下來,明尊說得沒錯,要發動神庭陣,至少要留一個人在這里。”

  “可是……”

  “沒有時間了。”

  煙雨看向眾人,說道:“你們迅速離開。”

  “天女,我留下來,和你一起。”玉生煙走了上來,煙雨搖頭道:“你留下來,沒有任何作用,聽我之令,你和秦少閣,迅速帶人離開這里。”

  “快走吧,沒有時間耽擱了!”

  這時,司命往這邊飛了過來,緊接著,白慕晴也駕馭著法寶飛了上來,皺眉問道:“現在是什么情況?”

  任平生看向她,簡單說道:“神庭陣一旦發動,則不可逆轉,陣法之力會摧毀周圍一切,白慕晴,你即刻下去告知附近的人,讓他們全部撤離,速度要快,不可耽擱。”說完,又向絳仙道:“絳仙,你也一起,帶人撤離這里。”

  “好。”絳仙向來果斷,師祖如何吩咐,她便如何去做,但云裳卻不肯離去:“阿平,我和你在一起。”

  “不,你也要和絳仙一起走。”任平生見她不肯走,又輕輕撫著她的臉頰:“聽話,好嗎?”

  “好,好……”

  云裳聲音有些哽咽,最終,還是和絳仙往下面去了,任平生看著眾人離去,很快,這附近已經沒有人了,魂宗的人也帶著十具魂傀撤離了。

  周圍忽然安靜了下來,煙雨道:“你也要離開。”

  “不,我和你在一起。”

  任平生向她走近了一些,煙雨搖頭道:“不,你不能和我在一起。”

  “為什么?”

  “你聽。”

  煙雨將他的手拿起,輕輕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聽見了嗎?我的心跳很快,因為你在這里,我會分神。”

  任平生愣了一下,煙雨松開他的手,繼續道:“剛才有那么一瞬間,我好像感應到了云瑤的存在,我的無邊之夜撐不住多久,若是她下來了,到時候有她的阻止,就沒有人能夠毀去神庭陣了,一旦通天徹地陣開啟了,這世上就再也沒有人能阻止她了。”

  “可是,煙雨……我說過,我說過不會再讓你一個人的……”

  “聽話,好嗎?”

  煙雨學著他剛才的樣子,將手輕輕撫在他的臉頰上,輕聲地道。

  任平生就這么看著她,兩人四目相對,就這樣凝視了許久,最終,任平生點了點頭:“好……”

  “去吧,我不會有事的,不要擔心。”

  “煙雨……”

  任平生雙眼有些模糊,煙雨要開啟神庭陣,就必須要一股無邊的力量,而她身上那股無邊的力量,也會使她承受無邊的恐懼和痛苦,只有她一個人在這里。

  煙雨伸出手,輕輕拭去他眼角的淚,說道:“你答應過我的,你又忘了嗎?你若是難過,我的心,也會很痛……”

  “好,好。”

  任平生用力抱了她一下:“煙雨,不要怕,我把他們送去安全的地方后,就會回來的。”

  “嗯……”

  任平生松開了她,最后看了她一眼,不再回頭,化作一道劍光,去追云裳和絳仙她們了。

  天色越來越暗,只有煙雨一個人,站在那里,看著他遠去,最終消失不見的身影。

  而此時在神女墓第八層,假扮云瑤那個神秘女子,還有另外兩個神秘之人,這時也感應到了外面的陣法之力,那神秘女子道:“必須離開了,走。”顯然,即便是以他們三人的力量,待會兒也無法承受這里的天崩地裂。

  ……

  再說任平生,在百里之外追上了云裳和絳仙等人,云裳看他一人,立刻緊張問道:“煙雨呢?”

  “她沒事,走,先離開這里。”

  任平生正說著,那后面忽然有一道萬丈金光沖起,一下把整片天空都映亮了,黑夜仿佛瞬間變成了白晝,兩股陣法之力在天地之間浩浩蕩蕩,哪怕是地元境的修者,也無法承受。

  “煙雨……”

  任平生回頭看了一眼,眼中也有些許驚色露出,他還是低估了兩座陣法的力量,但此時,他必須護眾人先離開這里,最終一咬牙,回過頭來,向眾人道:“快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神霄之上,神霄之上最新章節,神霄之上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