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霄之上 第四百四十三章 天芒司

小說:神霄之上 作者:神出古異 更新時間:2022-03-10 07:54:13
  “走吧。”

  兩人準備離開這里時,任平生又看了看她,她身上被雨水淋濕了,即使夜幕輕垂,那玲瓏通透的嬌身,依舊清晰可見。

  任平生又把衣服拿出來了,披在她的身上,一邊說道:“煙雨,你的衣裳破了,不能這樣出現在別人面前,知道嗎?”

  煙雨點頭道:“我知道啊,可你,不是別人啊。”

  任平生一陣失神,忽而又啞然失笑,拿手刮了刮她的瓊鼻,這一刻,仿佛又回到了前世,師哥和師妹。

  兩人走了一路,任平生又問:“煙雨,是不是每一次你的力量消失了,你就會像剛才那樣沉睡不醒?”

  “嗯。”

  煙雨點了點頭。

  任平生心想,那莫非是那些死亡之花,令她醒來的了?那為什么剛才那里,會突然出現死亡之花呢?

  罷了。

  任平生搖搖頭,不再去想了,煙雨身上有著太多秘密,他的身上也有著太多秘密,只是他自己沒有意識到罷了。

  接下來的幾日,他和煙雨在這片上古禁地尋找死亡之花,至于神女墓的外面,由于那日山崩地裂,塵土全都飛到了空中,至今仍是霧霾遮天。若無人去處理,這些細小的塵埃能在天上懸浮幾個月甚至更長的時間,太陽照不下來,那些花草樹木全都會死,鳥獸也絕跡,不久就會成為一片無邊無際的死地,這里離九幽之地很近,恐怕九幽之地也受到了極大的影響。

  至于神界之人,這些天也下來了不少,有的已經往神女墓里面而來,卻不知到底是來捉拿他的,還是捉拿煙雨,或許二者皆有吧。

  除此之外,任平生還發現,神界那些人似乎對神女墓頗為顧忌,修為越高之人,越是不敢輕易往里深入,甚至還聽聞,神界正在想辦法,要將神女墓重新封印,這種種傳聞并非空穴來風,說明神女墓中,必定有一樣東西,是讓神界那些人忌憚害怕的,害怕那東西有一天會沖出來。

  “呃……”

  這一日,兩人正走著時,煙雨忽然一陣眩暈,捂住了額頭,就像那晚在湖邊一樣,臉上漸漸有了一些痛苦之色。

  “煙雨……怎么了?”

  任平生察覺異樣,立即上前將她扶住,過了好一會兒,煙雨才慢慢恢復過來,搖了搖頭:“沒什么……”

  “你看見什么了嗎?”

  任平生仍是關心問道,回想那晚在湖邊,煙雨告訴他,云瑤是當年唯一進入過神女墓里面的人,可之后卻把那段記憶抹除了,但又沒有抹除干凈,殘留了一些在她的神魂里,大概連云瑤自己也沒有發現。

  “沒有……什么都沒有看見,記憶被云瑤抹除了。”

  煙雨搖搖頭,白皙的臉龐,此時恢復了幾分血色,任平生道:“想不起來,那就不要想了。”

  回想那晚在湖邊,煙雨陷入痛苦之中,無法想起那些已經被云瑤抹除的記憶,那么云瑤在神女墓里面經歷的事情,可能這個世上永遠都不會有人知道了,若是煙雨想不起來,那么這段記憶就等于是被徹底刪除了。

  可那究竟是怎樣的記憶,會讓煙雨每每去想,都那樣痛苦,最終陷入崩潰狀態,然后不斷從她身上涌出來的死亡氣息,會像黑暗一樣,吞噬掉周圍的一切。

  是怎樣的記憶,會讓云瑤果斷將之抹除?

  “淅淅,瀝瀝……”

  天上又飄起了細雨,可在那無邊細雨中,卻有詭異的一幕出現,那些死去的神魔之影,竟然出現在了雨中,但它們并不似外面那些神魔死魂一樣狂暴,而是一種靜靜的詭異,仿佛已經徹底死了,沒有任何生息,也不動一下,只有在下雨之時,它們才會浮現出來。

  “又出現了……快走。”

  看見這些詭異的黑影出現在雨中,任平生立即拉著煙雨往另一邊去了,遠離這些雨中的詭影,這些天的經驗告訴他,若是在下雨之時,出現了這樣的死亡之影,那么就必須立即離開,否則的話,附近會出現一些“禁忌”,接下來就會有很恐怖詭異的事情發生,總之那天兩座神庭陣碰撞之后,現在在神女墓里面出現的一切,都無法以常理度之了。

  等到雨停之時,兩人又不知來到了何處,現在煙雨力量未復,任平生一切都須大意不得,就在這時,前邊忽有動靜傳來,似也有人來到了這里面,而且剛才和他們一樣,也在躲避那場雨,避免觸碰到那雨中的死亡影子。

  “是她……”

  任平生立刻感應到了前方那人的氣息,而那人,顯然也發現了他和煙雨。

  不多時,一道窈窕的身影從前邊一座石峰下走了出來,她身上并未被雨淋濕,薄薄的衣裳隨風揚起時,便可見那如玉雪白的肌膚,隱約還透著陣陣甜膩的溫香,使人想要忍不住走近,聞一聞那風中的甜香,是否是從她的肌膚里滲透出來。

  那名女子卻是假冒云瑤的神秘女子,此時僅她一人,俏立風中,身姿嫣然,應當是與另外二人走散了。雖然任平生知曉她不是云瑤,可她此時的模樣身段,和云瑤別無二致,只是氣質上確實有所不同,云瑤在人前是高冷的,可眼前這個假冒云瑤的女子,身上卻多了一些風情萬種的嫵媚。

  “還真是冤家路窄。”

  煙雨眼神立刻冰冷了起來,雖然她知曉眼前這個并不是云瑤,可卻知道,是楚家那人請來殺她的人。

  任平生已經凝神戒備了起來,但過了一會兒,見對方并無動手的意思,這時方才說道:“你扮成云瑤,有何目的?”

  “哦?”

  那神秘女子對于他一語道破,似乎并不顯得怎么詫異和意外,仍是裊裊娜娜地緩步走來,又把雙手背在身后,看上去絲毫不在意的樣子。

  任平生繼續道:“神界想要將此處封印,而你卻千方百計想要打開這里,看來你的身份,很是不一般吶。”

  “是么?”那神秘女子盈盈秋水般的目光盯在他身上,似笑非笑地道:“可知道得太多,未必見得是件好事。”

  任平生依舊道:“好事也罷,壞事也罷,總之你我,現在應該并非處于對立面,你說呢?”

  “呵……”

  神秘女子笑了笑,卻未接話,過會兒才道:“楚天風想要殺你們,不過這件事,跟我有何關系?”

  言下之意已然明了,神秘女子有她自己的目的,并不會插手旁人之事,不過任平生也并未立刻放松警惕,正在此時,外面忽然風起云涌,有一道極強的氣息往里而來,這回恐怕不是普通的神界之人了。

  煙雨立即向任平生道:“斂去形貌,勿讓他們發現你。”

  顯然來者修為極高,煙雨力量未復,只怕也對付不下來,任平生不多猶豫,取出九幽女帝贈予的鬼面,往臉上一戴,立刻斂藏住了氣息。

  很快,已有四道仙光飛至,化作四道人影,中間那是個劍眉星目,相貌非凡的男子,這一身修為氣息,任平生不由心中一凜,竟是一個踏入仙王領域的人,而且看上去,不像是分神,乃是本尊,難道外面,連仙王都已經能下凡來了嗎?

  不過就算是仙王下凡,也必受天地限制,在這神女墓里面,更加如此,不過神女墓里面卻非是天地禁制,而是這墓中禁忌,莫說仙王到此須得謹慎,就是那些神尊天帝來此,也一樣不敢掉以輕心,這片上古禁忌之地,便說是人界最兇險的地方也不為過。

  在那男子的右手邊,是個鐵面如霜的老者,左手邊卻是兩個青枝嫩葉的少女,年齡看上去均不過十七八歲,稍小的那個身穿一件碧色仙衣,玲瓏剔透,稍大的那個一身玄黑紗衣,更襯托得肌膚雪白細膩,仙氣渺渺,在塵世中絕難看見如此動人的小少女。

  那男子本是循著氣息往此而來,此時卻看見了云瑤在此,起初還以為是看錯了,但定睛一瞧,那人確確實實是云瑤,登時心中一凜,急忙下去行禮:“下仙神都殿天芒司風逐云,拜見云瑤女帝。”

  原來這男子名叫風逐云,乃是南方朱天帝玄霄帝君所掌管下,神都殿的天芒司,手掌天兵百萬,雖不在云瑤管轄范圍,但絕不敢失禮,就像從前天部那些人見了煙雨一個道理。

  神秘女子道:“我本尊尚在神界無法下凡,此乃我降神之術的一道分身,天芒司不必拘禮。”

  風逐云仍不敢抬頭去看云瑤,他與云瑤身份相差萬里,一時不敢去直視,倒是他旁邊那兩個小少女,此時無甚顧忌,身子往前傾去,偷偷看了神秘女子幾眼,心中想,這就是那個威震東方仙界的瑤天帝嗎?看上去也不怎么樣嘛……

  神秘女子又問:“只有天芒司一人下來嗎?”

  風逐云不敢隱瞞,如實回道:“天衍司和神龍司與我一同下界,因恐此處生變,故而尚未入內。”

  神秘女子心中暗忖:“玄霄暗中先云瑤一步,派遣如此多的人下來,看來另有所圖,莫非此刻真正目的,是這個小子?”余光打量了一下不遠處的任平生。

  過了會兒,神秘女子又想,玄霄,既然你派了這么多人下來,不如先讓我利用一番,說道:“天芒司聽命。”

  “下仙在。”

  風逐云立刻低頭拱手,宛如接圣旨一般,哪怕他不歸云瑤所管,但對方若有命令,他也絕不敢怠慢。

  任平生則始終在旁靜觀不語,心想這神秘女子多半是想利用這些人打開神女墓的封印,一個掌管百萬天兵神將的仙王,任她呼來喝去,云瑤,你現在本事可真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神霄之上,神霄之上最新章節,神霄之上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