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

  “這景色。”

  “太棒了。”

  在前往尼泊爾加德滿都的飛機上,幾人通過窗戶,眺望著下方那陽光燦爛、綠樹蔥郁的場景忍不住的如是感嘆著。

  如果說,紐約城是高科技都市,東國的杭城是古典城市的話,那,加德滿都的畫面,就是所謂的自然城市了。

  格溫手上拿著一本加德滿都旅游指南的小冊子:“這里的古建筑也有很多,也許,我們應該想去這些地方看看。”

  辛迪回神:“不先去爬山嗎?”

  格溫抬頭道:“喜馬拉雅很累的,你確定,你下來之后,還能夠繼續游玩嗎?”

  辛迪張了張嘴,搖頭:“我不確定。”

  趙海倫在旁邊說道:“先瀏覽吧,下了山,我們就坐飛機,好好休息休息。。”

  “那就這么安排!”

  格溫點頭,隨后,好奇的看著小冊子上的一個景點的介紹:“這些納拉揚希蒂宮、獅宮、比姆森它,我在過來的時候也有了解過,但,這個……卡瑪泰姬修道院,這是什么?”

  洛克揚眉,抓起自己座位面前的旅行冊子:“有這個東西嗎?”

  格溫嗯了一聲:“對啊,在第三頁,是某種當地的什么小型宗教嗎?”

  洛克翻開自己手上的冊子。

  第三頁。

  嚯!

  好家伙。

  還真有。

  不過,在這冊子上,關于卡瑪泰姬修道院的介紹很短,幾乎可以說沒有,只有一行字,外加一個航拍的圖片來著。

  “你說卡瑪泰姬?”

  坐在過道旁邊座位上的趙海倫聽到洛克和格溫的對話,眼前一亮道:“這我知道呀。”

  洛克和格溫看去趙海倫。

  趙海倫笑道:“別忘了,可是我提議咱們可以回紐約的時候,爬一爬喜馬拉雅的呢,前年的時候,我爸媽還有我,就是住在卡瑪泰姬那邊的,因為那邊距離爬山口,更近。”

  洛克聽著趙海倫的這句話,突然間想起來了。

  話說……

  卡瑪泰姬可都是有WIFI的呢。

  而且,卡瑪泰姬可不是什么隱蔽在某個不為人知的角落的,最起碼,一個雙腳已經被宣判要做輪椅的小黑都是可以通過卡瑪泰姬外圍找到了治愈自己的辦法呢。

  “不過……”

  趙海倫轉了轉眼珠子說道:“這個卡瑪泰姬崇拜的神,似乎是個小型神來著, 我當時還好奇了一下, 他們崇拜的神, 叫做維山帝,號稱,地球之神, 在他們的神話傳說當中,因為有了維山帝, 才沒有讓地球落入黑暗與邪惡當中!”

  辛迪直接笑了, 然后, 突然發現,嘲笑別人的信仰, 是不好的,下一秒,直接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讓自己閉嘴了。

  格溫聳肩, 看去趙海倫:“很正常, 地球那么大, 信仰多一點,是好事, 畢竟,文明的起源,就是因為信仰的誕生。”

  洛克好奇道:“這話, 怎么來的?”

  格溫看去洛克:“因為有了信仰,所以, 有了記錄,要將信仰流傳下去, 圣經、還有其他,都是最先出來的文明, 不是嗎?”

  洛克挑了挑眉。

  趙海倫說道:“好吧,你要早說,我就提議把住宿安排在卡瑪泰姬了,但我就考慮到信仰問題,所以并沒有這么做。”

  畢竟,辛迪和卡恩,信仰的是天主教來著。

  格溫也是。

  至于洛克, 雖然,洛克是個無神論,或者說,唯我主義者, 但,在明面上,時不時將上帝掛在口中進行發誓行為的洛克,在其他人眼中,也是一個天主教徒來著的。

  最起碼到目前為止,為了維護這樣的形象,洛克還是會時不時的在不忙的時候,去附近的教堂參加禮拜活動的。

  “那邊怎么樣?”

  “哪?”

  “卡瑪泰姬。”

  “不能說怎么樣,但,我感覺,蠻神秘的。”

  趙海倫如是的說著,似乎為了佐證自己的這一觀點,點了點頭,看去格溫,神秘的說道:“說出來,你可能不會相信,我記得,我第一次過去的時候,第一天,看見了一個坐在輪椅上的男人,等到我們離開的時候,我看到了,那個男人,竟然離開了輪椅,自己行走了。”

  辛迪微微一愣:“開玩笑吧,他應該是當時缺氧走不動道吧。”

  趙海倫搖頭:“那我就不知道了,但,我總感覺,那邊的修道院蠻神秘的,可惜,當時我沒有進去參觀過。”

  “那我們就去那邊唄。”

  格溫眼前一亮,隨后朝著洛克說道:“洛克,你覺得怎么樣?”

  洛克聳肩:“我無所謂。”

  好家伙。

  洛克本來是打算想著,在爬山的時候,悄咪咪的跑去拜訪一下至尊法師的,可沒有想過,過來第一天,就直接去拜會至尊法師,而且,還特喵的是組團過去拜訪。

  不過……

  也行。

  最起碼這樣一來,也不會顯得那么突兀,而且,也不太會引起格溫的懷疑,畢竟,去卡瑪泰姬那邊住宿,是格溫做出來的決定的。

  很快。

  飛機抵達加德滿都,等到五人離開機場,先行去了他們本來預定的加德滿都的酒店,將已經先行抵達這里的裝備給取到了之后,在語法天才洛克·布勞頓用本地語言找來了一名司機,將他們送到位于喜馬拉雅山區的卡瑪泰姬的時候,已經都快是下午三點鐘了。

  沒辦法。

  在過來的時候,格溫和辛迪看到了一大片很好看的森林,所以,臨時下車,出去,拍了幾張很好看的照片。

  進入卡瑪泰姬的范圍,入眼,隨處可見,穿著類似于修道士服飾的……法師?

  有黑袍的。

  也有藍袍的。

  甚至,也有黃袍和白袍的。

  在找了一家看上去外表和裝飾都算是第一名的旅館,簽到入住的時候,卡恩好奇的看著外面馬路上走過的修道法師們:“這些顏色不一樣的,是不是用來區分等級的?”

  洛克將目光從散發著神秘波動的某處收回,點頭:“應該是。”

  旅館老板是本地人,難得在淡季的時候,來五個人的大生意,一邊簽到入住,一邊抬頭用著不怎么熟練的英語說道:“是的,這些法師都是當地卡瑪泰姬的法師,那些穿著藍袍的,目前還是卡瑪泰姬的學徒,只有黑袍以上的才是真正的法師。”

  辛迪說道:“那主教一定是白袍,就和天主教一樣。”

  旅館老板聽得這句話,愣住了:“主教?”

  下一秒。

  旅館老板笑道:“有的,但,我們不叫主教。”

  “那叫什么?”

  “古一!”

  “……”

  洛克內心笑了笑,他剛剛,還以為,這個旅館老板,打算直接來一句,我們都尊稱為至尊法師的呢。

  畢竟,格溫也許不知道古一何許人也,但,至尊法師之名,格溫應該是有聽說過的。

  很快。

  三間房間開好了。

  進入房間。

  格溫刷卡之后,推開房門,環視了一圈,點頭道:“還行,我本來還以為,這旅館,會比加德滿都的酒店環境設施什么的,都要差上一些的。”

  洛克指了指墻上一個貼著的便簽條:“這邊還有WIFI呢。”

  格溫順著洛克手指的目光看去,點頭道:“正好,給媽媽發個視頻。”

  說做就做。

  格溫連接好了WIFI之后,立刻找到了海倫的通訊賬號,點擊了連接之后,過了一會兒之后,海倫就選擇接聽了。

  “媽媽,我們到尼泊爾了。”

  格溫一臉高興的和海倫視頻著,在他們從紐約出發到東國,再來這里,基本上,每天,都會給海倫發個視頻通話的。

  畢竟,出門在外,最擔心的,永遠都是父母來著。

  而且還是異國他鄉。

  再者說了。

  這也是喬治要求的,以喬治的性格,坦白來講,如果有一天,洛克和格溫沒有聯系海倫,而他們也聯系不到格溫和洛克的話,估計,第二天,喬治也會殺到兩人最后出現的地方的。

  過了一會兒。

  海倫和格溫還有洛克再一次重申了注意安全這個話題之后,便是結束了電話,就在這個時候,住在旁邊的辛迪和卡恩也來到了兩人的房間。

  辛迪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朝著格溫,眨了眨眼睛說道:“格溫,我突然間,想起來一件事情!”

  格溫收起手機,看去辛迪。

  “什么?”

  “我們是在喜馬拉雅山的南部,對吧。”

  “嗯。”

  “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前幾天,嘉莉和我們通話,說他們也在喜馬拉雅山的西部山區?”

  “對。”

  “那……”

  辛迪眼前一亮,朝著格溫說道:“我們可以來一個勝利會師的呢。”

  格溫微微一愣,隨即,嘴角扯了扯:“你是指,讓我們一起攀登最高峰,然后,在最高峰會合嗎?”

  辛迪點頭。

  格溫捂了捂額:“辛迪,拜托,我們是來爬喜馬拉雅山,但,我們是不登頂的,登頂對于我們來說,太危險了,尤其是你,也許你自己忘記了,但我們可記得呢,你懷孕了。”

  是的。

  他們可沒有想過登頂最高峰。

  畢竟,危險系數太大了,尤其是辛迪,還懷孕著呢。

  洛克等人最多就是爬一爬,象征一下,拍個照片,證明一下,他們來過喜馬拉雅了,至于登頂,幾人只是興趣使然,又不是專業的,登頂是不可能的,更別說勝利會師什么的了。

  “走吧。”

  格溫為了防止辛迪在這個話題上繼續發散思維,笑了笑道:“你剛剛不是說想去修道院看看嗎,我們走唄。”

  辛迪這才作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某美漫的超級玩家,某美漫的超級玩家最新章節,某美漫的超級玩家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