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嚏,啊嚏......”

  聽見董額這個哪壺不開提哪壺的愛新覺羅家的叛徒說起跳漢水的事兒,圖海就忍不住打起噴嚏了——他的確沒淹死在漢水里,但是他著涼了,前兩天還發了高燒,差一點就燒死了。

  而且他也不是故意要往漢水里跳,他又病啊!現在又沒人會追究他屢戰屢敗的責任,他跳毛漢水?他這次是真的掉水里了。之前康熙不是要他率部突圍嗎?那道旨意居然還真的從南陽送到了襄陽。圖海和賴塔這倆倒霉蛋也不知道康熙打敗了要跑路,所以想讓他們跑出一點是一點,還以為康熙打贏了呢!于是他就和賴塔點起了一萬五千精兵殺出去。

  可他們才沖出樊城,就被明軍兩河口大營里面開出來的兩個鎮截住,兩邊在樊城北面的平原上打了一場排隊槍斃......結果當然是圖海、賴塔大敗!老將賴塔為了掩護圖海率部撤退,親自帶領騎兵沖擊明軍陣列,最后被“鐵拳”和亂槍打死。

  而大敗而回的圖海連樊城都守不住,因為明軍追著圖海的敗軍直接沖進了樊城的城門!無可奈何之下,圖海只能親自殿后,掩護大隊人馬通過架設在襄樊之間的浮橋撤去襄陽。

  可是這浮橋卻被明軍臼炮發射的超口徑榴彈擊中,直接給炸斷了。。當時圖海正好在橋上,雖然沒給彈片擊中,但卻因為浮橋破碎而掉進了冰冷的漢水。如果不是他這幾年苦練了游泳——不能總靠施瑯來撈啊!而且還招募了幾個水性的戈什哈,他恐怕已經成了水鬼了。

  “貝勒爺,王爺,跟你們我也不說什么暗話了......”圖海一邊用手絹捂著鼻子,一邊皺著眉頭說,“如果皇上真的在新野——南陽之戰中打敗了,這大清國多半會變成北清。可是我圖海畢竟深受大清皇恩,投到大明那邊后又何以立足呢?”

  董額、勒爾錦、莽依圖三人一聽這話,就知道這次入城勸降的任務多半是能成功了!

  圖海這話的意思其實就是他投到大明那邊后靠什么立足?

  “圖中堂,”董額笑道,“您是當過大清首席大學士的,對大清朝上上下下再熟悉不過,對關外、蒙古、雪域的情況也是非常了解的!您對大明的作用,不亞于當年的洪承疇對大清的作用啊!”

  圖海眉頭深皺——董額的意思很明顯,他可以“賣大清”!大清在關內的地盤看著是維持不了太久,輪不到他來賣了。但是大清還有東北,有蒙古,有雪域,有西域的不少地盤和屬邦。

  如果康熙想當個清順帝,那基本上還能維持上不少年的......而大明那邊應該是沒什么人了解蒙古、雪域、東北、西域的情況。

  所以他圖海還有的可以賣......就好像洪承疇當年賣大明一樣!

  想到這里他就忍不住嘆氣啊!當年他還很看不起洪承疇,沒想到自己也要走洪承疇的路子了。

  真是天意弄人......對,都是老天的錯!

  勒爾錦又道:“圖中堂,您手里還有一萬多人的精兵!大明的當今天子是有威服四夷之志的,而要威服四夷就用得著精兵......所以咱們手里的兵,都可以為大明天子所用。”

  朱和墭的野心圖海也是知道的,之前跨海征朝鮮的時候還主動招惹了那個閉關鎖國的日本。

  估計稍后也會對蒙古、雪域、東北、西域用兵的。

  莽依圖這個時候嘆了口氣,對圖海道:“圖中堂,您手里除了這一萬多人,還有襄陽城呢!明軍如果要硬打,起碼傷亡數千,跟著你的一萬多兄弟當然也沒活路。而且你手里還有多少糧食?能維持多久?三個月?五個月?等糧食吃完了怎么辦?

  你真的忍心讓這一萬多人就這樣死了?這些年死的人還不夠嗎?”

  這話的確說到圖海心坎里去了!

  他怎么都是深受國恩的,要他賣大清求富貴,他還真有點不忍。可是現在為了兄弟!他不能不講義氣啊!總不能領著大家伙白白送死吧?這些兄弟是因為信任他圖海,才把命交給他的,他不能帶著他們隨隨便便就去死......

  想到這里,圖海只是長嘆一聲:“為了弟兄們的生路,我圖海也只能厚著臉皮當一回貳臣了。”

  ......

  當春意在直隸漸漸濃郁起來的時候,北京城還是大清的地盤!

  據說這都是王三桂,不,是王輔臣的功勞!

  雖然這位大清忠奴沒有能守住山海關,也沒能守住臨榆、撫寧、盧龍、昌黎、灤州、遷安、遵化州、玉田、豐潤、薊州、寶坻、寧河等處,不到一個月內接連十三敗,不僅將永平、遵化、順天府境內大片遍布旗田旗莊的州縣都丟給了明軍,而且還讓明軍繳獲了大量的糧食、草料和牲口......從而徹底解決了十幾萬大軍和民伕的后勤供應問題。但是因為這位大清忠奴的屢北屢戰,明軍的兵鋒畢竟是被遲滯了。

  這支入關的明軍是在大公元年春節前后突破山海關的,到了大公二年的正月二十日,前鋒才推進到三河、香河、平谷一帶。

  而就在正月二十日這一天,當英勇的大清忠奴,屢敗屢戰的“王三桂”準備在三河、香河、平谷一帶迎戰明軍先鋒的時候,大清“順帝”康熙康麻子終于回到了已經不怎么忠于他的北京城了。

  這“不怎么忠”可不是隨便一說的,而是有根有據的!

  因為康熙皇帝剛一進永定門,就看見許多他不大認識的“兵勇”——只見這些人都青布包頭,還穿著肥大的棉衣棉褲,他們的棉衣上面還有個很大的“勇”字。也不知道是上勇、中勇,還是下勇?

  這些“勇”都扛著兵器,多數是火繩槍,也有人扛著長槍、大刀,他們排在看起來有點散亂的隊伍,站在永定門內的長街上,而且也不知道什么規矩,不曾下跪向迎,而是伸著脖子一臉好奇地看著兵敗而回的康熙帝......

  康熙剛想找個人問問這些“勇”到底是哪兒來的?他的好兄弟常寧已經領著孔圣公、熊賜履、周培公、張英、傅弘烈、施瑯等人上來給他叩頭了。

  看見穿著青布長杉,腰帶上插著白色折扇的孔圣公和幾個儒宗大佬,康熙馬上想起來了,那些個“勇”都是儒宗的“魯勇”!

  之前康熙為了集中兵力和諸葛三和干架,把魯勇放進了北京,現在北京城的防務,恐怕大半掌握在這些“魯勇”手中!

  雖然他們看著都挺烏合的,但是人多勢眾......

  想到這里,康熙趕緊翻身下馬,上去親自扶起孔圣公,用柔和的語氣對他說:“圣公弟弟,可想死哥哥了!”

  真的嗎?

  這下不僅是孔圣公愣住了,連康熙的親弟弟常寧都愣住了——他才是親弟弟啊!

  康熙怎么能不想親弟弟而想孔圣公這個假弟弟呢?

  康熙壓根就不看親兄弟一眼,只是親熱地握住孔圣公的手,笑著問:“圣公弟弟,你這次帶了多少魯勇來北京?”

  “不多不多,”孔圣公笑道,“皇帝哥哥,小弟這次一共帶了六萬魯勇進京!”

  六萬還不多......康熙聽得脊背都有點發冷了!他手頭只有九千敗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活埋大清朝,活埋大清朝最新章節,活埋大清朝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