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軍行 第526章再戰燕州(一)

小說:從軍行 作者:風塵落雨 更新時間:2022-03-11 17:28:20
  從祁連山脈通往劍門關的一條寬闊大道上,宛如長龍似的金兵正在行軍,旌旗蔽日,浩浩蕩蕩,絡繹不絕。

  秋風蕭瑟,伴隨著天地間都有一股殺意浮現。

  六萬大軍清一色的騎兵,除了鐵浮屠每人配三匹戰馬之外,其余士卒大多也配了兩匹戰馬,就是為了保證戰馬長途行軍的體力。

  整個祁連山大營的上好戰馬基本上都被完顏阿骨打給帶出來了,留給完顏亮的頂多一兩萬次等戰馬。

  身處騎軍隊列之中的完顏弼縱馬行出大陣,在一處小土坡上駐馬而立。

  看著漫山遍野的騎軍這位隆親王的長子意氣風發,完顏弼抬頭朝劍門關的方向看去,陰笑道:“等著吧,這次就是你們北涼覆滅之日!”

  在距離追擊大軍西北方數十里處,有一隊金兵斥候正在沿一條山路搜索前進。

  這是一撥金兵前出的斥候,一來是為了不斷探查北涼軍的動向,二來是護衛大軍側翼的安全,防止有伏兵。

  數十人的斥候略顯小心得四處打量著,雖然習慣了保持戒備心,但依舊可以從輕浮的動作看出他們的態度比起以往要散漫了不少。

  這些日子北涼軍屢戰屢敗,已經讓金兵全軍上下都充斥著一股輕敵之心。

  “頭,這里離北涼撤軍的路線都向西偏出二三十里地了,鬼都看不到一個更別提北涼軍了,我們來這干嘛?”一名身形瘦弱的金兵嘟囔著嘴說道。

  為首的金兵斥候標長略有些不快的說道:“上頭的軍令,防止北涼軍在東西兩側埋有伏兵,我們要多多巡查。”

  “這苦差事怎么落到了我們身上,這地方鳥不拉屎的去哪里掙軍功。”又有一名金兵不耐煩的埋怨了起來。

  現在北涼軍大舉潰退,誰不想趁著這個時候輕輕松松的撈一番軍功,可是被安排到這荒無人煙的側翼,掙軍功就成了一種奢望。

  “就是,錯過了這次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有輕松的仗打。”

  “娘的,真晦氣!”

  幾名金兵開始你一言我一語的嘮叨了起來。

  “好了好了,都別抱怨了!”為首的金兵標長沉著臉說道:“干好自己該干的事就行了,這些事不是我們說了算的。”

  見到頭發火了,其他人趕忙閉上了嘴巴,默默朝前行軍。

  就在眾人行至一個山坡拐角處時,一陣急速的破空聲驟然而起:

  “嗖嗖嗖!”

  十余支弩箭從一側的密林中射出,精準無比的將十余名金兵射落馬下。

  “嘶~”

  突然的變故讓戰馬發出聲聲嘶鳴,一陣騷亂。

  “有埋伏!”

  為首的金兵標長想也不想的就拔刀怒吼。

  “噠噠噠!”

  身披黑甲的北涼游弩手分別從兩側山林鉆了出來,面色狠厲。

  位于游弩手最前端的一位年輕人嘴角微微翹起,輕笑道:“能找到這里來也算你們的本事了。”

  伍俠客,這位剛剛當上北涼游弩手標長的年輕人第一次帶隊出擊。任務很明確,就是確保奔襲祁連山脈的的大軍不被金兵斥候發現。

  “跟我殺出去!”

  金兵標長一夾馬肚,帶隊迎上了這標北涼游弩手。

  他知道在這荒山僻壤的地方遇到一整隊的北涼斥候很不正常,說不準北涼真的有伏兵。

  “當!”

  伍俠客手里的北涼刀與金兵標長對砍了一下,很快兩騎就交錯而過。

  一名金兵貼著臉撲向了伍俠客,刀鋒揮舞而來。

  伍俠客猛地一側身子,北涼刀翻轉出一個刁鉆的弧度,一刀砍在金兵的肩膀處,金兵瞬間就疼的扔掉了手中的彎刀,大口喘著粗氣。

  “噗嗤!”

  策馬而過的伍俠客怎么可能放棄這個好機會,回首就是一刀狠狠的刺進了金兵的胸膛。

  兩邊人數加起來都不足百人,在這片略顯狹窄的山路上互相廝殺著。

  人數占優又以逸待勞的北涼游弩手很快就占了上風,再加上這段日子以來心頭積攢的怨氣深重,動起手來幾乎是招招致命。

  相反這群剛剛還幻想著掙軍功的金兵卻被打蒙了,不是說北涼軍早已潰逃嗎?這股伏擊的氣勢哪里像是軍心渙散的樣子。

  激戰中的一名金兵悲憤欲絕,心里琢磨著:老子要是能活著出去就一定找那幫人算算賬,誰他媽說北涼軍已經潰散的,坑人也沒這么個坑法。

  當然,北涼游弩手是不會給他活下去的希望的,下一刻就有一柄北涼刀劃過了他的咽喉。

  經過一番慘烈的廝殺,金兵為首的標長終于沖出了北涼軍的圍困,時不時陰著臉回頭看看戰場。

  擺明了回到戰場就是個死字,只要能活著將消息帶回去,就算整標人全軍覆沒自己也能升個百夫長了。

  想通了這點,金兵標長不再猶豫,嘴里嘀咕了一句之后就策馬狂奔:“兄弟們對不起了,日后再給你們報仇。”

  看到有一騎逃走,游弩手中有那么幾騎剛欲追擊就有一道身影躍陣而出。

  伍俠客一邊朝著金兵潛逃的方向追去一邊回頭怒喝:“老封!逃兵我來收拾,這里務必一個不留!”

  “諾!”

  人群中一名正在揮刀的漢子頭也不回的應喝了一聲。

  ……

  戰事很快就結束了,地上躺滿了四五十具金兵的尸體,北涼軍也有些兄弟戰死。

  被伍俠客換做老封的男子名為封冀,乃是這標游弩手的副標長,已經三十歲了,比起伍俠客整整大了一輪。

  此刻封冀一邊指揮著士卒迅速打掃戰場,一邊略帶擔憂的朝伍俠客剛剛追擊的方向看去。

  “封頭,標長該不會出事了吧?”一名壯漢在身旁眉頭緊鎖的問道。

  “閉上你的烏鴉嘴!不會的!”封冀瞪了他一眼。

  “噠噠噠!”

  馬蹄聲終于響了,兩人循聲看去,心頭大松了一口氣,伍俠客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兩人的視野里。

  伍俠客緩緩行至二人的面前,衣袍帶血,馬背上掛著剛剛逃走那名金兵標長的頭顱。

  伍俠客掃了一眼戰場,開口問道:“怎么樣?”

  “放心吧!一個不留!”封冀微微一笑。

  “好,派人通知薛將軍,前方道路已清理,可以通過!”伍俠客沉聲道。

  “諾!”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從軍行,從軍行最新章節,從軍行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