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軍行 第516章伍俠客

小說:從軍行 作者:風塵落雨 更新時間:2022-03-08 07:30:57
  “哼!哈!喝!”

  北涼軍營的某處正傳來哼哼哈哈的聲音,一名相貌年輕的士卒正拎著一柄北涼刀在揮舞著,泛著寒光的刀鋒極為刺眼。

  這名年輕男子的胸前還捆著一道繃帶,從其揮刀的動作可以看出他的傷勢明顯還沒好利索。但年輕男子冷著臉,每一次揮刀的動作都好似真的在與敵人搏殺一般,很是專注。

  “刀法不錯!”

  一道贊賞的聲音突然傳進了這名年輕男子的耳中,他驀然轉頭,覺得這張面孔有些熟悉,隨即滿臉震驚,身軀站的筆直道:“拜見北涼侯!”

  “沒事,不用多禮。”塵岳緩步走到了他的身旁,后面跟著的就是賁虎以及一名相貌平平但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

  這名中年男子乃是北涼進入遼東的兩名游弩手校尉之一,衡印陽。

  北涼游弩手總計三千人,分為三名校尉領軍。游弩手的前身乃是薛天當初在涼州精心操練的頭等斥候,原本只有一千五百余人,后為了征伐遼東才擴編至三千人。一千游弩手留守北涼,另外兩千則跟隨大軍征戰遼東。

  “你小子,傷好利索了?在這哼哼哈哈的,自己心里沒點數嗎?”衡印陽虎著臉說道。

  那名年輕的游弩手正是衡印陽的部下,他默默的低下了頭:“多練練刀,以后給頭報仇。”

  原來他就是那天唯一活下來報信的游弩手。

  “你叫什么名字?”塵岳平靜的問道。

  “回侯爺話!伍俠客!”年輕人漲紅著臉說道。

  “咳咳。”

  這個名字把塵岳給嗆到了,俠客俠客。站在塵岳背后的賁虎也愣了一下,然后在使勁憋笑。

  伍俠客撓了撓頭:“這是我父親給我起的名字,希望我長大了能成為一個為民除害的俠義之人。”

  “不錯不錯。”塵岳微笑著點了點頭,隨即問道:“你是哪里人?聽口音是幽州人士吧?”

  “是的,我家在幽州天狼關郊外的一個小鄉村。”伍俠客點頭答道。

  “從軍多久了?”

  “一年!”

  “家里還有什么人嗎?”

  “有我母親,還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

  塵岳眉頭皺了一下:“那你父親呢?”

  伍俠客突然默默的低下了頭,衡印陽湊到塵岳的耳邊低聲道:“幾年前他父親戰死在天狼平原了。”

  塵岳頓了一下,伸手拍了拍伍俠客的肩膀:“你父親是好樣的。”

  伍俠客甩了甩頭:“我就是要和我父親一樣,成為一名頂天立地的北涼邊軍漢子!”

  每每提到北涼邊軍幾個字,伍俠客都是一臉的自豪。

  “你來從軍了,你弟弟妹妹就讓你母親一個人照顧嗎?忙的過來嗎?靠什么為生?”塵岳很是關心的問道。

  “母親平時編編布鞋草鞋,現在幽州官府也會給家里發放一些撫恤,我的軍餉也會送回家,夠了。”伍俠客嘴角咧了咧,顯然對于家里的事很是放心。

  塵岳心中暢快了幾分,像這種幾年前戰死的將士之前是不發撫恤的,后來塵岳執掌北涼道之后讓官府給這些家庭也發些微薄的錢財,一直會發到陣亡士卒家中的孩子成年,雖然少,但是對于平頭老百姓來說足以溫飽了。

  “好樣的。”塵岳欣慰的說道:“你要給家中的弟弟妹妹做個好榜樣!”

  伍俠客重重點頭,隨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侯爺來找我一個無名小卒是有什么事嗎?”

  塵岳笑了笑:“衡校尉,你說吧。”

  衡印陽在伍俠客疑惑不解的目光中沉聲喝道:“北涼游弩手伍俠客,刺探敵情,冒死送回情報,按北涼軍律,即日起升任北涼游弩手標長!”

  “標長?”伍俠客瞪大了眼睛。

  “愣著干什么?還不快點領命!”衡印陽看著這個好像有點呆頭呆腦的屬下笑罵道。

  “侯爺!我不要做標長!”伍俠客鼓足了勇氣說道。

  “兔崽子,說什么呢你?”衡印陽也被他給搞糊涂了。

  “我說我不要做標長!”伍俠客噘著嘴又叨咕了一遍。

  塵岳有些詫異的打量了伍俠客一眼:“能告訴我為什么嗎?”

  畢竟從軍打仗,整天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拼命,誰不想升官?就算北涼軍的將士們都將生死置之度外,但也都會積累戰功向上攀爬。

  俗話說得好,不想當將軍的兵不是個好兵。

  伍俠客鼻尖有些發酸的說道:“我不配,兩標游弩手兄弟,整整一百零七號人,就活下來我一個。不是我奮不顧身,也不是我如何厲害,是兄弟們把活下來的機會留給了我。”

  說道這里,伍俠客舉起了手中的北涼刀,狠狠的說道:“我就做個游弩手,知足了,我要多砍幾個金狗!”

  此話一出,塵岳和衡印陽才恍然大悟,原來伍俠客是不愿將兄弟們的死作為自己的升官本錢。

  塵岳頗為欣慰的說道:“你說得對,是要多砍幾個金狗。但是當了標長,你能指揮的士卒就會變多,你可以發揮自己的能力去殺更多的金狗,也可以避免更多的手下無謂的死去。是不是?”

  不太懂大道理的伍俠客被塵岳說的一愣一愣的,但還是覺得蠻有道理的。

  塵岳接著說道:“你這個標長不是替自己當得,是替你死去的兄弟們當得,你干得好,他們在天有靈也會安息了。而且,我相信假如那天你是領軍的將官,你也會義無反顧的去赴死。”

  伍俠客抖了一個激靈,大喝道:“我伍俠客要是皺一下眉頭就不是條漢子!”

  “哈哈,現在能當了嗎?”塵岳笑呵呵的問道。

  其實塵岳的心中憋有些尷尬,感情現在給士卒升官都要哄著了。

  “能干!”伍俠客重重點頭。

  “能干還愣著干什么,還不謝恩!”衡印陽在旁邊再也看不下去了,上去就是一腳踢在伍俠客的屁股上。

  伍俠客齜牙咧嘴的大喝道:“北涼游弩手標長伍俠客領命,謝侯爺!”

  幾人的臉上同時浮現出了笑容。

  走到營門口的塵岳回頭看著又開始練刀的伍俠客,笑道:“衡校尉,這是個好苗子,你撿到寶了,可得好好培養。”

  “哈哈哈,諾!”衡印陽得意的笑聲響了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從軍行,從軍行最新章節,從軍行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