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靈均整整忙乎了一上午,因為王老的病情特殊,不僅需要特殊的手法煎藥,服藥后還得配合他的針灸才行。

  這些事李牛肯定是幫不上忙,所以這一折騰就到了中午,許靈均也有幸在王老這混了頓午飯。

  等許靈均離開的時候,李牛也是說到做到,直接把場部和他戰友那弄來的草藥都給許靈均帶上了。

  許靈均很清楚他列出的那些藥有多珍貴,還以為對方沒弄到多少來著,可看到李牛雙手費力的抱出這么大一箱珍貴草藥的時候,直接懵圈了。

  “我靠,我這是發財了啊!”許靈均這一路上都是云云霧霧的,直到快到七隊的時候才反應過來,這藥材也太多了吧!

  當時他去祁連山之前所列出來的藥單,這箱子里幾乎都全了。

  除了藥全關鍵是還占了個多啊,對方可能是怕藥不夠每樣都多出來不少,甚至有些都多了好幾倍。

  像最難得的百年人參,這里竟然就有五根,難道這東西在這個時代不值錢了?這都趕上“白菜價”了。

  除了這幾根人參,像什么天上雪蓮,野生靈芝、野生黃精等藥也不少。。

  許靈均當時為了去祁連山做實驗這才寫下了這個藥單,說白了就是為了為難對方用的,要不然人家都找到了他還上個屁山。

  場部的話應該沒這么大的能力,要不然當初王副廠長釀(續命”藥酒的時候也不會那么為難,也就是說這里面的大部分藥應該都是李牛那些戰友的關系。

  “好家伙,這么大的能量,我這不會穿幫吧!”想到這里許靈均不由得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應該不至于!”隨即許靈均就嘀咕了一句。

  他之所以能治療王老的病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的特殊際遇,要是他沒練氣術,或者是沒有那本爺爺留下的特殊醫書, 這病也治不了。

  再加上之前王老都已經被醫院“宣判”死亡了,可見這個世界應該是沒什么人能揭穿他的。

  不過以他現在和李牛的關系, 把這些珍貴藥材都拿在手里是不是有點不地道啊!

  許靈均后做的藥酒又不是最開始的那種續命藥酒, 里面的人參年份也不大, 就是用特殊手法提煉的,要算成本的話, 相對來說也就一般。

  至于大補丸,這東西確實珍貴,可他上次都說了這玩意不好弄, 一根老參加上別的藥,當時他直接貪污了八成,現在要是按照十成的量給,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嘛!

  許靈均想了半天,為了以后的安定生活, 還是不能太實在了, 索性就跟那個“索陽丹”一樣, 繼續讓這玩意珍貴著吧!

  于是在許靈均回家之前這些藥材就都到了他的空間里, 他也想開了,這藥材留在他這起到的作用會更大一些。

  至于王老和李牛那邊他也不急, 反正時間還長著呢, 慢慢的還這個人情吧!

  第二天一早,許靈均趕了馬車來到王老這里,趕車的目的當然是拉藥酒了。

  昨天他收了人家那么多藥材,心虛的很,加之李牛這么仗義,他當然也不能小氣了。于是今天他也發了發狠, 直接拉來了五十斤的藥酒。

  還有就是王老這么重的病當然不是一次治療就能好的。

  喝中藥的話根據情況差不多得一個月, 針灸時間就長了,根據療程得斷斷續續三個月甚至是半年,這個許靈均也說不準,還得看王老的恢復情況再定。

  “靈均,你是真實在啊,昨天我就那么一說,你還真把藥酒給拉來了。”

  谷魖</span> “嚯,這得有五十斤吧!你這是把老底都弄過來了啊!”李牛看到這么大一缸藥酒驚訝的嘴都沒合攏。

  他昨天是想和許靈均弄些藥酒來著,可沒想到許靈均這么實在啊,竟然拉來這么多,這得多少藥材才能配置好。

  “牛哥, 你昨天給我那么多珍貴藥材, 這可是能治不少人性命的,我當然不能說話不算話了,這些藥酒你替我謝謝你的那些戰友吧!”

  許靈均話說的很是大氣,確實在危急時刻,那些藥的作用能救人命。

  “好,說的好。靈均,你不用謝那些猴崽子,這些藥只要能起到作用,他們就沒白弄。”王老推開門看著許靈均贊許的說道。

  本來李牛背著他聯系他以前的那些手下弄藥王老還有些不高興,現在聽許靈均這么說,王老那是相當的贊許。

  怪不得許靈均能得到李牛的認可,他現在也愈發欣賞這個“年輕人”了。

  “王老,您快進屋,對了,我還給您帶好東西了。”

  許靈均被王老這么一說就更不好意思了,自家事自家知,他遇到那些病患肯定不會袖手旁觀。

  但他可沒自己說的那么偉大。就他們七隊這個小地方,以他的醫術能用到那些珍貴藥材的還真不多。

  “哦?還給我帶好東西呢啊!走,咱們進屋說。對了二牛,這藥酒你可別給我都送人了,給我也留點啊!”臨進門的時候,王老回頭和李牛說了一句。

  這句話差點讓許靈均直接被門檻絆倒,說好的大義凜然呢,說好的為國為民呢!

  呃~這個好像有點大了,反正就是王老剛才高大的畫風一下就變了。

  “看啥看,好東西誰不喜歡,還有你小子是真能藏啊,好東西不少,快讓我看看給我帶啥了。”

  王老一拍有些古怪的看著他的許靈均說道,說完還直接把門關上了,生怕讓李牛看見打他的秋風。

  聽聽這稱呼,“你小子”,這明顯是沒把許靈均當外人啊,既然沒當外人,這小輩孝敬點好東西給長輩那不是應該的嘛!

  “嘿嘿~我才不管那些藥能治多少人呢,只要能治好王叔就行。”

  “啊哈~藥酒啊!五十斤啊!發財了啊!我得想想這酒怎么分。”

  “對了,靈均給王叔啥好東西了,我得去瞅瞅,皇帝還不差餓兵呢,沒我的好處可不行。”

  李牛很佩服許靈均的思想境界,不過他可不管這個,先是愛撫了一下那一大缸藥酒,之后想到許靈均說的好東西就準備去偷聽一把。

  他可是王老的警衛員,膽子大的很,當初抗戰的時候就沒少偷喝王老的酒。

  就是被發現也直接來個死不認賬,反正就是沒喝,等王老一轉頭,那當然是該干嘛干嘛,要不就說他當時是隊上最牛的一個呢!

  “牛哥,我來了,我可是帶了好東西,過來看看王老。哎~牛哥你這是干啥呢,咋在門口不進屋去。”

  葉福生大包小包的提了不少東西過來了,這家伙嗓門還大,再加上本地的習慣,沒到院里就喊上了。

  這可把鬼鬼祟祟正貼著門偷聽的李牛嚇了一跳,好家伙,這么多年都沒被王老直接抓包,現在竟然讓這家伙給暴露了,真是晚節不保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重回70年從放牧開始,重回70年從放牧開始最新章節,重回70年從放牧開始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