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世人王 第三百三十七章 頂級巨頭!

小說:蓋世人王 作者:一葉青天 更新時間:2022-03-01 07:11:47
  “不,小翔!”

  天惠殘破的肉身在秘藥調理下漸漸好轉,現如今得見的畫面讓她肝膽欲裂,愈合的傷痕崩開了,胸前落下兩塊爛肉。

  天惠發出凄厲的吼聲,口鼻竄血,通天道果龜裂,她都要氣炸。

  同樣她精神有些恍惚,切確的說她不敢相信這幅畫面,更不認為鈞天真的有膽子殺他。

  可是事實,就擺在了眼前!

  鈞天不僅斬首了天翔,更將他的身軀給踩爆了,炸成的血光染紅了鈞天的身形,他在這里浴血而狂。

  天翔染血的腦袋僵硬在虛空中,對于地面上發生的畫面,內心充滿了無盡的涼意。

  “混賬!”

  天雄大怒,戰體熊熊燃燒,血脈橫空顯化,天威浩蕩,硬生生震退了蘇長青。

  “唰!”

  他橫渡而來,并非去絕殺鈞天,而是沖向了天翔面前,不想讓他腦海中的守護印記復活,否則必將鬧得滿城風雨!

  事實上,原本他以為這件事短時間就可以解決,但沒想到蘇長青的戰力如此強大,更沒想到鈞天掌握無上重寶。

  鈞天立在流血的戰場上,灰發亂舞,瞳孔無比的懾人,執掌四圣印,渾身充滿了讓人顫栗的兇威。

  此時此刻,天翔的頭顱中,沖出來一重極致恐怖的波動,浩瀚的如同星空崩塌,偌大的戰場都在發抖,更震碎了遮掩防區的異寶。

  “完了,完了……”

  白雨辰渾身直冒冷汗,跌跌撞撞的跑了,要去通知老父,尋找補救措施。

  “發生了什么?”

  浩瀚的雄關陡然間安靜下來,關外突然間就誕生毀天滅地的波動,城墻上的士兵都在毛骨悚然,因為蒼穹全面黑暗下來。

  天雄本想去阻止,但是無法接近,只能眼睜睜看著天老的印記從沉睡中醒來,他簡直取代了蒼穹,奪取了世間的一切光明,成為了上蒼。

  “是天老!”

  蘇長青臉色驚變,天翔有底蘊他清楚,本以為能借助無上重寶磨滅掉,但沒想到是天老的印記在極致爆發。

  “你已經把事情徹底鬧大了。”蘇長青有些頭大。

  “不是我要鬧大,這件事本來就很大,這狗東西老老實實給我十滴圣源液不就行了,偏偏要自己求死?”

  鈞天寒聲道:“連秘密文書都能偽造,光明正大來奪我資源,這種事情如同傳出去,天下人如何看待軍需處,如何看待天族?!”

  “好強的道行,我覺得比青元還要可怕!”

  緊接著鈞天洞悉到那一道印記潛藏的底蘊,走出的古老身影擠滿蒼宇,如道府,如巨頭,如蒼宇!

  “天老是舉世最強的巨頭之一,這是公認的!”

  蘇長青這樣回應,雖然僅僅只是一道印記,但卻充滿了至高無上的威嚴,似乎取代了上蒼,成為了封王者。

  當然鈞天感受過血龍王的氣息,天老絕對不是封王者。

  此時此刻,雄關各方都被驚住了,特別是楊逍的臉色驚變,這不是他的防區嗎?

  “是誰要殺我子嗣,不講情面?”

  天老冷漠的話語徹響關外戰場,冷眸掃向了鈞天,洞悉到他腳下的殘尸爛肉,以及流血的隱龍甲。

  鈞天果斷收走隱龍甲,同時重組四圣印,抵在前方,抗衡禍端。

  “轟!”

  天老探出了虛幻的大手,壓的四圣印猛烈轟鳴,無上重寶險些被震飛。

  蘇長青頭皮發麻,天老果真離譜,無上重寶都扛不住,這畢竟僅僅是一道印記,一旦本體降臨難以想象有多強。

  “爺爺殺了他!”

  天翔嘶吼,他是徹底的失敗者,但更想看到鈞天慘死。

  “天老手下留情!”

  楊逍第一個趕到關外,得見天老印記頓感大事不妙,但憑借他的力量改變不了什么,虛幻的大手已經遮蔽了四圣印。

  “讓我來!”

  轟然之間,這片防區翻騰出的風暴更為洶涌了,沉睡的武癡覺醒,睜開了天目,射出萬丈金芒,氣沖斗牛。

  “吼……”

  武癡仰頭咆哮,沉睡的底蘊全面盤活,與遠古龍巢合為一體,像是年少的真龍王爬出來巢穴!

  “好像是大道圣寶的波動?”

  雄關全面轟動了,龍巢巍峨浩大,吐納之間龍氣億萬縷,抵住了天老壓來的恢弘大手。

  “遠古龍巢,是武癡!”

  景珠驚醒,得見關外畫面大驚失色,遠古龍巢真的是真龍王的兵器,真龍棍與龍巢合二為一,現在它比麒麟鼎還要強盛。

  如果武癡站在洞天之主領域,龍巢絕對可以媲美大道圣寶,即使現在也足夠強盛,巨大的龍巢已經遮蔽了天老的印記,欲要將其磨滅掉!

  “發生了什么事,我看到了天老的法體,還有武癡竟然具備了此等戰力,未來還了得?”

  雄關全面沸騰,大批強者趕往關外戰場。

  楊逍滿頭的霧水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但是他看到了天翔僅剩下一顆人頭。

  天雄很難保持以往的沉穩與平靜,他都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天翔。

  事情徹底鬧大了,舉世矚目,軍部來了大批強者,他們都被武癡掌握的龍巢震住,看來雄關的未來又走出一位頂天立地的霸王。

  鈞天與蘇長青站在龍巢之內,如同立在巨龍的身軀中,能感受到無邊的威力。

  “轟!”

  忽然間,虛空崩出很深的大裂縫,一只更為可怕的大手壓來了,抵住了遠古龍巢,欲要將其攻破!

  鈞天臉色凝重,這個天老好生變態,龍巢都被他震動了,短暫不穩在亂顫!

  武癡雙目大睜,遠古龍巢吞吐無量寶輝,勾勒出真龍王的雄姿,頂天立地,恢弘巨大,像是重現了上古神威。

  武滄海差點落淚,老祖宗的法體完整顯化,更要在海量龍氣的貫穿中,全面走向復活!

  “真龍王?”

  蒼老的大手剎那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很快有腳步聲傳來。

  地平線盡頭浮現一位金袍老者,銀發如雪,如一位老仙翁,大袖飄飄,每一步都能跨越萬里之遙,由遠而近,來到霸刀軍團。

  “參見天老!”

  軍部大批強者,連同各大軍閥的強者紛紛走過去見禮。

  天族的強者羞愧難當,類似天老這等人物,尋常能不活動就不活動,否則滿身氣血蕩漾會加速壽元損耗。

  天老身軀高大,刻滿歲月滄桑的面孔上沒有情緒波動,但卻帶給世人難以抗衡的威壓,都有腳步聲炸響在內心深處。

  這片防區死寂沉沉的,所有的人都沒有出言,靜等天老裁決。

  天老認真看了看遠古龍巢,緊接著他抬起手打開天翔的精神識海,撲捉記憶。

  很快,天老洞悉了一切,什么都沒說,抬起手兩個耳光抽在天翔臉上,皮開肉綻,鮮血淋淋。

  尋常的天翔天不怕地不怕,但唯獨對天老無比畏懼,任由鮮血在臉上流淌,一聲都不吭。

  “天老,這是發生了什么事,何須如此震怒?”

  一位洞天之主走來,道:“孩子們就算是犯了事,帶回去教訓教訓不就得了。”

  武癡和蘇長青相互對視,看看這就是人和人的差距,鬧翻了天帶回去教訓教訓就行了。

  天老望向了鈞天,深邃的眼神如同宇宙滄海,覺得鈞天的這張臉似乎有問題,當然他更可以洞悉到鈞天的肉身潛質,如同一條龍象真龍。

  天老驚異,自然洞悉到生命起源波動,祖山一脈還沒有徹底寂滅嗎?

  鈞天已經借力穩住自身,以混元道符與四圣印加持面具防御,萬幸沒有被看破。

  “云天,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楊逍與黑風聯手走來,天翔的腦袋被斬掉了,肉身都粉碎了,簡直有些天方夜譚。

  “有人以絕密文書索要小龍王的尸骸,我沒有答應,但留下了文書,事后天族的強者封鎖這片防區,搶奪這張文書。”鈞天揚了揚手中潔白如雪的書文。

  “你說什么?封鎖關外防區?”

  黑風臉色難看,冰冷的目光掃視天雄他們,接著拿起文書觀望,很快發現問題。

  “這份文書是假的,絕密文書紙張都是以神玉筑成以防止腐朽,還有天老的印鑒是偽造的,其余印鑒倒是真的!”

  鈞天明白了,怪不得天雄他們不計后果出手,原來牽扯到軍部和軍需處的長老。

  來的強者全部頭大,軍需處的絕密文書都膽敢偽造,騙取資源,這要是按照罪責應該滿門抄斬!

  “都安靜!”

  天老淡淡的話語傳遍全場,眸子一直審視著鈞天,道:“天翔犯了法,應該懲戒,可誰給你的膽子膽敢斬掉他的頭顱,毀掉他的肉身!”

  “他要殺我,難道我還不能奮起反抗?”鈞天回應。

  “你反抗的太過頭了,我的孫兒也是你可以懲戒的?”

  天老冷漠問道,體內沖出莫大的神威,浩蕩在關外戰場。

  一時間天搖地晃,在場除了洞天之主可以站穩腳,通天境的強者都發抖,覺得道果被無上偉力壓制住,下一刻將要形神俱滅。

  當然,武癡他們立身在遠古龍巢中,安然無恙。

  “我為什么不能?”

  鈞天將巡察使令牌取出來,道:“這是戰功碑賜予我的權利,如果您老覺得我處置的不對,那么就請求戰功碑定奪吧!”

  “這是……特級巡察使令牌,你們的令牌什么時候升級的?”

  黑風愣了愣,很快發現武癡他們三個的身份令牌,都被升級了。

  顯而易見,遠古龍巢一戰,戰功碑雖然沒有看到具體戰斗畫面,但授予了他們最高特權,在戰場上生殺矛奪!

  這是至高的特權,能在戰場上處置要犯,當年武癡就仰仗這項特權,打死了幾個軍部大佬后代,埋下了禍端。

  “道兄息怒。”

  青元從天而降,淡淡道:“你我都大限將至,何須因為這種事發怒而折損壽元?”

  天老沉默了,他能怎么辦?他的孫子畢竟犯了死罪,如果他刻意庇護,必然會引發最激烈的民憤。

  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一個龍象膽敢對天族不敬,膽敢對他不敬!

  “青元前輩恐怕不清楚發生了什么,此子濫用職權,斬掉了天翔的頭顱,惹得天老震怒。”天雄開口。

  “到底是誰無法無天,秘密文書都敢偽造,還要封鎖戰場來殺我,難道我還不能奮起反抗?”鈞天怒喝:“雄關沒有法了嗎?”

  “你分明已經制衡了戰場,為何還要知法犯法?”天族一位強者寒聲道。

  “是他讓我砍的!”

  鈞天指著天翔道:“之前我們都說好了,你們拿出十滴圣源液這件事就算是了了,大家皆大歡喜,但是他不同意,非要讓我砍他,我不砍他我就是他養的,你說我能忍嗎?我肯定不能忍,所以我就砍了!”

  這里的強者全部面皮抽動,這都是些什么事!

  “你還敢強詞奪理!”一群天族強者恨不得撕爛鈞天的嘴。

  “什么叫做我強詞奪理,這種事放在你們身上,你能忍嗎?還是你們能忍,誰能誰站出來讓大家看看!”

  “你……”

  “都住嘴!”

  青元的語氣很冷,岔開了話題,道:“軍需處的長老何在?給老夫解釋解釋,上面的軍需處大印是什么情況?還有軍部的經手人是誰?全部站出來!”

  白雨辰知道這種事不可能輕易了了,看來他老子的官做到頭了,未來他覺得應該老實巴交的躲藏在雄關揮霍白長老積累的財富,避免被人砍死在街頭!

  白雨辰的父親強忍著恐懼走出來,道:“青元前輩息怒,是我兒子偷走了我的印鑒,老夫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

  “……”白雨辰。

  “……”眾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蓋世人王,蓋世人王最新章節,蓋世人王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