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康熙十八年,大年三十。

  南陽行在,南書房。

  一大清早的時候,南書房當中傳出了滾雷一樣的鼾聲。康熙皇帝正歪著腦袋睡在一張軟榻上,身上還蓋著一床黃緞子面的棉被,睡得正沉呢!

  他這幾日為了布置新野戰役真是累壞了也緊張壞了,生怕出什么紕漏——畢竟大清存廢,在此一戰啊!

  這一戰如果打輸了,大清就算不亡也得廢了!

  如果這一役能打贏,那么清軍就能打通南陽——襄陽間的補給線,就能把軍糧軍火源源不斷送進襄陽。這樣圖海就能在襄陽城內堅持上幾年了,即便再次被圍,康熙也不必急于解救。

  而且有了襄陽這個兵家必爭之地卡住湖廣的門戶,明軍就很難從湖廣發起大規模的北伐。康熙也就能稍微松口氣兒了......他的大清也不能說“興”,但至少還能“存”著。。

  正因為這場戰役實在太重要,所以康熙從布署新野之戰開始,就沒怎么合過眼,整個人一直處于高度的亢奮當中。直到今天凌晨傳來了新野方面的三路大軍完成對北進明軍約五萬人的包圍,康熙這才大松了口氣。不過他還是擔心包圍襄陽的明軍抽調部隊北上增援被困的友軍,于是他又下令在南陽待命的四個蒙古騎兵固山馬上出擊,繞道被困明軍的后方,阻斷明軍兩河口大營至新野的道路。下完這道命令后,康熙皇帝才放松了下來,然后濃到抹不開的困意就把他給包圍了。

  于是康熙連南書房都沒出去,就在小桂子之前讓人搬進來讓康熙躺一躺的軟榻上睡過去了。不過看他那張麻臉上越皺越緊的眉頭,就能知道他又在做噩夢了......

  這一回康熙的夢不是“上景山”了,而是帶著大隊人馬倉惶北狩,出了北京城,出了居庸關,在蒼茫無邊的大草原上一路奔逃,耳邊都是八旗子民們的哭喊之聲......還有小桂子公公的驚呼聲!

  “萬歲爺,不好了,萬歲爺,不好了......”

  是不好了!

  半夢半醒當中的康熙皇帝心說;“朕都當上清順帝了,還能好得了?”

  “萬歲爺,萬歲爺,快醒醒吧!”

  醒醒?

  康熙還奇怪呢,心說:“朕難道又在做夢了?”

  想到“做夢”,他就一下子睜開了眼睛,然后就看見了小桂子公公拿著一份已經撕開了的火漆文書站在自己跟前,滿臉都是驚恐!

  “小桂子,出了什么事兒?”康熙馬上就知道不對了。

  小桂子將火漆文書向康熙面前一遞,抖著聲說:“皇上,唐縣失守!昨天晚上逆賊大軍突襲了唐縣!”

  “唐縣?”康熙一愣,“逆賊去唐縣干什么?”

  說著話, 康熙也沒等小桂子公公回答, 就自己起身往鋪在南書房地板上的一幅大地圖旁, 想從上面找到唐縣的位置。

  這時他才發現那地圖上灑滿了陽光,有點兒刺眼。

  “現在是什么時辰?”康熙一邊蹲下看地圖,一邊問身邊的小桂子。

  “回皇上的話, 現在已經過了午時......要不要傳膳?”

  被他這么一說,康熙還真感覺到餓了, 順口就道:“好, 傳膳吧......別弄太多的菜, 隨隨便便搞它十幾個就夠了。”

  邊上的小桂子公公提醒說:“皇上,今兒是大年三十啊!”

  “都大年三十——啊!”康熙突然停住不說話了, 然后又揉了揉眼睛,盯著地圖上的某處仔細看了看,最后雙腿一軟, 一屁股坐在地板上了。

  因為他已經看見地圖上唐縣的位置了!

  唐縣在新野東北七八十里開外, 距離明軍的兩河口大營約有一百二十里, 距離南陽府城有七八十里。

  也就是說, 明軍這是繞過了新野,取道唐縣北上來打南陽府城了!

  康熙剛剛坐下, 南書房門外就傳來了一陣腳步聲,然后就看見李霨、杜立德、馮溥和明珠這四個南書房大臣兼大學士以及那個領侍衛內大臣多隆一塊兒進來了。

  多隆看見康熙坐在地上發呆,趕忙上前兩步, 趴在地上,對康熙道:“皇上, 是不是要收拾一下......”

  “收拾什么?”康熙好像受了刺激一樣,突然大吼了起來, “朕不走!朕哪兒也不去,朕就守在南陽, 朕的天命未盡......”

  說到“天命未盡”,康熙的心臟又抽搐起來了。因為他已經想起來,這個“天命未盡”是諸葛三和說給納蘭性德聽的......

  “皇上......”明珠這個時候也想起“天命未盡”的來源了,趕緊給康熙跪了,“奴才的兒子也是給諸葛妖道給騙了,他不知道那妖道說您天命未盡的言語是瞎話......”

  “住口!”

  “明珠,你說什么?”

  “明珠, 你在胡言亂語!”

  明珠的話還沒說完,李霨、杜立德、馮溥這三個漢人大學士馬上就嚷嚷起來了。

  明珠被他們一嚷嚷,也知道自己失言了——怎么能說皇上天命未盡是瞎話?這要是瞎話,那康熙的天命豈不是盡了?這是難逃此劫, 要準備后事了?

  “皇上,奴才不是這個意思,”明珠急忙替自己辯解道,“您的天命還沒完,還沒完......”

  還沒完......聽上去好像也不長久啊!

  康熙冷冷地看著明珠,“現在還沒完,再過會兒是不是就要完了?”

  “皇上息怒......”明珠給瞎得汗流浹背,趕緊一邊叩頭一邊說,“奴才知錯了,奴才有罪,奴才罪該萬死.......”

  “你有什么罪?”康熙咬著牙問。

  明珠都快給急哭了,他那么忠心,為了大清江山連屁股都不要了,怎么就有罪了呢?

  不過他現在也沒法否認自己有罪啊!你都認了,現在又說沒有了,這不是欺君罔上嗎?

  “奴才, 奴才誤信諸葛妖道之言,以至于誤國誤民, 奴才罪該萬死!”

  他這個罪一認,康熙皇帝就更生氣了——這哪里明珠誤信妖道之言?分明是他康麻子誤信妖道之言!他簡直就是個傻瓜啊,給那個諸葛妖道騙得團團轉!

  真正誤國誤民、罪該萬死的是他康熙!

  現在南陽一帶的清軍主力都去圍攻新野附近的明軍了,連那四個蒙古騎兵固山都派出去了。還留在南陽的就只有一個保命的正黃旗中路固山了......靠一個固山根本抵擋不住包抄過來的明軍,雖然康熙還不知道這支明軍的人數有多少,但是人家既然奔著南陽來了,怎么都得有幾個鎮吧?

  如果康熙在南陽被他們包圍,那大清完不完的都不重要了,因為康熙他自己就要完了。

  可是康熙要放棄南陽撤離,新野那邊的十四個固山怎么辦?這一撤退,又得讓人一陣猛追,怎么都得損失好幾萬人。

  而且襄陽那邊還有兩個固山,被圍下去也是一個完,圖海沒準就是圖承疇了......到了那個時候,大清還有救嗎?

  想到這里,康熙只覺得喉嚨口一甜,噗的一下就吐出一口鮮血,多隆和小桂子趕緊上去扶住康熙。

  小桂子大呼道:“皇上吐血了,快傳御醫!”

  多隆則大聲道:“皇上,您可要挺住啊!大清可不能沒有皇上......”

  康熙搖搖晃晃,還在那里堅持......他知道自己不能暈,因為現在正是最關鍵的時候,他要是暈了,那大清就真的沒了。

  不過康熙也知道自己沒能力再打下去了,現在必須得撤了。

  康熙顫著聲說:“快,快傳旨給康親王杰書,讓他趕緊帶著人馬向商洛道撤退。咱們,咱們也撤,咱們往魯陽關撤。

  再,再傳旨給襄陽的圖海,命他立即突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活埋大清朝,活埋大清朝最新章節,活埋大清朝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