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喃詩章 第六百九十七章 邊界入口

小說:呢喃詩章 作者:咸魚飛行家 更新時間:2022-03-01 06:56:39
  第二天,周三一大早。

  圣德蘭廣場的清晨是如此的閑適和愜意,居住在這里的鄰居們大多還沒有出門,而夏德、露維婭、多蘿茜和施耐德醫生,已經一起站在了圣德蘭廣場六號的門口,米婭則被夏德暫時寄放到了黎明教堂,教堂的修女們很喜歡這只貓。

  “昨晚的情況,剛才在馬車上我已經大概說明了。今天,希望大家一起幫我檢查一下房子,如果實在找不出問題,我就只能去城外找我的那位高環術士朋友幫忙了。”

  夏德掏出鑰匙,打開了房門,撿起從投遞口遞送進來的報紙,讓大家一起進來。

  朋友們都能看出夏德現在心情非常差,他真的非常珍惜自己的房子。

  “我們是分層搜索,還是一起行動?”

  大清早被喊來的施耐德醫生皺著眉頭詢問道,表情很嚴肅,他也知道這棟房子的傳聞。本以為夏德住下后沒問題了,沒想到還是頻繁出現惡靈。。

  “醫生,你的經驗豐富,你認為呢?”

  夏德反問道。

  “現在是否可以確定,疑似有問題的區域是哪里?”

  醫生繼續提問,四個人站在門廳里,分別看向一樓和通往樓上的樓梯口。

  “地下室沒有問題,這一點毋庸置疑。還有,惡靈應該不是從二樓跑出來的,我昨晚驚醒以后,看到的濃霧是從樓梯間涌來的。所以,有問題的區域, 應該是被我暫時閑置的一樓,以及三樓和閣樓。”

  他停頓了一下:

  “三樓的概率比較大, 前段時間幫助多蘿茜舉行儀式時, 我們遭遇了鏡鬼。鏡鬼更傾向于襲擊最近的目標, 它沒有先去找二樓的小米婭,而是去了閣樓, 說明那東西是三樓冒出來的可能性較大。”

  “那我們就分成兩隊搜索,我和露薏莎都是五環,我去樓上, 露薏莎留在樓下。”

  他又看了看夏德和已經晉升四環的女占卜家:

  “夏德,你跟著我。安娜特,你跟著露薏莎。”

  “好的。”

  于是夏德將手中的報紙放在門廳鞋柜,然后拿著劍,跟著醫生沿著樓梯向上走。樓下的多蘿茜丟出兩張羊皮紙卷, 隨著羊皮紙的燃燒, 捧著紡錘的公主和挎著籃子的火柴女一起出現了。

  兩位被召喚出的童話人物走在前面, 多蘿茜想要招呼露維婭跟上去, 卻看到身后的女占卜家拋了一枚硬幣, 然后微微皺眉看向身后的鞋柜。更準確的是,看向鞋柜上被夏德放下的報紙。

  她們都是一大早被夏德叫來的,誰也沒有看今天的新聞:

  “多蘿茜, 稍等一下,我想要看一眼報紙。”

  醫生選擇讓夏德跟隨他,也有一旦發生狀況, 他可以毫無顧忌的使用惡魔力量的意思。但圣德蘭廣場的三樓一切都很平靜,一號房里陳列著露維婭的占星設備, 以及掛在墻上的密密麻麻星圖。二號房完全空著, 因為女仆們每周都來打掃,因此連灰塵都幾乎找不到。

  走廊和上方的閣樓,也是一切正常。醫生甚至仔細檢查了多蘿茜上次舉行晉升儀式后,懶得拿走的那兩瓶高壓蒸汽滅火器, 但仍然沒有發現異常。

  “露維婭幾乎每晚都在三樓占星, 從來沒有遇到過惡靈,難道,有問題的真的是樓下?或者,鏡鬼和昨晚的膿包惡靈, 不是一個地方跑出來的?”

  夏德說出了自己的疑惑,然后和醫生一起喚出命環, 以環術士靈敏的感官去探知三樓空間,結果依然是一切正常。

  因為要多檢查一個閣樓,所以他們回到二樓的時候,姑娘們已經回到一號房了。

  多蘿茜正在廚房準備熱茶,露維婭則拿著夏德剛才放在鞋柜上的報紙,似乎是發現了有趣的新聞。

  當然,她們也沒有在一樓發現異常。而當四個人都在客廳沙發上落座以后,露維婭才將報紙放在茶幾上,指向二版邊緣的小方塊。

  這份報紙是《泰拉瑞爾河報》,和目前只在王國中西部地區和卡森里克小部分區域銷售的《蒸汽鳥日報》不同,前者是整個德拉瑞昂王國都能買到的報紙。

  根據夏德的了解,這份報紙的頭版和二版,應該都是成篇的大新聞。而出現小方塊新聞,只可能是在昨晚報紙排版結束后,又出現了突發新聞。

  “昨天午夜,米德希爾堡市西部的西卡爾山地區,再次發生了大地震,而且這次地震的強度比上一次更強。”

  露維婭復述了那篇短新聞,施耐德醫生第一個反應了過來:

  “我記得夏德說過,他家里上次出現鏡鬼時,西卡爾山地區也發生了地震?”

  “是的,是在同一夜。只不過上一次的地震是在傍晚,我家出現鏡鬼,是晚上十點以后。”

  夏德點點頭,當晚正好在為多蘿茜舉行儀式,所以他和金發姑娘都記得非常清楚。谷螉

  “這兩件事有聯系?西卡爾山地震,夏德家里就出現惡靈。但兩地相隔這么遠, 這會有什么關系?”

  露維婭欲言又止,她看了一眼夏德, 心中已經知道了答案。而作為這里主人的夏德,自然也想到了答案, 只是這個答案有些太可怕了。

  夏德猶豫了一下:

  “我在教會有環術士朋友。你們還記得米德希爾堡市的生死狹間嗎?西卡爾山地區的地震,其實是因為狹間的不穩定造成的。而我的朋友說過, 作為物質世界最大的生死邊界,而且是瀕臨死亡爆發的不穩定邊界,那里的每一次震動,都會同步導致整個世界所有的生與死的邊界之地變化(649)。”

  施耐德醫生眉頭上的皺紋更深了,他一下抬頭看向三樓,輕聲說道:

  “偵探,如果我沒有記錯,百年前這棟房子里死去的房主之中,就有人曾經是進入三樓后,忽然就失去了蹤跡......就如同在米德希爾堡失蹤的奧古斯教士那樣。”

  “是的。”

  夏德點點頭。

  多蘿茜也明白了過來:

  “米德希爾堡的地震會造成整個物質世界生死邊界的異常,而那邊的地震會讓夏德家出現惡靈。而且,曾經的屋主中也有人遭遇了奧古斯教士在米堡遭遇的不幸......”

  她看向夏德:

  “所以,圣德蘭廣場六號的三樓,有一個生死邊界的入口!?”

  這個世界不存在所謂的冥界,這是可以確定的事情,而死亡本身只是一種概念。包括夏德曾見到的那片水域在內,都只能算是概念的延伸。生與死本不存在所謂邊界,但由于至今不明白的原因,物質世界在過往的紀元,出現了大大小小無法計算數量的,生與死的邊界。

  那里不是生者的世界,也不是死者應該去的地方,因此按照導光隱修會的老守塔人艾德蒙德先生的說法,生死邊界是一種世界的錯誤。

  其中,米德希爾堡下方的那一個是最大的生死邊界,又因為變為了遺物,因此被稱為【生死狹間】。包含三個通道在內,評級為遺物的最高等級0級。

  而物質世界其他的生與死的邊界,雖然危害遠不及米德希爾堡的那一個,但顯然誰也不愿意那種地方與自己家重疊。

  “范圍應該不是整個圣德蘭廣場六號。”

  醫生反應最快,指向隔壁的二號房:

  “偵探買來的【旅行者的旅行門】,在空間異常地帶使用是會出問題的。既然擺在二樓的遺物沒有任何失控的跡象,那么與這棟房子平行的生死邊界的范圍,應該僅僅局限在三樓,而且范圍極小,百年也不一定出一次問題。最近,只是因為【生死狹間】的震動,才會頻繁的釋放惡靈。”

  醫生的這種猜測,也得到了其他人的支持。而露維婭也承認,她在三樓占星的大半個月的時間,多次用占卜的手段來輔助測繪星圖,但占卜從來沒有受到過異常影響。

  “我經常留米婭在家里,它最近除了去隔壁二號房撓墻以外,也喜歡到三樓散步,但這只貓看起來從來沒有遇到過可怕的事情。”

  夏德也說道,摸了一下自己的貓,感覺非常后怕。他完全不敢想象,當生死狹間再次震動,引發自家又冒出新的惡靈時,如果只有這只貓在家,那么會發生多么可怕和殘忍的事情。

  “這下就難辦了,夏德也和我們說過,生死邊界只能封印,不可能完全解決。所以,這棟房子的三樓,以后就要完全封閉了?”

  金發女作家也說道,十分擔憂的看向夏德:

  “沒想到除了你提到的地下室,三樓居然也有問題,說不定,其他樓層……圣德蘭廣場六號,不愧是傳聞中的兇宅。夏德,實在不行,就搬家吧。再去城里買一棟房子,或者先租一間公寓用來過渡怎么樣?我知道羽毛筆大街上還有不錯的房源,我和那邊的房東太太很熟。”

  “不,這里是我家,我是絕對不會放棄圣德蘭廣場六號的!”

  外鄉人對房子的問題非常執著,他也相信自己能夠解決這個問題:

  “今年夏季的神降,都沒能嚇得我逃離托貝斯克,難道幾只鬼魂,就能讓我放棄自己的家嗎?”

  “喵~”

  蹲在夏德身邊的小米婭輕聲叫了一下,不知道是想要表達什么意思。

  “就知道你會這樣說,那么你想怎么辦?”

  露維婭問道,醫生則看了一眼夏德放在茶幾上的長劍:

  “總不能把這把珍貴的遺物,掛在三樓走廊里,當作永久的預警器吧?”

  “當然不會,我在米德希爾堡認識了很厲害的朋友,實在不行,我去問問她,是否可以通過隔壁的門,來一趟我這里,她的眼睛能夠捕捉邊界的痕跡。不過這樣的話,就需要我將【旅行者的旅行門】,先運送到米德希爾堡了。”

  夏德說的是【靈修教團】的黛芙琳修女,教團對狹間的了解很深入,甚至幫助夏德救回了奧古斯教士。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呢喃詩章,呢喃詩章最新章節,呢喃詩章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