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哥,這是三百五十塊錢,這事絕對是小弟旳錯,小弟也認罰,等會兒王大哥來了您多幫我說句好話。”

  胡大勇等秀芝她們離開,趕忙把禮物放下,從身上掏出錢來遞給許靈均說道。

  許靈均昨天光想著來個狐假虎威,省的胡大勇以后找他的麻煩,可反過來想想,這么大的陣仗,胡大勇也怕啊,甚至是已經把他給嚇壞了。

  “嗯?三百五十塊?”許靈均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數了數確實是多了五十塊錢。

  “許哥,我這也不能讓您白忙乎啊!五十塊算您的辛苦費,您收下吧,要不我心不安吶!”胡大勇低聲下氣的說道。

  別說是有李慧芳的事了,就是沒有,現在許靈均跟他要三百塊,他也會麻溜的給送來的。

  “行吧,大勇,這錢我收下了。”許靈均也明白了胡大勇的想法,這錢他要是不收,估計這家伙也安心不了。

  果然聽許靈均收下了,胡大勇才露出一個釋然的表情。

  “大勇,這錢事后我會交給李慧芳的,算是你們之間的一場緣分吧!”

  “至于咱兩之間,本來也沒啥利益關系,我也只是一個中間人,說起來這件事了了,對你,對王家,對李慧芳都是一件好事,你覺得呢!”許靈均看著胡大勇說道。

  胡大勇一想還真是,要是這事弄大了,他的結局要不就是進去吃窩頭,要不就是被扔到山林連渣都沒了, 現在也就是丟些錢財, 已經算是最好的結局了。

  至于他和許靈均這邊, 他倆又沒仇沒怨的,互相提防著有啥用,許靈均既然說了這話, 又收下他的五十塊錢,不就是想把這個疙瘩給解開嘛!

  “許哥, 我知道了, 這事要是沒你, 就不是這點錢的事了,那五十塊錢就麻煩許哥交給慧芳吧, 算是我們相識一場的緣分。”

  胡大勇也想開了,話說也大氣不少,除了感謝許靈均以外, 算是和李慧芳也斷了關系。

  “行, 大勇, 事了了, 一會兒咱們喝點,以后看個電影啥的我還得找你呢!”許靈均笑著說道。

  他其實還有些小得意來著, 畢竟他也是個小人物,這兩輩子也沒干過什么大事。

  許靈均可不認為自己是什么天地主角,王霸之氣一開, 眾小弟齊來,他也怕人給他背后捅刀子, 也怕得罪人,要不昨天也不會去電影院上演那么一出“敲山震虎”的把戲。

  “那肯定沒問題, 等有機會我和趙院長申請一下,再到咱學校放場電影。”胡大勇見許靈均的態度也大大的松了口氣。

  一樣的道理, 許靈均自認小人物,他何嘗不是,只要他放映員這個油水足的工作還在,何嘗掙不到錢,又何嘗會少了女人。

  胡大勇經過這次的事件算是想明白了,還是沒經驗啊!

  想想以前和那些老放映員吹牛打屁的時候,人家也沒少找, 可人家找的都是有些苗頭的寡婦,送點東西辦點事,你情我愿,也沒人找麻煩。

  說到底不就是那點事嘛!這樣的女人也不少, 咋非得找有夫之婦,這不是給自己找不自在嘛!

  對了,還有那個韓梅,這女人以后還是不聯系了,人是長的不錯,可真要娶回家,冷冰冰的想想都覺得無趣。

  除了這個,更關鍵的是這韓梅在許靈均手底下,要是真娶了,以后鬧點意見,再把許靈均這家伙引來。

  胡大勇想到這里就是一哆嗦,他感覺自己像是突然就開竅了,他也是真怕了許靈均,這中間人做的,一下三百五啊!

  關鍵事后還得送禮,還得~

  “來,大勇,喝一個。”許靈均端起酒杯笑瞇瞇的說道。

  “好, 許哥, 走一個。”胡大勇趕忙陪著端起酒杯一仰頭喝了一個,事實證明這笑瞇瞇的鬼心思都多的很啊!

  酒, 上好的門面酒景芝白干,花生豆,鹵肉,罐頭,這可都是胡大勇這位好同志送來的,現在正好用上了,連下酒菜都不用多整。

  王振勇和王振興兩人一來都震驚了,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他們還以為看錯了呢!

  又是酒又是菜的,這哪是處理那啥事的,簡直就是招呼兄弟喝酒的架勢啊!

  王振勇有些膈應的和胡大勇碰了碰杯,這事鬧得,你說不碰吧,這胡大勇的態度謙卑的讓人不忍拒絕,再說了人家剛掏了三百塊錢,你說這酒喝還是不喝。

  可喝吧,眼前的這個家伙又給自己染了頭發,一面是錢,一面是面子,就這情景,估計他也算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了吧!

  “大勇,這事也算是了了,這是那天你留下的東西,你核對一下收好。”

  許靈均對王振勇點點頭,示意王振勇把那天胡大勇寫的欠條啥的都拿了出來,當然了那條被扒下來的小褲子也在其中。

  胡大勇一頓,把這些東西趕緊打開看了看,沒啥問題以后,就收了起來。

  既然沒事了,胡大勇也就告辭了,王振勇不自在,他何嘗又自在了。

  “靈均,這事真的是謝謝你了,大哥敬你一杯。”等胡大勇走后,王振勇這才放開,端起酒杯先是感謝了一下許靈均。

  他是真感謝許靈均,看看人家這事處理的,胡大勇被拿捏的死死的。

  當初他心里底線是一百塊錢,現在可是得了三百,最主要的是這事還壓了下來,保住了他們家的顏面。

  想到這里,王振勇又掏出那一沓錢來,從里面直接數出了一百塊,推到了許靈均跟前。

  “大哥,你這是?”許靈均看著王振勇的動作疑惑的問道。

  “靈均,親兄弟還明算賬呢,這事多虧了你,我也不能讓你白忙乎,這一百塊錢你收下吧!”王振勇說道。

  “大哥,這我可不能收。”許靈均趕忙拒絕道,這錢說起來可是那啥錢,他拿算怎么回事。

  “靈均,你收下吧,這錢也是大哥和我們提前商量好的。”王振興也幫著王振勇勸說了一句。

  這事王振勇早就和王麻子他們商量過了,金額也是他們一起定下的,這次畢竟借了許靈均的“勢”,又因為許靈均的關系,才能要到這么多錢的。

  “這樣吧大哥,這錢你給李慧芳吧,畢竟她和我媳婦也算是親戚。”許靈均把錢又推了回去說道。

  他當初之所以直接開口要三百塊,其實也存了這樣的想法,李慧芳的事他也聽秀芝說了,尤其是后來說起的那封信。

  說到底也是可憐人啊!

  是,世界上可憐的人多了,他許靈均也管不過來,可既然讓他遇到了,還是親戚,能幫上忙的還是幫一把的好。

  “這,好,大哥再敬你一杯,兄弟沒得說,仗義。兄弟你以后有事知會一聲,我們王家一定鼎力相助。”王振勇端起酒杯說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重回70年從放牧開始,重回70年從放牧開始最新章節,重回70年從放牧開始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