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靈均把小清清交給了董大娘幫著照看一下,秀芝那里他也沒去送,這里離著六隊也不遠,這個時候旳人沒那么矯情。

  李慧娟終于被他打發走了,她來秀芝這里可瞞不住,許靈均索性給她帶了一些殘次布,就說對方是來看懷孕的秀芝也能說通。

  再說有這殘次布打底,只要李慧娟稍微潤色一下,她夫家那肯定能搪塞過去。

  至于許靈均,他當然是回了學校,不是他不近人情,實在是有些事不能參與。

  中午許靈均若無其事的到董大爺那對付了一口,他的嘴很嚴,不會多嘴的,借口就是秀芝有事去找李秀娟,帶著清清不方便。

  董大娘他們也沒疑心,小清清她們可沒少幫著帶,感情深的很,跟自己的孫子一樣,還巴不得清清天天在家里呢。

  下午放學以后,許靈均去隊上趕了車就去了六隊,他們這別的都缺,就這馬不缺。

  他的閃電一直養在隊上,平日里他沒事了就去隊上幫忙,所以這種小事也不用和隊長說。

  秀芝急急忙忙的來到六隊,果然她姐夫已經去了一隊王振勇那里,據李秀娟說是一大早就被他侄子王大給叫去了,對了,同去的還有她公公王麻子。

  “秀芝,家里是不是出啥事了。”李秀娟看到有些魂不附體的秀芝趕忙問道。

  “姐,不是我家里出事了,是李慧芳出事了。”她們兩現在情同姐妹也沒必要避諱什么。

  “李慧芳?和你一起來的三叔家里的那對姐妹?”

  李秀娟也是知道這對姐妹的,她們也來過家里,要說關系的話還是沒出五服的親戚呢。

  “是啊!今天慧娟一大早就來我家,說是~”秀芝把她知道的情況都和李秀娟說了,老許不是說了嘛, 這事他出面說還不如自己和堂姐說說呢!

  “啊!這事咱們可不好管啊!靈均他是咋說的。”李秀娟對李慧芳還是很同情的, 不過同情歸同情, 這事確實是不好插手。

  這讓她不由得想到了自己以前的經歷,她以前的事要不是當初許靈均這個妹夫幫著,現在她也好不到哪去

  所以她沒直接拒絕而是問了問許靈均對這事的看法。

  “老許也不知道是啥意思, 他給了秀娟一些殘次布,先讓她回去了, 讓我過來和姐你說道說道。”秀芝又把之后許靈均做的安排說了一下。

  李秀娟聽完后就明白了, 這是讓她勸秀芝來著, 看來許靈均也不想管,而她這個傻妹妹卻是沒看清形式。

  這事跟當初她的事情可不一樣, 當初她是受丈夫指派的,不能說自己不守婦道,而李慧芳犯的錯誤可是不可原諒的。

  倒是有一點李秀娟很認同, 那就是這事得保密, 要把事情壓下去, 誰也是要臉面的, 真鬧大了對誰也不好。

  就像她當初一樣,為啥她們姐妹關系這么好, 那不就是許靈均治好了王振興的病,現在她還給王家留了后,這可是大恩。

  最主要的一點是許靈均這人嘴嚴, 把王家的那點丑事給壓了下去,挽回了王家的顏面, 甚至許靈均連秀芝都瞞著,這才是他們王家父子最感激許靈均的。

  “秀芝, 姐勸你一句,這事啊咱們還是少參與。”既然知道了許靈均的打算, 李秀娟開始規勸秀芝了。

  “姐,慧芳和咱們可是一個村出來的,還是親戚呢,咱們要是不管,她就真的完了。”秀芝詫異的看了堂姐一眼說道。

  “秀芝,我知道,可這事終歸是慧芳錯了, 她在外面找了人,咱們怎么幫。”

  “說實話這事就是慧芳的父母來了也只能任由對方婆家處理,最多就是把人帶回去。”

  “你也好,我也好, 包括慧娟也好,現在都嫁人了,名聲和臉面是很重要的,說句難聽的,這種事避都避不急啊!”

  “你想想你們家老許剛剛是怎么解決慧娟偷跑告密的事的,說白了就是為了對方的名聲著想。”李秀娟慢慢的勸慰道。

  “這~”秀芝不知道該怎么說了,是啊,剛剛慧娟私自跑來的事要不是老許想了個辦法都不好處理,更別說是這事了。

  她們姐妹就是出面又能怎樣,慧芳就是在可憐,這事不管怎么說都立不住腳啊!

  秀芝這為難著,一隊王家那更為難,這事不管怎么說,必須得瞞住,這可是王家的臉面問題。

  正如王振勇所想,李慧芳的事要是傳出去, 不僅家里丟人, 對自己的孩子也不好。

  可這事要是就這么輕飄飄的放下,他心里那個委屈和誰去說。

  這可不是以前了, 女人不守婦道直接放豬籠里,死活都是他們說了算了。

  當然了,那男人也好不到哪去,當場抓了就算是亂棍打死那也不為過。

  可現在是新社會,這些做法都不行了,要是驚了公家,是能讓這兩人倒霉,可面子上~

  哎~這不問題又返回來了,所以這翻來覆去的就是這兩個問題。

  “二叔,現在就是這個情況,我也不知道該咋弄,我丟了臉面也沒啥,誰叫我當初貪心娶了個小的,可我那幾個孩子,哎~”王振勇看了看王麻子嘆了口氣沒在往下說了。

  王麻子抽了口旱煙,他也有些撓頭,可這事不趕緊處理就壓不住了。

  李慧芳倒還好說,從四川過來,親近的也就她妹妹,搪塞幾句也就過去了,最麻煩的就是那個胡大勇,對方是縣里的放映員,綁的時間久了人家能不找嘛!

  “振勇,你當初娶李慧芳的時候沒少花錢吧!”王麻子看了一眼王振勇,算是試探的問了一句。

  王振勇一聽這話臉上浮現出一絲愧色,是啊,這李慧芳當初都能當他兒媳婦了。

  可當時家里老大已經訂婚,老二還小,再說這女人也配不上老二,他們家還算殷實,他才有了貪色的念頭。

  “振勇,不管怎么說,這個李慧娟肯定是不能要了。”王麻子見對方低著頭不說話就繼續說道。

  “二叔,這是肯定的,這事過了,就是您不說我也不會留她。”王振勇抬起頭說道。

  作為一個男人,這可是原則問題,他就是在稀罕這小媳婦也不會留了。

  “嗯,既然你不想把事情鬧大,這事就不能經公了。”王麻子點了點頭繼續說道。

  “二叔,可要是這么把那個胡大勇放了我怎么能甘心吶!”王振勇壓抑著怒火說道。

  “大哥,你別著急,先聽我爹說完。”王振興示意他消消氣,先聽聽他爹的意見。

  “振勇,你爹死的早,你遇到這事了,二叔肯定得給你做這個主。”王麻子先是表明了自己的態度,以示自己的出發點是為了他們整個王家。

  王振勇深吸了口氣,他當然信任這個二叔了,要不然也不會把他請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重回70年從放牧開始,重回70年從放牧開始最新章節,重回70年從放牧開始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