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者說了。

  洛克可不認為,這所謂的親生父母,就是他的真正的親生父母。。。

  所以……

  洛克沒那閑工夫,去思考,這所謂的親生父母究竟去哪里了,為什么把他給丟棄這種根本不算問題的問題。

  那個時候的洛克,正在為自己的生存做著掙扎。

  “不過……”

  洛克對于為什么會產生這種情緒還是很容易理解的,朝著格溫,笑了笑道:“那個時候,對于我們而言,寄養家庭就等于是開盲盒,你永遠不知道,你即將過去的寄養家庭,究竟是真的想要孩子,還是想要市政廳的補貼,而在當時的德州,后者,是非常多的。”

  永遠不要低估垃圾白人的下限。

  這些毫無下限的垃圾白人,你根本無法想象出來,他們為了區區每周一百美刀的補貼,會做出什么樣的事情出來的。

  但……

  不管怎么說,斯凱和嘉穎,母女闊別十五年,久別重逢,是一件大喜事來著。

  洛克和格溫,也為這對重逢的母女而感到高興。

  不過,這不耽誤幾人,第二天的行程。

  當然了。

  還多了一個人。

  “給!”

  鄭賢親自上門,將一個嶄新的備過案的臨時證件遞給了嘉莉和斯凱:“有了這個,你們在東國,可以想去任何你們想去的地方。”

  畢竟斯凱和嘉莉是沒有入境記錄的,但,這對于神矛局而言,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難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多長的時間,一張官方出品的假證就出爐了。

  格溫看去接過新證件的嘉莉,皺眉道:“你確定,你不跟我們一起去杭城?”

  母女二人,久別重逢,之后便是要認祖歸宗了。

  但……

  斯凱的父親是聯邦人來著,而嘉穎,也已經有了新的來世了,自然的,斯凱是要跟著嘉穎回去來世的家去看看的。

  嘉莉對此,選擇了陪斯凱去。

  一方面是因為不放心。

  嘉穎表示,歡迎嘉莉過去,雖然,嘉莉給她一種霸王龍的感覺,但,在和斯凱徹夜談心之后,也知道了,在斯凱尋找工作未果的時候,是嘉莉,給了斯凱一個可以在紐約城棲身的地方。

  更何況,因為嘉莉太強大了,所以,嘉穎反而不擔心,嘉莉對她們異人族有什么非分之想了。

  至于另外一方面?

  嘉莉接過證件,聽著格溫的這句話,笑了笑道:“我才不要過去做你們兩隊情侶的電燈泡呢,我還是陪著斯凱,我對異人族也很好奇。”

  辛迪在旁邊說道:“太可惜了,我們的機票已經改簽過一次了,要不然的話,把機票推了,我也想去那邊看看。”

  嘉穎在旁邊說道:“會有機會的,你們都是斯凱的朋友,我很歡迎你們,在任何時候,去到我們那里的。”

  格溫說道:“那今年估計沒時間了,也許明年吧。”

  她們這一次的暑假日程,都是安排好的,旅游完之后,就要回到紐約,繼續自己的本職業務,也就是作為一個學生,繼續在知識的海洋之中暢游。

  洛克則是笑了笑,和嘉莉擁抱了一下,囑咐道:“注意安全。”

  嘉莉微笑道:“我會的。”

  洛克可不是讓嘉莉自己注意安全,畢竟,伴隨著光之國從維度晉升為世界之后,嘉莉的實力也是水漲船高的,就目前而言,估計,只有阿加莎、古一之流的,才能和嘉莉過過手的。

  所以……

  洛克這句話的言外之意,是讓嘉莉控制一下自己,注意自己安全的同時,也是保護別人,畢竟,來世那邊,覺醒的異人還是蠻多的,萬一來個突然惹惱嘉莉的,那場面,估計,來世,是真的要變成來世了。

  嘉穎在旁邊說道:“布勞頓先生,來世,是我們的庇護所,嘉莉女士在那邊,不會受到任何傷害的。”

  “我希望如此。”

  洛克對著嘉穎微微一笑,然后,直接看去格溫等人:“那,我們走吧,這個時候過去,飛機剛剛好可以登機了。”

  格溫點頭,也和嘉莉擁抱了一下。

  緊接著。

  幾人便是在酒店樓下分開來了,洛克和格溫還有辛迪和卡恩,則是由神矛局的探員開車,直接帶他們走特殊通道前往機場。

  至于鄭賢?

  這么說吧。

  神矛局想要近距離的接觸來世,已經不是一年兩年的事情了,而眼下,這樣的機會,就這么來了,畢竟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如果不是因為鄭賢邀請嘉穎的話,那么,斯凱,是不可能回來的。

  所以,嘉穎也是處于這樣的感激,外加,她已經知道,她的來世,一直以來在神矛局眼中都是透明的,如果神矛局和她現在接觸的是一樣的話,那么,嘉穎,是不排斥,接觸神矛局的。

  不過,這和洛克等人無關了。

  幸好。

  在杭城游玩的這幾天,風平浪靜,壓根沒有遇到,類似于在嘉林市遇到的那種意外巧合事件,在第五天,眾人準備啟程離開東國,前往首爾去找趙海倫的時候,將采購的一些特產和東西,通通打包發快遞寄回紐約,再一次回來酒店的時候,已經算是精疲力盡了。

  洛克四人在用完晚餐之后,就回到各自的房間,準備休息一晚,然后,趕明天早上的一大早飛首爾的航班了。

  深夜時分。

  洛克接到了來自冥府潔麗·普羅特克的信息,睜開雙眸,從床上起身,然后,走進了半透明的衛生間開始坐廁。

  冥府!

  洛克將自己整個人隱藏在帽兜之下,剛剛抵足冥府的時候,就感覺到,冥府有些不太一樣了。

  入眼!

  那在潔麗·普羅特克,專門為了冥界警局而修建的執法大樓之中,多了三十多個生面孔。

  最重要的一點。

  他們,從某種角度上來講,不應該在這個時候死。

  “厲害!”

  “主宰。”

  潔麗·普羅特克女士出現在了洛克的身邊,問候了一聲之后,順著洛克的目光看去,點頭道:“我也沒有想到,他們會真的,自愿下來。”

  畢竟,不管怎么說,這都是死亡。

  而這下來的三十多個人,似乎,只覺得,這就是換了一個工作場所,一點兒都沒有對死亡的任何惶恐與驚怖。

  洛克笑道:“這就是信仰,強大的信仰!”

  潔麗·普羅特克微微一愣:“信仰,我以為,在這個地方,他們是沒有任何信仰的。”

  “有。”

  洛克笑了一聲,雖然這里的東國不是他記憶中的故鄉,但,終歸是大同小異:“在我看來,他們的信仰,才是真正的信仰。”

  潔麗·普羅特克看了一眼洛克,沒有說話。

  她是不太明白,這樣的信仰,究竟是從何而來的。

  洛克直接轉移話題:“有了這些人,東國這邊,應該可以抽出身來了吧。”

  潔麗·普羅特克點頭:“對,好幾個冥府通道,重新打通,進行的都很順利。”

  “那就好!”

  洛克笑道:“這也是我們的計劃之一,不是嗎,有了這些人,最起碼,他們會比我們更加上心的,但其他地方,選好人了嗎?”

  “主宰莫非又有推薦的,神盾局的?”

  “哈。”

  洛克聽到這句話,直接笑了,搖頭:“不,神盾局,不在我的考慮之中!”

  一句話。

  神盾局得罪過他。

  雖然,得罪他的,是尼克·弗瑞的神盾局,而不是希爾的神盾局,但,這不妨礙,神盾局曾經得罪過他的事實。

  洛克可以因為這個,不會對希爾的神盾局有任何想法,但,也僅僅是如此了,指望神盾局和神矛局在他的冥府獲得一樣的待遇?

  那就是在做夢!

  不過……

  洛克輕松說笑,帶著一丟丟調侃的語氣,朝著潔麗·普羅特克說道:“那個,經常把退休支票撕掉,找借口給你打電話的那個退休的cia特工蠻不錯的哦。”

  潔麗·普羅特克微微一愣,看去洛克。

  洛克哈哈一笑:“我說笑的。”

  他就那么一說。

  但……

  不可否認,退休的弗蘭克,的確,是技術熟練的好手來著。

  潔麗·普羅特克見狀,也是笑了笑,然后,抿了抿嘴唇道:“其實,這在我的考慮當中!”

  這回輪到洛克看去潔麗·普羅特克了。

  好家伙。

  這算什么?

  別人最多都是舔狗,舔到最后,一無所有。

  輪到弗蘭克了,直接就是再一次降低標準了,別說一無所有了,直接就是連小命都沒了?

  談戀愛嗎?

  要命的那種?

  潔麗·普羅特克看著洛克臉上的表情,嘴角露出一絲好看的弧度,說道:“但,他還沒有想過來找我,我以為,cia的人,都是那種很有勇氣的,比如,像主宰這個樣子的。”

  洛克哈哈大笑。

  好吧。

  如果潔麗·普羅特克不說的話,他都差點兒忘記了,他也是蘭利的一名在職特工。

  “我,我是例外!”

  洛克聳肩:“不過,我想,你的弗蘭克,一定在制定計劃吧。”

  他就是他。

  不一樣的焰火。

  如果還有別人和他一樣的話,那,別人也應該有外掛,但可惜,在他的世界之中,只有他,一個人有外掛。

  “行了!”

  洛克看了一眼那邊的冥界警局,伸了一個懶腰:“走了,明天還要去首爾,然后,要去尼泊爾,去拜會一下本來應該第一時間拜會的古一法師。”

  潔麗·普羅特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某美漫的超級玩家,某美漫的超級玩家最新章節,某美漫的超級玩家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