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美貌寵冠六宮 第 134 章

小說:我以美貌寵冠六宮 作者:起躍 更新時間:2021-11-19 17:51:05
  第一百三十四章

  自從星煙懷了龍嗣之后,所有人都在緊張。

  旁人懷個孕,最多一家人著急,而星煙懷孕,整個大明國都在替她急。皇帝后宮里的嬪妃一個不剩,江山社稷靠誰,不就是靠皇后一人嗎?

  臣子們從最開始的強烈反對,甚至逼宮,到如今的妥協,雖有些不情不愿,但大多都已經慢慢地接受了這個現實。

  他們的皇上沒有后宮,

  只有一位皇后。

  沒有后宮嬪妃,皇后獨獨一人,便少了很多事,沒人爭風吃醋,沒有上來找茬,星煙過的很悠閑。

  太閑了。

  閑的無聊。

  每日皇上在朝前忙乎的那陣,星煙更是閑的發慌。

  薛先生說娘娘要是閑著,就看些書,打發時間也好。

  星煙試過了,這招行不通,心靜不下來,她最勤奮的那段日子是因為皇上不在身邊,可如今皇上在,國泰民安,她沒有任何動力勉強自己努力下去。

  在一個家里,倘若有一位特別能干的人,那必定也會有一位特別懶惰的人。

  星煙就是那個被皇上越寵越懶惰的。

  懶得動,

  懷孕之后,懶惰的特別明顯。

  什么都不想動,卻又覺得無聊。

  起初還去正殿坐著等贏紹,閑下來的功夫,贏紹會給星煙講趣事,講的仍是過去的真人實事,星煙喜歡聽。

  也就只有這個時候,星煙才不覺得日子難熬。

  到了后期,星煙的狀態便恢復到了剛懷孕時一樣,肚子日漸增大,走路愈發吃力,腰酸腿軟,嗜睡,坐著想躺著,躺著就不想起來。

  嚴太醫說,娘娘要多走動。

  星煙不想動,贏紹便扶著她的胳膊,硬將她往外拖,拖到正殿門前,就在白玉臺階上來回的走。

  后來,太武殿守門的人都知道了,每日固定在那個時辰,皇上一定會陪著皇后在正殿門前散步。

  突然有一日沒來。

  都知道皇后恐怕是要生了。

  半夜里星煙就感覺到了肚子一陣一陣地疼,不頻繁,一個時辰痛一回,因懶得起來,便忍著。

  到了早上,天色還未開亮口,那股疼痛不僅越來越頻繁,疼的程度也明顯比夜里要強的多。

  星煙翻了身,換了一面側躺著,可還是疼。

  “怎么了?”贏紹就睡在她旁邊,她一翻身,贏紹就醒了。

  “疼。”

  星煙抓住他的手腕,那股疼痛正好竄上來,疼的她額頭冒冷汗。

  贏紹神色緊張,立馬坐了起來。

  “來人。”

  皇后要生了。

  正殿內瞬間亮起了燈火,

  驚動了所有人。

  到了后期的這幾日,嚴太醫早就囑咐過,皇后隨時都有可能發作。

  夜里沒人能睡的著,屋里的幾個丫頭也是日夜守著,穩婆早被接了過來,跟著住進了后殿,做好了隨叫隨到的準備。

  星煙又疼了一上午,越是到后面,越是疼的厲害,疼的那陣,星煙緊攥著贏紹的手,指甲蓋兒掐破了贏紹手背上的皮,星煙自己沒意識到,贏紹也沒感覺到。

  贏紹的心系在她身上。

  臉色緊繃,緊張地咬牙。

  過了午膳的時辰,穩婆就對皇上說,皇后估計快生了,讓皇上先出去候著。

  星煙也放開了他。

  男人不能見女人的血水,是規矩,更何況還是一代天子。

  但皇上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出去,等我。”

  星煙說話氣都快接不上來。

  她并不想讓他看到自己撕心裂肺的一面。

  穩婆叫不動他,

  只有星煙才能叫得動他。

  贏紹出去了,

  臉色冷的嚇人。

  屋里的房門一關,贏紹就堵在門口邊上守著。

  門口守著的人不只他一個,席允也在。

  這些年皇后無論走哪兒,席允就跟哪兒,八年,即便他最先的主子是贏紹,如今也已經習慣了星煙。

  屋內星煙的聲音,就似一把刀,聲音一出來,就狠狠地戳在贏紹的心口上,疼的他坐立不安,煩躁的很。

  席允從未見主子這般緊張過。

  席允突然就想起了一件事,不太確定自己有沒有告訴過主子。

  “娘娘每次遇難都會叫主子。”席允覺得娘娘叫的那聲哥哥,應該不是叫的庚景,更不是庚幕,而是主子。

  皇上當初對星煙說過一句話,“你這么擔心,以后只能孤罩著你,你只要叫孤一聲哥哥,孤就會去救你。”

  贏紹自己說過的話自己忘記了。

  因為他等不了她遇難的時候,而是在這之前,先保障了她的安全,是以,當年才將席允留在了她的身邊。

  贏紹忘記了,星煙沒忘。

  而在那七年里,席允聽星煙叫哥哥的次數叫的多了,也就分出了來了,她叫的到底是誰。

  贏紹血紅的眼睛瞪在席允的臉上,席允不敢看,避開了目光。

  果然是忘記告訴他了。

  “在侯府被蘇氏陷害,還有在逸清殿,被周貴妃陷害,娘娘都叫過皇上。”

  席允不敢看皇上的臉,但將該說的都說了。

  皇上在門口原本就呆不住,這一來更是呆不住。

  豎著耳朵去聽里面的聲音,聽里面的人有沒有在叫他,只要她叫一聲,他立馬就能沖進去。

  然而除了痛苦的聲音,贏紹什么都沒聽到。

  “她怎么叫朕的?”

  贏紹突然才想起來沒有問,她叫他什么。

  席允答,“哥哥。”

  贏紹眸色銳利地盯著席允,“幾年了?”

  席允心虛,吞咽了一下喉嚨,“七年多了。”

  贏紹走到席允面前,一雙眼睛鋒利如刀,就差在他臉上剜出一個窟窿來,若不是皇后還是那屋里面,他今日恐怕又會親自上手收拾人。

  “滾!”

  贏紹不想看到他。

  如此重要的事,他居然現在才報。

  席允很識時務,滾了。

  留了皇上一人站在門前,僵硬的站著,紋絲不動,仔細地去聽他的皇后,有沒有叫他哥哥。

  半晌,贏紹破門而入。

  雖然里面傳出來的聲音仍是痛苦的不成調,可他就是覺得自己聽到了她在叫他。

  叫他哥哥。

  他說聽到了就是聽到了。

  剛進去,就聽到了一聲嬰孩的哭啼,贏紹的腳步頓住,他聽過這世上無數種哭聲,有悲痛的,有感人的,但始終都撼動不了他的內心。

  而此時,嬰孩的聲音,卻擊中了他的心坎,贏紹心頭一熱,感覺到臉上有什么東西滾下,贏紹伸手去接,指頭上黏黏濕濕一片。

  “快,快準備,是雙胎。”

  突然穩婆驚喜的聲音傳來,屋內又是一陣忙。

  第二道嬰孩的哭啼聲接著傳了出來。

  穩婆抱著嬰孩一回頭就看到了呆立在身后的皇上,適才一忙,壓根兒不知道皇上是什么時候進來的。

  “恭喜陛下,是兩位皇子。”

  穩婆將那嬰孩的臉朝著皇上的方向,給他看了一眼。

  皺皺巴巴的,看不出來像誰。

  贏紹張嘴應了一聲,“嗯。”

  星煙就是發作的那陣子疼,生的時候倒沒費什么勁,星煙怕胖,后期忌了口,雖是雙胎,但兩孩子都不大。

  星煙沒有贏紹想的那么脆弱,生完后一身輕松的躺在床上。

  “煙兒辛苦了。”

  贏紹坐在她身邊,頓了半晌才伸手去握她的小手。

  但星煙還是感覺到了他的手在顫抖。

  “我沒事。”星煙笑了笑,寬慰他,“每個女人都會生孩子,皇上別擔心。”

  星煙理解那種感受,擔心一個人的感受,寧愿將對方所有的痛苦都轉移到自己身上,都替他受了。

  如今贏紹就是這么想的。

  贏紹將她的手送到了唇邊,一直捂著,沒有松開。

  “臣妾給皇上生了兩個孩子,皇上高不高興。”星煙逗他,想他放松點。

  贏紹點了頭。

  溫熱的一滴水珠落在星煙的手背上,星煙怔住,沒再動。

  “皇上去瞧瞧,咱們的兒子像誰。”

  贏紹這才松開了她的手。

  剛才他已經瞧見了一個,沒瞧出像誰,嬰孩太小,五官還未張開,看不出來長相。

  但贏紹覺得,應該像她。

  兒隨母相。

  穩婆將兩位皇子都放抱了過來,星煙看了一陣,也沒看出像誰,就連兩個孩子自身的長相都不太一樣。

  “不是說雙胎的孩子長的像嗎?怎么兩孩子不像?”

  贏紹沉默了一會說,“可能一個長的像你,一個長的像朕。”

  皇上的預言很準。

  一年后,孩子的長相,當真就是一個像爹一個像娘。

  在星煙順利誕下兩位皇子的第二日早朝,滿朝文武激悅,在朝拜完皇上之后,也不知是誰先說了一聲皇后萬福,眾臣子都跟風,一片皇后萬福又響遍了大殿內。

  先前還說生不出,

  如今一來就是倆。

  江山社稷不愁了。

  皇子一落地,皇上就封了大的那一個為太子,誰先落地,誰為大。

  有些東西也很奇妙,即便是先落地半柱香的時間不到,可老大就是老大,平時的行為總是比小的那一個要老成穩重。

  無疑,太子像皇上。

  二皇子像星煙。

  周歲那日,太后在福壽宮里,替兩小家伙舉辦了抓周宴。

  吃的玩的什么都有,太子一把就抓住了他爹的玉璽,回頭瞧見二皇子還是身后爬,小屁股往邊上挪了一下,隨手遞給了他一個金元寶。

  二皇子抱著金元寶就啃。

  這一番舉動引的一屋子人大笑。

  “太子是個心疼人的。”太后高興的很,人人都說隔代親,太后對兩位小皇子便是如此。

  規矩什么的,太后當初能嚴格要求皇上,如今對自己的皇孫,竟就狠不下心。

  皇上說一句重話,太后都不讓。

  “被嚇著了,還小。”

  每回太后都是如此護著倆小家伙。

  皇后生不出龍嗣的那一陣子,太后是真打算放棄,從未想過自己有朝一日,還能享受這番天倫之樂。

  如今兩個孩子,就是她心頭的蜜糖。

  星煙也喜歡跟著兩個小家伙黏在一起,別說一日,一小會兒不見,都想念的很。

  兩位皇子六七個月的時候,染了風寒,被奶娘抱出去隔開了診治,幾個晚上星煙都沒看到人,夜里輾轉反側,總是睡不踏實。

  終于忍不住了,半夜硬是拉著皇上起來,去了兩位小皇子的房里。

  星煙就蹲在兩個小家伙的旁邊,她看著他們,皇上看著她。

  以至于后來,皇上明顯感覺到了落差,當初對孩子的那份期盼越來越淡。

  孩子是有了,

  可他的皇后被搶了。

  最明顯的就是皇后將他的生辰忘記了。

  “下個月是什么日子?”贏紹問只顧著逗孩子的星煙。

  星煙回頭疑惑地說,“中秋不是這個月嗎?”

  贏紹扎心了。

  若不是禮部尚書來過問皇后,皇上壽辰該如何籌辦,星煙壓根兒就想不起來他的壽辰,贏紹看的很清楚,皇后在聽到禮部尚書說起他壽辰時,臉上出現的那道驚愕表情。

  事后,星煙將自己的疏忽和愧疚,都怪在了生完孩子,記性不好這事上。

  實則贏紹知道,

  她心里只有兒子,沒有他。

  皇上很早就想借著機會將倆孩子和星煙分開,而庚景的婚禮,正好是個好機會。

  星煙起初還生了將兩個孩子一同帶去的打算,結果被皇上及時地制止了。

  “不行,人多嘈雜,萬一有人生了歪心,在庚家,就能將咱們一鍋端。”皇上就是皇上,一句話唬的星煙再也沒了念頭。

  倆人難得清靜,單獨地呆在一起,在馬車上贏紹就對星煙下手了。

  兩人如何,周圍的人早就見怪不怪。

  妖后這名字畢竟不是空穴來風。

  生完孩子的星煙,身上更添了幾分女人的韻味,將那份妖媚嬌嬈,演繹到了極致,皇上沒能日日夜夜貪念在她的溫柔鄉里,已經算是清醒的了。

  從庚家回去之后,星煙就發現,兩位小皇子被抱出了后殿。

  “孩子大了,不宜留在母親身邊,你有朕就夠了。”

  皇上給了星煙一個解釋。

  星煙理解,可就是心里難受。

  皇上瞧見星煙滿臉的不開心,心里也不樂意,“孩子長大有他們自己的生活,能陪你終老的那個人,是朕,不是他們。”

  星煙聽出了他語氣里的不滿。

  在庚侯府蔣氏也勸了她,“別關顧想著孩子,別忘了皇上。”

  星煙覺得是母親多想了,皇上不會這么小氣,哪有爹同娃爭風吃醋的。

  如今才知皇上的心眼兒并沒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大。

  星煙慢慢地移到他身邊,小腿兒一蹬,便坐在了他腿上,眉梢的媚色一勾,人已經湊到了皇的耳邊,“那臣妾先好好疼疼皇上。”

  天雷勾地火,

  又是一場艱辛的耕耘。

  **

  皇后進宮一年多,皇上鏟除了魏家,皇后誕下了龍嗣,國泰民安,風調雨順。

  庚侯府庚景的婚宴,薛先生也去了。

  去了清暉園。

  薛先生跪在庚太傅的靈位前,替自己交了差。

  “徒兒答應師傅的事,徒兒都做到了,皇上已經成為了一不二的皇上,皇后很好,庚家也很好。”

  薛先生并沒有離開皇宮,她這輩子的使命,都是在皇宮里,她無處可去。

  皇上這一代穩了,

  還有下一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以美貌寵冠六宮,我以美貌寵冠六宮最新章節,我以美貌寵冠六宮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