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那就先放我這,等你娶媳婦的時候,我給你張羅東西。”許靈均知道葉福生的為人,也就沒再推脫,不過他可不準備白要人家的東西。

  許靈均現在并不缺錢,他也不是小氣的人,可要是他真拿錢給葉福生就顯得生分了。

  這個時代可和后世不同,還真不是啥都能拿錢解決的,葉福生要是真的為了錢,也不會把這些東西留到現在,還都給了許靈均,人家又不傻,不知道這是好玩意啊!

  “行,許哥,到時候我就靠你了。”葉福生可不是那種拖拖拉拉的人,見許靈均收下了,他也沒客氣。

  秀芝這時端著砂鍋過來了,許靈均他們趕緊在小炕桌上騰了個地方,讓秀芝把砂鍋放下。

  “福生,靠你許哥啥啊!難道你有看上的姑娘?準備讓老許給你說說?”秀芝放下砂鍋,雙手抓了抓耳朵說道。。

  她這也是聽了一耳朵,還以為葉福生有看上的姑娘讓許靈均幫在說媒呢!

  “嫂子,哪有姑娘能看上我。”葉福生垂頭喪氣的喝了一口悶酒說道。

  許靈均和秀芝互相看了一眼,這明顯就是有故事啊!

  “福生,你條件可不差,有這打獵的本事,咋還會沒姑娘看上你。”許靈均好奇的問道。

  秀芝推了推許靈均,讓他往里面坐了坐,她也就順勢坐到了炕上,還習慣性的往許靈均那挪了挪,一副準備好好吃瓜的樣子。

  “許哥,嫂子,不瞞你們說,我十幾歲的時候就有人給說了媳婦,可她還沒過門就得病沒了。”葉福生也不準備瞞著他們說道。

  “啊?這也不能怪你呀,哪有人會不得病,碰上這種意外誰也沒辦法不是。”秀芝一聽這個立馬想到了自己,她當初來牧場不也一樣。

  她能明白葉福生的感受, 當初她因為王小二的死可沒少讓人說是“災星”, 要不是許靈均娶了她, 她在牧場都沒了活路。

  “哎!當時村里不少人也這么說,說那姑娘福薄,我們算是有緣無分吧!”

  葉福生可不知道他和秀芝有同樣的經歷, 誰的朋友不像著自己這方說話,所以當年他們村才會有不少人說那姑娘福薄。

  不過話雖然這么說, 但葉福生再找對象的時候可就費勁了, 最初那兩年可把他父母給愁壞了, 沒少花錢找人給他張羅。

  “后來我們村里的金月嫁給了我,可, 可還沒過半年金月就越來越瘦,我帶她去醫院看了不少大夫,可不管怎么看也找不到原因, 最后金月也沒了。”葉福生痛苦的說道。

  許靈均一聽葉福生說的這事, 不由得想到那本“白鹿原”來。

  書里的主角更厲害, 反正是誰嫁給他誰死, 還是各種死法,其中有個媳婦就和金月的癥狀一樣, 到沒的時候就剩下一把骨頭了。

  葉福生對金月的感情很深,金月比他小三歲,嫁給他的時候只有十七。

  當時金月家里可沒少反對, 認為葉福生命硬,一般人根本就受不住。

  可金月從小就喜歡葉福生, 兩年前葉福生訂婚的時候她還小,也只能默默的祝福, 現在有了機會,她才不會相信有克命這種說法呢。

  但金月嫁給葉福生以后, 不知道為啥得了那種怪病,她這一去,村里村外可沒少傳葉福生的小話,說法也各不相同。

  葉福生這下就和“白鹿原”中的主角差不多,就是他父母在給他張羅,也沒有人家肯把閨女嫁給他了。

  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們家才會搬到村子最外面, 而葉福生的父母咽氣的時候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這事。

  “許哥,不怕你笑話,我本來想著這輩子就這么算了,可前兩天我夢到我爹了。”

  “他說他現在沒臉見我們葉家的祖宗, 罵我不爭氣,說葉家不能在我這給斷了后。”葉福生說到這里又抬頭看了看許靈均和秀芝。

  “許哥,我也不瞞你,今天我之所以提這事,也是因為做夢的時候,我爹說你和嫂子是我的貴人,這事也只有你們能幫我了。”葉福生索性把話給說開了。

  這個時代可是很忌諱“神鬼”之說的,但人們心里卻是很信這個,再加上人們都重視傳宗接代的事情,葉福生當然也不能免俗了。

  許靈均和秀芝互相看了一眼,“鬼神”之說不管你信不信,但聽他這么說,這兩口子不由得頭皮有些發麻。

  “福生,你有啥要求沒。”雖然秀芝也有葉福生一樣的經歷,但葉福生娶了媳婦又莫名沒了,再加上現在這這托夢的戲碼,所以秀芝心里多少有點打鼓,但她也不能不接茬啊!

  “嫂子,沒啥要求,我也不奢求娶個大姑娘,只要歲數別太大就行。”葉福生說道。

  他有了這些經歷,也不知覺的認為自己命硬,這樣一來娶個寡婦或者是二婚的反而覺的是良配,說白了就是想找個能“降住”他的。

  “行,我幫你看著點,正好明天我去我姐那,也讓她幫忙問問。”

  秀芝一時之間也沒合適的人,正好她明天去李秀娟那,她姐認得人多沒準就有合適的。

  “那感情好,嫂子這事就麻煩你了,我也不急,慢慢看吧!”葉福生喝了口酒說道。

  自家事自家知,這時候結婚那都會打聽對方的家事,他這種情況,哎~算了,還是慢慢來吧!他也是死馬當活馬醫。

  “福生,這些東西你帶回去,你對象的事讓你嫂子給多打聽打聽。”許靈均把一個大糧食袋放到馬車上說道。

  秀芝手里也沒空著,她把手里的油和花生也放到了車兜里。

  人情往來嘛,光是收人家的東西,不給回禮可不行,葉福生不缺肉食,可這白面啥的可沒有。

  “許哥,這些~”

  “我收你東西的時候可沒跟你客氣啊!”許靈均說道。

  “行,許哥,那我走了,等沒事了,咱們再喝酒。”葉福生不再多說,趕著馬車離開了。

  “老許,我睡不著,總想著福生今天的話,你說這世界上真的有他說的那啥嗎?”

  秀芝翻來覆去的睡不著,索性推了推有些迷糊的許靈均,支起胳膊看著他問道。

  “秀芝,別瞎想,福生就是趕上了。”許靈均強打起精神說道。

  這種事情大多數人都會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

  許靈均也一樣,尤其他還是個穿越的,不過他對秀芝可不能這么說,主要是怕嚇著秀芝了。

  “哦~嘶,可是為啥福生夢到他爹會說咱們是他的貴人。”秀芝本來都躺下了,可立馬又轉了過來,搬過許靈均問道。

  “這個~這個應該是他見到我的醫術,會潛移默化的認可我,算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吧!”

  得,許靈均還真是個人才,這也能給圓回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重回70年從放牧開始,重回70年從放牧開始最新章節,重回70年從放牧開始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