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巨大的爆炸聲,突然間,在不遠處的跨江大橋之上轟然傳出,緊接著,一個橘紅色的火球,帶著光和熱瞬間迸發了出來。

  鄭賢唰的一聲,起身朝著跨江大橋上那邊看去。

  洛克和格溫還有辛迪和卡恩,此時此刻,也是起身,朝著跨江大橋上那邊去了。

  炸了!

  而且……

  “格溫。”

  “嗯?”

  “這爆炸的公交車,是不是就是我們……剛剛想要乘坐的?”

  “……好像是!”

  “……”

  洛克眼皮子抽動不已。

  MMP!

  他想要吐槽一些什么。

  但……

  話到嘴邊,愣是什么吐槽都沒有辦法發出來。。

  最重要的是。

  鄭賢在聽到格溫和辛迪的對話之后,也是似乎想到了什么,靈機一動,目光,直接落在了洛克的身上了。

  洛克感受著鄭賢那逐漸朝著希爾女士猜想滑過去的目光,覺得似乎要做一些什么,干笑了一聲,看去鄭賢說道:“鄭先生,如果我說,這是個巧合,你信嗎?”

  我……

  鄭賢看著洛克那清澈且真摯的目光,內心做著深呼吸,心中的天平,開始,左右橫跳了起來。

  不是巧合?

  怎么可能?

  畢竟,洛克所搭乘的雖然也是四十五路公交車,但,馬路上跑的,又不可能是同一個四十五路公交車來著,而且,爆炸發生的時候,人,就在他面前做著,而且,過去的一個多小時,洛克去了什么地方, 他們都是知道的。

  但……

  巧合?

  不太可能啊, 畢竟, 嘉林市的治安可是相當不錯的,而且,可是已經創下了, 連續一千三百六十五天沒有重大安全事故的記錄了。

  結果呢?

  洛克剛到,而且, 在來這里的時候, 也是乘坐四十五路公交車的, 后腳,四十五路公交車就直接爆炸了?

  如果說這是巧合, 這也太過于巧合了吧。

  此時此刻。

  不知道為什么,鄭賢局長,突然間, 明白了, 為什么, 他所認識的瑪麗亞·希爾, 那么一個理性講究證據的探員會在洛克這件事情上,下達了唯心主義的判斷。

  洛克, 是一個行走的,吸引災難的,發生器!

  不過……

  這很荒謬!

  這里是東國, 是講科學的。

  鄭賢局長幾乎是三下五除二的就將腦海中剛剛浮現出來的那個不講科學的念頭給揮散了,隨后走起了正常的流程, 和洛克說道:“抱歉!”

  說著。

  鄭賢局長便是起身,和一名探員交代了一下, 讓其護送洛克等人回酒店,之后, 便是帶著剩下來的兩名探員,連忙朝著爆炸發生現場跑去了。

  發生這種事情,而且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毫無疑問,辛迪和格溫等人也沒有繼續閑聊的興趣了。

  很快。

  回到酒店之后,打開電視機,電視頻道上, 都是開始播放剛剛,發生的重大安全事故的新聞了。

  洛克從套房自帶的酒柜之中翻找了一下,然后,悄咪咪的取出了自己的雷霆波本, 然后再從酒柜里面拿了出來,給自己倒了一杯,算是壓壓驚。

  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的格溫,則是對著洛克,側目連連。

  洛克一臉無奈:“這和我真的沒有任何關系。”

  格溫搖頭道:“我知道,和我們沒有關系,但,如果希爾女士在的話,肯定不會這么想的,而且,這位鄭賢局長和希爾女士是好朋友,你覺得,他會怎么想呢?”

  洛克翻了一個白眼:“誰知道呢。”

  MMP!

  為了繼續留在聯邦,擔心坐實自己災難吸引器的名頭,我可是都跑到這號稱禁區的東國來了。

  咋地?

  黑鍋就無視禁區,如影隨形的嗎?

  洛克覺得自己很冤。

  而且,在聽了格溫的這句話之后,更是有一種,從聯邦糾纏著不放的一口黑鍋,跨洋過海,哐當一聲,追著自己,愣是將自己給扣在了自己腦袋上的感覺。

  格溫想了想:“要不,下午,就別出去了?”

  洛克回神:“什么?”

  格溫聳肩道:“還是,別去那什么噴泉莊園了吧,萬一……”

  洛克揚眉,看去格溫,無語道:“親愛的,不會連你,也相信了吧。”

  格溫張了張嘴。

  好吧。

  在聯邦的時候,坦白來講,格溫,的確是不信的,認為這是巧合,畢竟,她可是好好的呢,一點事情都沒有呢。

  但……

  剛來東國,就發生這樣的事情,而且,還是他們之前所乘坐過的四十五路公交車?

  這……

  這就很微妙了啊。

  洛克見狀,放下酒杯:“去,必須去,這和我沒有半毛錢關系來著。”

  這要是不去了,那就不說明他自己都心虛了嗎?

  憑什么?

  我就過來旅游一下的,公交車爆了就爆了唄,又不是他制造出來的,和他有半毛錢的關系。

  MMP!

  不行,這黑鍋不能背,這要是背了,那還有四天的旅游行程,豈不是,徹徹底底的泡湯了嗎?

  以洛克對東國的理解,毫無疑問,一旦鄭賢局長也接受了希爾女士的猜想之后,那么,她們一定會在第一時間被禮送出境的。

  想都不用想的。

  洛克可不想,在他第二次踏足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土地,然后,留下了『災難發生器』的稱號,灰溜溜的離開這里,甚至,在離開之后,指不定,他還會被悄咪咪的放入拒絕入境的黑名單之中。

  所以……

  “該死的,我倒要看看,這是怎么一回事情。”

  洛克眉毛一挑,朝著沙發上的格溫說道:“我上個廁所,然后,休息一下,下去就去避暑山莊,必須去,我要為我正名!”

  格溫張了張嘴,看著表面怒氣沖沖,內心充滿無奈,走進了衛生間,嘭的一聲,關門的洛克,眨了眨眼睛,然后,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嗡!”

  洛克在進入衛生間之后,直接就是留下個一個分身,一個邁步,直接走進了取代地獄,接管地球死亡的冥府當中了。

  此時此刻的冥府,很是熱鬧!

  那寬敞的冥河之中,布滿了無數沉溺在冥河之中的惡魔的哀嚎,一只又一只趁著冥界與地獄相互融合的時候,而出逃被抓來的惡魔們,被女巫反手一挑丟進了冥河之中。

  與此同時。

  冥府的十幾個死亡通道,不能說每時每刻都有新鮮的死亡靈魂進來吧,但也可以說,幾乎,沒有停過一分鐘的。

  “主宰。”

  正在主持著冥府工作的,有些焦頭爛額的潔麗·普羅特克女士在察覺到洛克過來之后,連忙趕了過去,問候了一聲,然后說道:“主宰今天怎么有空過來?”

  洛克說道:“找人。”

  普羅特克女士微微一愣。

  洛克那邊則是似乎已經找到了自己想要找的目標了,直接邁出腳步,下一秒,便是已經抵達了冥獄第一層了。

  入眼。

  一望無盡的大廳之中,密密麻麻的黑色單間充斥著整個大廳。

  一個又一個新鮮的死亡靈魂,在冥獄的牽引下,進入到這遍布整個大廳,一望無盡的黑色小單間之中,他們將在這個單間之中。

  是的。

  這些非正常死亡的靈魂,會在這個小單間之中,一遍又一遍,一次又一次的回溯著自己死亡前所發生的畫面。

  想要結束,也很簡單。

  第一,他們自己在這無限的死亡輪回當中,找到根源,消除自己的怨念,如果這樣的話,他們就會自行打破這樣的死亡輪回,然后離開冥獄,進行靈魂的中轉站。

  要么就是在自己的死亡輪回之中,加重加大自己的怨念,吸收著四周別的死亡靈魂消除的怨念,加以結合,化身成為惡魔。

  這也是惡魔,沒有正能量情緒的原因所在。

  或者……

  經由冥府直接進行審判,直接將這死亡的靈魂變成惡魔,或者,直接將這只靈魂帶走,不過,這種情況很少發生。

  因為,冥府沒有這個義務來給一個素不相識的靈魂這么做的。

  而且,冥府絲毫不擔心,這里的小單間不夠用,因為,這個大廳,看上去無窮無盡,實際上,他也的的確確是無窮無盡的。

  絲毫不用擔心,每時每刻進來的靈魂太多了,而導致單間不夠用的情況存在。

  “主宰?”

  潔麗·普羅特克也是跟著洛克一起過來了,隨即,看著面前的一個死亡輪回單間上的名字,看去洛克:“主宰……認識這個人?”

  “不!”

  洛克搖頭,將目光從房間上所寫的人名『李詩倩』上收回,嘆了一口氣,朝著普羅特克,說起了,剛剛發生的事情。

  說完。

  洛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我就想去旅游一下,放松一下,結果,這么大的一口黑鍋來了,我倒要看看,誰特么這么干的。”

  他如今已經接手地球的死亡了。

  從這一刻起,他可以正大光明的和招惹自己的人來上一句,死亡,對你們而言,不是解脫,而是,承受我憤怒的開始!

  “這里……”

  洛克沿著『李詩倩』的房間看去,感受著信息,挑了挑眉:“只有十個人?”

  話說……

  公交車上,不應該就這么一點人啊。

  東國的公交車,哪一輛,不是人滿為患的,而且,洛克也是坐過四十五路公交車的,他們做的那一趟班車,少說,也有五十多號人的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某美漫的超級玩家,某美漫的超級玩家最新章節,某美漫的超級玩家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