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卡瑪泰姬的修道院,和一般的修道院沒啥區別。

  最起碼,在洛克不考慮隱藏在卡瑪泰姬后院中的那個存在的話,那么,這樣的修道院,其實就是個平平無奇的存在的。

  辛迪看著四周,平平無奇的風景,古里古怪的法師,低聲朝著旁邊的趙海倫說道“趙,你確定,你上次不是看錯了嗎?”

  這里除了建筑物有些古怪,法師有些古怪,其他的,不都是平平無奇的嗎?

  考慮到宗教因素,古怪的建筑和古怪的法師,也就不古怪了。

  趙海倫搖了搖頭:“我不確定。”

  辛迪翻了一個白眼。

  不過……

  格溫倒是看出來不一般了。

  畢竟,格溫也不是個普通人來著,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最起碼,在格溫的感覺之中,除卻了那居多的藍袍法師沒啥區別的之外,那些身穿黑袍與時不時經過的黃袍法師,卻是給格溫,實打實的超凡的感覺。。

  格溫看去旁邊的洛克。

  洛克正在抬頭,注視著面前的三座模樣古怪的雕像。

  維山帝!

  維山帝從來不是一個人的名字,事實上,維山帝,是三個人名字的合稱,是歐西特、霍格斯還有阿伽莫多的名字。

  這三個人,據說是地球的三位古神,歐西特更是號稱光明女士,然后,她與霍格斯還有阿伽莫多組成了永恒的維山帝,守護地球,遠離邪惡。

  只可惜……

  遇人不淑啊。

  洛克想到了無盡維度之中,有關于古一與維山帝之間的緋聞,還有那之前從潔麗·普羅特克女士那邊得到證實的信息, 搖了搖頭。

  不過, 他沒有親眼見證, 所以,究竟是不是真的,或者說, 誰對誰錯,洛克是不會妄自下達判斷的, 而且, 就算是真的, 那也只能怪維山帝自己不行。

  還是那句話。

  維度的力量,是一切力量歸于自身的, 能在這樣的情況下,被人奪了權柄,是很難的。

  等等。

  維山帝, 好像是被囚禁了?

  那……

  就更加糟糕了。

  畢竟, 囚禁可比搶奪是更加困難的, 不過, 洛克想到了古一法師手上的那顆時間寶石,似乎想到了, 古一是將維山帝囚禁在什么樣的地方了。

  估計和死亡輪回一樣,古一法師,也是將維山帝給囚禁在了時間的輪回當中了。

  也對。

  維度的權柄是很難掠奪的, 但,如果是動用時間寶石, 再加上一丟丟手段的話,的確, 是可以將維山帝囚禁起來的。

  “嗯?”

  洛克正在想著的時候,余光看見格溫的目光投遞了過來, 回神,看去格溫,眨了眨眼睛:“怎么了?”

  格溫挑了挑眉:“你來過?”

  洛克笑道:“怎么可能。”

  格溫眼神看了一圈那混雜在藍袍法師之中黑袍與黃袍,低聲道:“你沒感覺出來嗎?”

  洛克笑道:“感覺到了。”

  格溫看著說完這句話,又重新看雕像的洛克,眨了眨眼睛,然后, 用肩膀推了推洛克,似乎在說,然后呢。

  洛克想了想:“有點奇怪?”

  格溫:“……”

  這是有點兒奇怪的嗎?

  這是很奇怪。

  畢竟……

  這里可以說是格溫,第一次來過的, 一次性感覺到的超凡人士居多的地方了。

  在紐約城,別說超凡了,稍微有些不正常的,基本上都是認識的。

  比如洛克。

  比如杰茜卡。

  比如……

  洛克看著欲言又止的格溫,笑了笑道:“有威脅嗎?”

  格溫回神,眨了眨眼睛。

  這好像,倒是沒有。

  格溫低頭,看著自己的手背,光滑的很。

  也對哦。

  但……

  格溫重新抬頭,看著四周,內心還是有些好奇。

  這里,到底,是個什么地方。

  就在洛克等人在卡瑪泰姬修道院開放地帶閑逛的時候,在修道院的后面,一處,也在地球,但同時,可以說又不是地球上的空間當中。

  “莫度法師。”

  接到至尊法師消息, 走進來的一個黑膚色穿著黑袍的法師, 看向那正在飲茶的白袍古一:“至尊法師。”

  古一放下手上的茶杯, 抬頭看去莫度法師:“修道院內,來了兩位貴客。”

  莫度法師皺了皺眉,隨即說道:“至尊法師是指那對從紐約過來的情侶?”

  和東國一樣,卡瑪泰姬這邊也鮮少有外國人過來,尤其是在這種淡季,所以,在剛剛,洛克等人簽到入住之后,卡瑪泰姬這邊就知道了。

  畢竟小地方,消息的傳播,總是超乎人們想象的。

  但……

  莫度法師隨即又說道:“至尊法師,我能感覺到,那個女孩是屬于超凡之內的,但,她身邊的那個男的,恕我直言,平平無奇!”

  洛克的相貌是很出眾的。

  可惜,莫度是黑色,在黑的世界之中,白的基本上都一個色的,所以,除卻了最明面上的相貌,基本上,在莫度看來,洛克,平平無奇。

  端著茶水的古一聽著莫度法師的這句話,端茶的手,不經意的一抖,有些莫名的看了一眼莫度法師。

  這么多年來的觀測下來。

  這么說吧。

  古一法師敢肯定,如果說,莫度這句話是當著洛克的面說的,那么,莫度會死,第一時間也許不會死,但一定會死。

  沒人,比我更了解,那個家伙,對黑色的態度了。

  古一法師心中如是的想著,將手上的茶水重新放下:“莫度法師,我們評價一個人,永遠不是從他是否永遠超凡的力量出發的。”

  “但,力量,是我們的規則。”

  莫度法師說道:“我們的敵人是不會和我們講其他東西的,黑暗也不會,你給了我力量,讓我戰勝了心魔,教會了我,要遵循自己的規則,力量,是唯一的規則。”

  古一法師起身:“心魔是不會被消滅的,莫度,我們只能學會,與他們共存。”

  “卡西利亞斯?”

  “他怎么了?”

  “你覺得他,能和心魔共存嗎?”

  “我不知道。”

  古一法師看去那不遠處,眼神清澈:“他的人生,他自己做主,我是不會去干預的,如果他無法和你一樣與心魔共存,那么,這是時間的必然,是注定會發生的。”

  好吧。

  其實這幾天,古一法師也有些忙碌。

  無他。

  在當時,古一法師跑去無盡維度去看賽羅大戰墨菲斯托的時候,一個也屬于惡魔,但卻屬于無實質的心魔維度的幾只心魔突破了卡瑪泰姬的封鎖,不幸,莫度法師和卡西利亞斯法師在交戰中被心魔趁虛而入。

  之后,古一沒得辦法,只能教會了兩人,如何用黑暗的力量去對抗心魔的辦法。

  莫度法師很快利用這樣的力量鎮壓了心魔。

  但卡西利亞斯?

  “倔強、傲慢,野心!”

  古一法師想著卡西利亞斯說著他的心性:“雖然他的天賦很強大,也源于他這樣的心性,讓他可以成為優秀的法師,但,同樣的,心魔也可以利用這三點,所以,他走出心魔困境,是比你要艱難的。”

  “您可以使用……”

  “時間是不允許被玩弄的。”

  “……”

  古一法師一臉正色:“你玩弄了時間,時間也會玩弄你,遲早,我們是時間的守護者,不是時間的破壞者,莫度。”

  莫度法師見狀,沒有在說話了。

  古一搖了搖頭,重新坐下:“現在,去將那兩位貴賓接過來吧。”

  莫度法師點頭,轉身離去。

  古一法師看著離開的莫度法師,目光閃爍著,然后,笑了笑,搖了搖頭。

  外面。

  洛克五人已經走到了一個廣場走廊上了。

  在那廣場上,許多,身穿藍袍的法師,在一名黑袍法師的帶領下,似乎,在練功一樣。

  兩個人組成一對,正在操練。

  打拳。

  但……

  “花拳繡腿!”

  辛迪看著這廣場中,那似乎就是做做樣子的打拳動作,吐槽道:“估計洛克上去,三下兩除二,就能打趴下……呃,七八個法師了,如果這也是法師的話。”

  洛克聞言,微微抬頭,看去辛迪,笑了笑:“謝謝夸獎。”

  辛迪笑容燦爛:“不客氣,洛克!”

  洛克:“……”

  七八個?

  呵。

  洛克琢磨了一下,自己一掌下去,幾成力道,能夠將這廣場上,算上去有二十多個見習法師給直接干拍下。

  十成?

  別說這些人了,洛克琢磨著,按照自己全身狀態下的一掌,別說這些人了,恐怕,就連這個廣場,不對,就連整個普通的卡瑪泰姬都會直接灰灰的。

  一成力,整個廣場估計都吃不消。

  算了算。

  洛克琢磨著,考慮了一下,干趴這些見習法師,大概,只需要出零點五層的力道就足夠了,就這,還有百分之六十的概率會弄死十幾個呢。

  還是那句話。

  洛克眼下,好歹也是個神了。

  真正的神,可不是以前,維度神,那種樣子貨了,世界神,雖然還在神靈等級的最后面,但,和所謂的維度神,已經徹底的拉開拉去了。

  一個世界神,是可以擁有屬于自己的維度的,同時,也已經孕育屬于自己的維度神的。

  冥府如今就是作為一個光之國的一個維度所存在的。

  至于塞勒姆?

  塞勒姆如今變成了艾歐尼亞了。

  洛克心中如是想著。

  就在這時。

  站在旁邊的格溫,挑了挑眉。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某美漫的超級玩家,某美漫的超級玩家最新章節,某美漫的超級玩家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