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確的來說,像李詩情這種體質有些特殊的人兒,在東國,是不少的。

  大部分都居住在邊境地區。

  這樣有別于普通人的體質族群,是在五年前的一次人口普查當中發現的,在一發現與確定了之后,就制定了不聲張的政策。

  東國以派遣基層醫護和電器下鄉等活動,摸清楚了一些狀況。

  這些人,自稱異人,而且,人如族名,是一種,都具備各種特殊能力的人群,是一個,在以往,不曾被發現的少數族群。

  這是一個令人激動的消息來著。

  不過,在一些探員的接觸當中,似乎,摸清楚了,這個異人族群,是因為受到了什么創傷,導致他們對外人極其的不信任,為了避免刺激到他們,所以,東國,并沒有直接與這個居住在邊境地區的異人族進行接觸。。

  而李詩情,就是神矛局,找到,并且能夠完成接觸,對他們也不排斥的異人。

  萬事開頭難。

  但對于神矛局而言,如果李詩情接觸了,那么,剩下來的異人族,就可以有機會接觸,對那個排外的族群表示,如今的東國不存在什么壓迫與迫害。

  所以,神矛局在接觸李詩情這件事情上,也是相當的按照流程走的。

  但……

  流程剛剛走完,還沒怎么樣呢, 這就直接爆炸了?

  好家伙。

  鄭賢開始嚴重懷疑, 這起爆炸案, 就是那個異人族群,為了鏟除李詩情所制造出來的了。

  因為,在那個異人的族群當中, 可是有說過,如果背叛了他們這個族群的話, 是會招來什么樣的后果呢?

  也許, 這是異人族, 為了防止,在他們眼中叛徒的李詩情泄露他們族群的秘密, 所以,做的殺人滅口的?

  鄭賢心中如是想著,而且, 覺得, 這個可能性, 是遠遠大于希爾女士率先給他灌輸的思想的。

  這案子, 怎么可能是因為洛克而引發的呢?

  什么行走的災難吸引體質?

  不存在的。

  偉大的唯物主義者,是無所畏懼的, 是不懼怕任何一切牛鬼蛇神的,辦案,講究的是證據還有合理的推理, 不是靠著臆想還是什么其他的東西。

  所以……

  為了判斷他的猜想是否正確的,鄭賢局長, 已經要求那邊在查清楚了死亡人員名單之中,先電話通知死亡人員的親屬了。

  李詩情的積極聯系人, 也在其中。

  嘉穎!

  一個少數民族的姓氏。

  “這樣!”

  鄭賢笑了笑,回神, 看去洛克還有格溫:“嘉林市出了這事情,沒了興趣也很正常的,你們是明天上午的飛機吧。”

  格溫點了點頭。

  鄭賢看了看腕表上的時間,微笑道:“那晚上,我請你們四個吃頓飯。”

  格溫張了張嘴:“鄭先生,不……”

  鄭賢打斷道:“我和希爾是好朋友,如果讓希爾知道了, 你們來東國,我都沒有好好招待你們,相信我,我去了聯邦, 希爾也不會招待我的,而且,如果你們不讓我招待的話,我想,我也不會好意思,到時候去了聯邦找你們的。”

  格溫眨了眨眼睛。

  洛克笑了笑:“好吧,那謝謝你,鄭先生,晚上可以,我們沒有安排活動。”

  鄭賢微笑道:“那就這么說定了,我知道嘉林市有個特別好吃的私房菜,也許,你們該去品嘗一下,行,我還有點事情,我先去忙了,到時候,我讓人過來接你們。”

  洛克和鄭賢握了握手:“好的,慢走,謝謝。”

  鄭賢笑了笑,轉身,離開了房間。

  出了酒店。

  “老大!”

  “怎么樣,聯系到了嗎?”

  “嗯。”

  一名女探員在看到鄭賢從酒店里面走出來之后,替前者拉開后座車門的同時說道:“已經聯系上了,嘉穎女士表示會盡快過來。”

  鄭賢挑眉,等到汽車朝著警署那邊開動之后說道:“你聯系的?”

  “對。”

  “對方感覺怎么樣?”

  “……很震驚!”

  女探員回想著她當時打電話給李詩情緊急聯系人嘉穎女士的畫面,然后說道:“在我說出來意之后,那邊似乎有什么東西破了,然后,語氣就很驚慌,和其他聯系人一樣,追問究竟發生了什么樣的事情,不過……”

  鄭賢看去:“不過什么?”

  女探員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不過,這個叫做嘉穎的女士,似乎,有一丟丟的害怕。”

  害怕?

  鄭賢微微一愣。

  害怕……他們找到了什么關鍵性的證據了嗎?

  還是說……

  鄭賢搖了搖頭。

  很快。

  嘉林市警署到了。

  “老大!”

  一名正在門口等候的男探員看見從車上走下來的鄭賢之后,迎了上來:“人已經到了。”

  鄭賢微微一愣,停下腳步。

  “到了?”

  “嗯啊。”

  “……”

  鄭賢看去那名女探員:“你電話聯系的時候,手機信號,定位在哪里?”

  女探員說道:“西疆!”

  “……”

  那名男探員看著鄭賢投遞過來的目光,也是愣住了:“老大,我沒說錯,真是嘉穎女士。”

  女探員皺眉道:“西疆距離嘉林,可是足足有上萬公里的拒絕呢,就算是坐飛機,也不止兩個小時的,而且,我是半個小時前打的電話,難道,手機定位出錯了?”

  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鄭賢則是回神,笑了笑道:“行了,人來了,還不好嗎,她在哪?”

  “三號會議室。”

  “嗯,走,去看看。”

  鄭賢如是的說著,隨即看去女探員,然后,接過了女探員手上有關于李詩情的檔案資料,朝著他的兩名探員說道:“在真相沒有出來之前,我們必須多假設,你們去調查其他人員的背景信息,看看,還能不能找出其他的可能性,最重要的是,這個炸彈,是怎么出現在公交車上的。”

  兩名探員點頭。

  過了一會兒。

  鄭賢推開了三號會議室的大門,入眼,便看到了一個臉上有許多疤痕,似乎,被毀容的女子,坐在那邊,手上捧著一杯熱水。

  “嘉穎女士?”

  鄭賢上前,喊了一句,然后,看著嘉穎女士抬頭的目光,伸出右手:“你好,我叫鄭賢,嘉林市警署的主管警探。”

  和神盾局一樣,神矛局在外,也喜歡用小號。

  作為異人族來世的領袖,嘉穎抬頭看了一眼鄭賢,然后,和鄭賢握了握手,道了一聲:“你好。”

  鄭賢隨后道了一句抱歉,然后,拉開了椅子,坐了下來:“嘉穎女士,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們嘉林市警署也感到萬分抱歉,請你放心,我們一定會盡百分之一百的努力,找出這件事情的真相的。”

  嘉穎并沒有說話,只是端著手上的熱水,一言不發的注視著鄭賢。

  此時此刻。

  嘉穎心中,心亂如麻。

  會不會是那個該死的劊子手又盯上他們了?

  或者說……

  這會不會是那個該死專門捕殺他們的邪惡組織做的。

  這讓嘉莉內心有些難以搞懂,她現在,只想趕緊結束這里的對話,然后,用自己的力量去查,去尋找這個該死的兇手!

  鄭賢翻開手上有關于李詩情的檔案資料,隨即抬頭道:“嘉穎女士,我能問一下,李詩情的親生父母?”

  “不知道。”

  嘉穎搖了搖頭:“詩情是孤兒,是我從孤兒院中領養的,至于她的親生父母是誰,孤兒院的人并沒有告訴我,等到詩情大了之后,也去找過,但因為過去十幾年的時間,孤兒院的許多檔案,都已經丟失了。”

  鄭賢點了點頭:“那嘉穎女士,您是李詩情的養母了?”

  “是的。”

  鄭賢沒有在說話了,而是,低下頭,從自己的口袋之中翻找了一下,隨即,找到了一本已經被燒焦的紅本本遞了過去:“這是我們從車上找到的唯一能夠證明這是李詩情的東西,抱歉。”

  嘉穎看著被遞過來的紅本本,愣了愣。

  接過!

  過了兩三秒。

  鄭賢再一次起身,朝著嘉穎伸手道,正色道:“重新介紹一下,鄭賢,東國,超自然戰略與攻擊保障局局長,或者說,神矛局局長,您的女兒,李詩情同志,是我們中的一員!”

  嘉穎唰的一聲抬頭,看去鄭賢。

  神……矛……局?

  wtf?

  嘉穎皺了皺眉:“我……沒明白。”

  鄭賢正色道:“因為,我們這個局并不存在,或者說,并不被普通人所知道,我們一直在保護民眾的最前線,任何敢擾亂社會治安的事件,都是我們的管轄范圍。”

  是的。

  和神盾局那有名無實的職權相比較的話,神矛局的職權,是實打實的。

  神矛局就是為了維持社會治安而存在的,一句話,只要是任何與擾亂社會治安沾邊的事情,理論上來講,都可以歸神矛局管理的。

  比如,恐怖分子什么的,擾亂社會治安吧。

  比如,惡魔什么的,這也算是擾亂社會治安的。

  再比如神靈或者其他什么東西的,總之,只要你不是這個社會應該存在或者想破壞的,神矛局,都是有這個權限管理的。

  這是,人民,賦予他們的。

  “不過……”

  鄭賢如是的說著,隨即停頓了一下,重新坐了下來,看去嘉穎:“嘉穎女士,我想,你也不是普通人吧。”

  嘉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某美漫的超級玩家,某美漫的超級玩家最新章節,某美漫的超級玩家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