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福生也是個狠人吶,知道外面那壇藥酒是許靈均送來的以后,臨走的時候硬是從李牛那個“扣貨”手中搶了五斤。

  這可把李牛心疼的不得了,臉都有些抽吧了,這么多年只有他薅別人的羊毛,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薅他的。

  可現在王老被這貨拿虎皮哄得開心,都發話了,他也就只能忍痛割愛了。

  “牛哥,你心疼啥啊!許哥不都說了回頭在泡一些,到時候你在和許哥要不就完了。再說了,這里可是有五十斤的藥酒,你也用不了啊!”葉福生對著李牛挑了挑眉,瞅了一眼許靈均說道。

  “誰會嫌好東西多~”李牛不甘心的嘀咕了一句,這藥酒是多,可他戰友還多呢。

  “牛哥,你嘀咕啥呢!”

  “沒啥,沒啥。。”李牛換了一張和藹可親的臉,攬著葉福生的肩膀繼續說道。

  “福生啊!反正你許哥這就要泡藥酒了,哥哥呢這些藥酒有大用,要不你等等,等下一批的?”

  李牛說完就伸出另一只手想要拿回葉福生懷中的那壇子酒。

  “哎?這可不行,牛哥,我可不傻,這么好的藥酒一時半會哪能泡好。我呀,還是先緊著這次來吧!”

  葉福生立馬把酒往懷里收了收,順便往邊上一躲,就把李牛搭在他肩膀上的手也給躲了開來。

  “牛哥,時間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啊,等過幾天我再帶些野味過來,咱們哥倆好好喝點。”

  葉福生說完就跑了,不過他到許靈均跟前還說了句明天會去七隊找他,也不知道是啥事。

  “哎!福生~福生咱們在商量商量。”李牛這打秋風的毛病算是改不了了,不過他這話一說葉福生腳步卻是更快了。

  許靈均滿臉堆笑的看了個全程戲,他突然感覺李牛怎么這么像后世電視上演的李云龍,那位也是個只進不出的主。

  第二天下午,葉福生帶著禮物來了一趟許靈均這里,畢竟認了大哥,連門都不認識可不行, 再說了他也得拜見一下嫂子啊!

  他可是聽說許大哥老有本事了, 娶了一位賢惠的媳婦, 關鍵是這位小嫂子還年輕漂亮。

  當然了,葉福生可不是打什么歪主意,他想著既然嫂子人這么好, 她周邊的人當然也好,所以就想讓嫂子給他介紹一個, 他可是還打著光棍呢!

  “咳咳~啥?福生, 你說你今年才二十六了?”

  許靈均直接被這口酒給嗆住了,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葉福生,心想你這長的也太著急了吧!

  你別說許靈均還真不知道葉福生到底多大了, 光是看這位的樣貌,感覺都快和他的歲數差不多了。

  在他想來就算是這個時代的人長得老,那這個葉福生也得有三十多了, 可現在聽他一說對方竟然只有二十六?

  葉福生被許靈均看的多少有點不自在, 他雖然一口一個許哥的叫著, 可也沒想到許哥都有三十八了, 他還以為對方只比他大一點點呢,在山里的時候心里還佩服人家歲數不大能力高來著。

  可誰知道人家長的面嫩, 都比他大了十歲還多。

  “咋了老許,誰二十六了。”秀芝端過來一盤炒雞蛋好奇的問道。

  “福生,他想著讓你幫他學摸個媳婦, 我這才知道他才二十六了。”許靈均表情有些怪異的說道。

  “這也正常,我們村好多三十多都沒說上媳婦的, 再說我當初嫁給你,你不也三十多了。”

  秀芝倒是見怪不怪, 這個時代的人都老面,再加上葉福生常年混跡在山林里, 風吹雨打的,又是單身漢一個,也沒人幫著拾掇,看起來老一點也正常。

  “嫂子,我和許哥可比不了,許哥可是文化人。”葉福生趕忙說道。

  他雖然和許靈均在山林相處了十幾天,對方也顯露出不少本事, 可他內心還是把許靈均歸位了“柔弱書生”的類別。

  在他這個粗人想來,文化人沒受過啥的苦,看起來當然年輕了。

  “嗨~福生,你是不知道當初你許哥有多邋遢, 這男人沒個女人幫著捯飭都一樣。”

  秀芝不由得想起當初見許靈均的樣子來,那胡子一大把,屋里亂的都沒地下腳。

  “確實是,這男人身邊沒個女人可不行,秀芝,你就在這吃吧,別去小屋了,咱們一起想想有沒有合適的人,給福生學摸一個。”

  許靈均自從娶了秀芝以后,這家里都是整整齊齊的,根本就不用他操心,秀芝說的沒錯,這男人沒個女人還真不行。

  “行,你們先喝著,我看看燉的雞好了沒,一會在過來。”

  秀芝也沒拒絕,剛才老許就和她說了和葉福生的關系親近,所以她也沒必要太客氣,要不顯得生分。

  葉福生來的時候可沒少帶東西,什么臘肉,熏雞之類的,以及山中的各種干貨,最后還有一張熟好的熊皮,把秀芝稀罕的不得了。

  不過秀芝看到這些東西當然是把許靈均拉到一邊問了問,這么大的禮物她可不敢隨意的收取。

  “嘿嘿~那就麻煩嫂子了。”葉福生嘿嘿笑了兩聲,想到媳婦這家伙那黑臉竟然微微泛紅,竟然還有點害羞了。

  許靈均看他的樣子就有些好笑,不過這葉福生的條件不錯啊,咋還不好娶媳婦了。

  “來福生,咱們喝一個。”許靈均端起酒杯和福生碰了一個。

  “嗞~許哥,差點忘了,我這還有東西給你呢!”葉福生一喝這酒突然想起他給許靈均帶的好東西來,趕忙去找他的背包。

  “許哥,這是幾個熊膽,我爹說這是好藥材,當初都沒舍得賣給藥店,許哥你應該能用上,都給你吧!”

  “還有這是虎骨,這是虎鞭,虎皮讓我給王老送去了,我當初聽虎骨泡酒好,還泡了一根來著。”

  “誰知道沒弄好,這虎骨和酒都廢了,后來我就沒敢再弄了,許哥你看看有用沒,要是能泡藥酒給我留點就行。”

  葉福生把這些好東西一股腦的給了許靈均,那豪氣的樣子絕對的大俠風范。

  不過許靈均聽他說的泡虎骨酒就是一陣頭疼,還真是白瞎了那根虎骨,這家伙當初泡虎骨酒就是直接把虎骨扔到酒壇里就完事了,可不把酒和虎骨都白瞎了嘛!

  “福生,你這東西太珍貴了,這熊膽你拿回去吧,虎骨和虎鞭我幫你泡些藥酒出來。”

  許靈均可不愿意占兄弟便宜,這些東西要是賣給供銷社或者是藥房那可不是一筆小錢。

  “許哥,你留著吧,我一個單身漢也用不到什么錢,賣給藥房還不知道便宜了誰,放你這還能給鄉親們用用。”

  葉福生最初當然沒這么大方了,但他知道許靈均為了鄉親們上山冒險采藥,他當然佩服的緊,也就把這壓箱底的東西拿了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重回70年從放牧開始,重回70年從放牧開始最新章節,重回70年從放牧開始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