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喃詩章 第七百零五章 再遇的“美人魚”

小說:呢喃詩章 作者:咸魚飛行家 更新時間:2022-03-05 06:53:07
  大概是因為黛芙琳修女已經提前解決了這一側走廊旳所有敵人,因此雖然燃燒的走廊對夏德的行走造成了一些阻礙,但繼續走下去,夏德沒有再遇到敵人。

  酒窖在地下室里,而通往地下室的那扇門是鎖著的狀態。黑色的鐵門上,刻著巨獸食人以及人類分食巨獸的畫面的奇妙畫面。

  當夏德伸手想要用【門之鑰】開門的時候,那扇門上的圖案居然扭動起來,并變作了一張碩大的人面:

  “把你的暴食全部給我,我就讓你過去。”

  嗡鳴聲隨著鐵門的震顫,構成了并不清晰的聲音。

  “全部的暴食?不,這可不行。”

  夏德搖頭,伸手就要接觸那扇門,但一股巨大的力量,卻將他直接推向了后面。

  “不給我罪孽,你就別想過去。”

  那面孔變得猙獰起來。

  “全部的暴食太多了,換個條件。”

  “美食,讓我滿意的美食也可以。”

  夏德想了想,將手伸進口袋里,摸出一只酒瓶的小掛墜。將掛墜還原以后,里面是用【血酒釀造】的咒術制作的果酒。

  “酒水行不行?”

  他晃了一下手中的容器,猙獰的人面張開了嘴,但空洞的大嘴內不是通往地下室的階梯,而是無法窺見面貌的黑暗。

  精通空間力量的夏德能夠感受到,這后面是另一處空間。

  于是將手中的酒瓶丟了進去,那道裂縫也隨之合攏,門上丑陋扭曲的人面長長的感嘆了一聲:

  “哦,這可真不錯,很有品味的果酒。”

  鐵門內傳來了彈簧、活塞和齒輪運作的聲響,隨著那扇門的門縫向外噴出蒸汽,門被打開了。夏德也是因此才看到,這扇門的厚度大概是三塊紅磚壘起來的程度。

  “你過去吧。”

  門上的臉哼哼道,猙獰的面孔舒緩了下來,甚至還有些可愛:

  “不過,酒窖里現在有主人的客人,你最好小心一點。”

  “謝謝。”

  夏德輕聲說道,邁步進入了地下室。

  整棟罪公館現在都已經實現了蒸汽化和煤氣化, 因此雖然光亮不是很強, 但地下酒窖的墻壁上的確有煤氣燈。

  這里的酒窖和阿芙羅拉大宅地下的酒窖很相似, 只不過分為了上下兩層。上層用酒桶存放酒水,每個酒桶上還有水龍頭,可以隨時取用, 確認紅酒發酵的狀態。下層則是一排排的貨架,貨架上陳列著一看就知道很昂貴的酒瓶。

  兩層大致都是長方形, 在上層的中央有著天井, 可以趴在圍欄上看到下層的模樣。而兩層之間, 用四個邊角的銅色升降梯連接。這里的升降梯非常的不蒸汽科學,因為即使沒看到小型化的蒸汽機, 依然可以靠著踩踏升降梯中央的按鈕來實現升降梯的起落。

  酒香撲鼻,吸一口仿佛就能喝醉,而且越發的刺激【暴食】的欲望。肚子里發出咕咕的聲響, 但夏德記得自己早晨吃的很飽:

  “一會兒出去找黛芙琳修女談事情, 可以請她吃飯......上次教士請客的芒頓格斯餐館就不錯, 奴知道修女是否能欣賞我‘釀造’的果酒。”

  心中想著亂七八糟的事情, 夏德從門口的樓梯走下來正式進入酒窖。

  但他首先注意到的不是那些酒桶,而是一眼就看到了天井上方的天花板上, 有著藍色的光暈在不斷的晃動。

  “嗯?”

  隨后便聽到了從天井下方的酒窖下層傳來的咕咕的水聲,這才意識到,天花板上的光暈是下層水池的水紋。

  不過看那些光暈的面積, 下層的水池居然有著整個天井那么大。而且,要形成這樣的光暈, 必須要保證水底也有光源。

  “【罪公館】居然在酒窖里建游泳池嗎?難道是紅酒倒在了池子里?這算是什么罪孽......浪費糧食嗎?”

  雖然很好奇,但夏德沒有靠近上層的柵欄, 去觀察下層的水池里到底有什么,他擔心看到不該看的東西。

  轉頭去找東南方的升降梯, 剛才的交易員只是說出了暗道的大致位置,具體要怎么走還是要夏德自己去找。

  【外鄉人,你感受到了“低語”。】

  “我知道,我現在就在遺物內部,這里處處都有低語要素。”

  夏德在心中回答道,點亮指尖的月光照亮周圍,并好奇酒桶旁放著的鐵簽是做什么用的。

  然后, 他便聽到了“她”的溫柔笑聲:

  【不,這是指,你感受到了更強大的低語要素。】

  “比【罪公館】本身更強大?”

  微微皺眉看向四周。

  【是的,而且這種特征的低語要素, 你曾經碰到過。這可以算是,你的故人。】

  “故人”這個單詞,一下讓夏德想到了出發前露維婭的占卜。

  【是的,她的占卜很準確。】

  “等等,我原本以為所謂‘故人’是指格蕾斯和海倫,難道我猜錯了,故人其實是......”

  下層傳來了揚水的聲音,似乎是有人正在水池中游泳。

  夏德微微張嘴,動作異常遲緩的轉向天井的方向。

  他的瞳孔微縮,看到了倒影在天井上方天花板上的光暈越發的紊亂了。

  藍色波光中,一個影子逐漸的變大,逐漸的清晰。隨著那充滿誘惑力的笑聲從下層傳來,夏德仿佛感覺自己的血都被點燃了。

  那影子根本不是人的形狀,混沌而又無序的光影中,赫然能夠看到一條人身魚尾的美人魚。

  他聽到了笑聲,但不是耳邊那熟悉的笑聲, 而是從下層水池傳來的笑聲。那笑聲像是清脆的風鈴聲響般沁人心脾, 又像是酷暑時飲下的冷飲讓人心中為之一振。甚至,連罪公館讓夏德產生的劇烈頭疼感都因此而緩解了不少。

  但這非但沒有讓夏德高興, 反而讓他的手臂上立刻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因為嗅到酒香而被放大的【暴食】的確被壓了下去,但另一種極端的情緒卻涌了上來。

  他意識到所謂“故人”是誰了,這笑聲他終生難忘。

  沙啞的聲音從天井下方傳來,雖然“它”和夏德沒有直接對視,但夏德能夠感覺到,對方正隔著一層地面看著自己:

  “瞧,我就說,我們一定會再次相遇的。”

  下意識的后退,但又意識到后退也不可能逃走。他大口呼吸著,壓抑劇烈的心跳,平復身體的躁動。然后慢慢的走到了天井邊緣,在柵欄邊向著下方方形水池眺望。

  那雙漂亮的、充滿了誘惑的紫色眼睛,像是露維婭一樣的眼睛,剛好和夏德對視。

  咕咕的水聲似乎顯示著這是一眼活水,而莫名的光亮,又讓水下的部分完全不可見。夏德能夠看到的,只是在水池中抬頭向上看的一顆女人的頭顱。很難用具體的詞藻來描繪女人的長相,因為就算是夏德所見的最美貌的魔女,也遠比不過這張臉的樣貌。

  “不可名狀”通常指那些超脫人類描繪范圍的奇異景象,而這張臉已經因為過度的美貌,而達到了“不可名狀”的級別。他完全相信,就算世間萬物的審美觀再怎么不同,也不會有任何生靈,會在看到這張臉的第一刻不為之著迷。

  它在水池中揚起了頭,那顆足以讓最堅定的苦修者沉迷的臉望著上方的夏德,白皙的手臂從水池下方伸出來,向他發出了邀請:

  “有趣的靈魂,請近前來。

  “【欲望】......”

  水池中的,正是夏德在冷水港的阿芙羅拉大宅下方遇到的0級遺物【欲望】。時隔兩個月,在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夏德再次與其相遇:

  “米德希爾堡能不能再離譜一點......”

  他站在上方看著那張臉,聽著沙啞的聲音發出的邀請。即使經歷了如此多的事情,當再次看到她,夏德心中升騰而起的原始欲望依然接近失控。與【欲望】對比,【罪公館】喚起的負面情緒根本不值一提。

  暗道就在下層,夏德就算是想要逃避也無法逃避。更何況,夏德絲毫不懷疑對方有著瞬間抹平整個罪公館的力量。要知道,整個生死狹間再加上三個死亡通道,才能被完整的評級為0級。

  隨著嘩啦啦的水聲,她在歌唱,用第五紀的語言,用她那沙啞的聲音,唱誦著關于遠征的軍士與守候的少女之間的愛情故事:

  “我所愛的人啊,

  當我站在長滿迷迭香的路口,

  請不要將我忘記......”

  這是在呼喚夏德下去。

  深吸一口氣調整變得急促的呼吸,夏德通過墻邊的升降梯,從酒窖上層來到了下層,并穿過密集的儲酒貨架,來到了貨架中央的空地。空地上方是天井,空地中是那塊方形的泳池。

  水池中有著超越人類想象力美貌的女人頭顱,她唱誦著那段小詩的最后一節,從水池中央“游”到了水池邊。就和上次一樣,頭顱露出水面,但卻看不到光潔肩膀。隨后,右側伸出白皙的手臂,牛奶般的膚色以及細膩的膚質,甚至讓夏德產生了想要沖上去咬一口的沖動。

  “你,就這么怕我嗎?”

  她笑著問向站在距離水池邊足有十米距離的夏德,外鄉人搖搖頭:

  “是你的魅力太大了。”

  漂亮的臉上露出了笑意,聲音是如此的動聽:

  “瞧,當小男孩變成了真正的男人,連說話也變得好聽了。真不知道是哪位姑娘,有這樣的幸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呢喃詩章,呢喃詩章最新章節,呢喃詩章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