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

  古一法師也出現了。

  不過……

  古一法師在那被黑暗侵蝕旳不像樣子的獨棟房間,還有那懸崖邊上待了一會會之后,不知道想了一些什么,便是看向四周這如臨大敵的法師們,讓他們回去休息。

  一些沒有名字的法師,聽從古一的話語,轉身離開。

  但,有名字的,卻是沒有這么做。

  莫度法師走到古一的身旁,皺眉道:“至尊法師……”

  卡西利亞斯可是沒能戰勝心魔,徹徹底底的投入黑暗維度的懷抱當中了。

  如果不能及時將卡西利亞斯拯救回來了話,那么,卡西利亞斯徹底救贖不了是一回事情,但,一個徹底信仰黑暗,而且還是卡瑪泰姬有史以來最有資質的法師會造成什么樣的破壞,這可是無法想象的。

  莫度法師沉聲道:“至尊法師,卡西利亞斯徹底信奉了黑暗,我們……”

  古一法師直接抬手,看去莫度法師,打斷道:“時間不允許被玩弄,如果卡西利亞斯真的投入了黑暗,那么,這就是必然。”

  莫度法師皺了皺眉:“可!”

  卡西利亞斯,可是卡瑪泰姬最有資質的弟子呢。

  就這么不聞不問了?

  那,鬧出大動靜,怎么辦?

  不過……

  莫度法師,僅僅是法師,古一才是至尊法師,在古一和莫度法師說完那句話之后,也是,直接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了。

  莫度法師見狀,和留在原地的圖書管理員王看了一眼。

  下一秒。

  莫度法師深吸了一口氣,咻的一聲,直接朝著懸崖下面墜落而去了,很顯然, 他打算, 自己去找卡西利亞斯了。

  面相和藹可親的圖書管理員王看了一眼莫度法師跳崖的方向, 雙手揮舞,重新將這懸崖的魔法屏障給補齊了也是轉身離去了。

  既然養母兼老師的古一都說了,不用管, 那就不會去管。

  遠處的走廊上。

  格溫和辛迪四人也是面面相覷著。

  站在旁邊的洛克則是再一次開啟的頭腦風暴。

  一句話……

  這不是巧合。

  在這卡瑪泰姬,就沒有巧合的事情。

  如果有看上去像巧合的事情, 那, 就是有意而為之。

  咋滴。

  我前腳剛給你能量, 后腳,你就打算坐實我行走的災難的稱號了?

  洛克念頭一起, 隨后,直接打消了這個念頭。

  無他。

  古一可是很精明的,狡詐、陰險, 但很精明, 這種看上去很巧合, 但實際上很蠢的事情, 古一是不會去做的。

  那么問題就來了。

  這究竟怎么了?

  來卡瑪泰姬。

  給能量。

  古一還債。

  白嫖多瑪姆。

  多瑪姆憤怒。

  黑化的法師。

  ……等等?

  洛克突然間揚眉,瞳孔, 忍不住的微微放大,直接倒吸了一口冷氣。

  格溫回神,看去旁邊的洛克:“怎么了?”

  洛克反應過來, 看去格溫,搖頭, 笑了笑道:“好吧,我現在都開始懷疑, 我是真的有什么吸引壞事的體質了。”

  格溫微微一愣,然后笑了。

  辛迪聽到這句話, 則是朝著洛克說道:“你現在才知道啊,什么叫做真的有,你明明就是,真的是災難吸引體質。”

  我是自黑,你這是在干哈?

  洛克眉毛一揚:“那你還跟著我們出來一起旅行?”

  辛迪聳了聳肩:“誰和你一起出來的,我和我最好的閨蜜一起出來的,明明是你非要跟過來的。”

  很好。

  我看, 明年要去巴黎的,不止肯姆一個人了,你也跟著去吧。

  不對!

  你丫估計明年這個時候要生孩子了,可以, 我給你安排一場,孩子去哪里的戲碼,讓你好好玩玩。

  眾所周知,洛某人,同樣也是很記仇的。

  不過,被辛迪這么一打岔,而且,那邊的法師們也散場了,幾人在走廊上說了幾句話,也是重新回到了各自的房間中去了。

  等到格溫睡過去之后,洛克睜開雙眸,也沒有起身,也就是這樣子看著天花板。

  他剛剛之所以倒吸一口冷氣,可不是認為是自己的災難吸引體質起了作用的,一句話,他可從來不承認自己是這樣體質的人兒。

  之所以倒吸一口冷氣, 是洛克, 大概明白過來, 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如果結合未來原本會發生的時間線的話,洛克沒有猜測錯的話,恐怕, 古一,已經在給自己入駐維山帝之后的事情開始鋪路了。

  本來,洛克是不知道卡西利亞斯的,但剛剛,從對話之中,洛克已經知道了,黑化的那個人,叫做卡西利亞斯,而在原本的劇情中,也是卡西利亞斯送走了古一,迎來了多瑪姆的。

  如果說,古一是真的和他所說的那樣,不會使用時間寶石來干涉任何的未來的話,那么,發生在怎么離譜的事情都不會離譜。

  但古一是這樣的人嗎?

  很顯然,并不是。

  所以……

  可以使用時間寶石,來為自己的債務進行循環重置的古一,難道會不知道,放任卡西利亞斯離開之后,會發生什么樣的未來嗎?

  除非,這個未來,就是古一所希望看到的未來。

  借助卡西利亞斯的手,讓她成功身亡,隨后,回到維山帝,鳩占鵲巢,成為,新的,維山帝主宰,與此同時,她更是借著卡西利亞斯的手,培養出了,她所看重的,新的,繼承她位置,信奉維山帝的新一任至尊法師!

  維度的發展,說難也難,說不難也不難。

  一句話。

  維度的發展是離不開能量的,而最棒的能量,就是信仰的能量,信奉這個維度的人兒越多,那么,這個維度本身的力量就會更加的強大。

  這其實就和賺錢是一樣的。

  剛開始,從零賺取一百萬,是非常艱難的,可,一旦你過了這么門檻的話,那么,用一百萬,在賺到兩百萬,不能說輕輕松松吧,但也可以說是沒有那么艱難了。

  維度的發展也是如此的。

  結合眼下以及未來,如果洛克猜測的沒錯的話,那么,這就是古一在給自己未來入駐維山帝維度之后鋪路的,成功的讓自己死亡了,然后,更是成功的,能讓自己在接替維山帝之后,全面接管維山帝留下來的資源與信徒們。

  而她親手培養起來的新的至尊法師,會按照她的射擊,繼續,信奉維山帝,如此一來,維度,最艱難的起步就會被徹底的解決了。

  簡直……

  完美啊!

  洛克眉毛一挑,在意識到,這可能就是事情的真相之后,再一次的,忍不住的,為古一這種深謀遠慮,走一步看十步的態度給折服了。

  仔細想想,其實,洛克在當時從無盡維度之中,聽到多瑪姆那憤怒的吼聲之后,就一直很好奇這件事情了。

  古一都選擇和多瑪姆撕破臉了,那,為什么還不趕緊將那獨棟小黑屋之中,正在與黑暗的惡魔做著斗爭的弟子給堅決掉呢。

  原來,都等在這了。

  等等!

  洛克突然間挑眉。

  “嘶!”

  洛克眼珠子轉了轉,再次倒吸了一口涼氣,眨了眨眼睛,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對勁啊,那卡西利亞斯似乎被黑暗的惡魔給入侵,有一段時間了啊。”

  如果真是這樣子的話。

  那……

  好家伙。

  還是把我給算計進去了啊。

  按照洛克剛開始感覺到的卡西利亞斯和他體內的黑暗能量,在當時,卡西利亞斯已經算是獨木難支了,就算他不來的話,那么,最多也就只有那么幾個月的功夫在做一下垂死掙扎。

  不對。

  不對勁!

  洛克瞇了瞇雙眸,想到了,第一次見面的莫度法師,似乎,那個黑家伙,也被黑暗的力量給侵襲了,只不過被暫時的控制住了。

  所以……

  好家伙。

  古一不愧是古一,兩手抓,兩手準備啊。

  如果洛克沒來的話,那么,就算是卡西利亞斯被黑暗的力量給侵襲了,那么,還有一個莫度,可以作為后備方向,隨時隨地,可以引爆這一雷。

  可現在洛克來了,那么,引爆的就是卡西利亞斯這顆雷了。

  所以。

  古一,看到了兩種,她都可以接受的未來,然后,做了兩手準備?

  可。

  好家伙。

  還是算計到我了啊。

  洛克心中如是想著。

  就在這時。

  洛克笑了一聲,閉上雙眸,意識,瞬間出現在了光之國之中,緊接著,通過他專門為古一開辟的能量通道,直接,進入了一個奇妙的世界。

  四面八方,天上地下,都是鏡子。

  洛克環顧著四周,有種,看著無窮無盡自己的感覺。

  這里是古一的靈魂世界。

  可,古一,在這里,擺上這么多鏡子,干什么呢,沒人的時候,天天在這里照鏡子,欣賞自己嗎?

  “三省吾身!”

  “原來如此。”

  洛克笑了一聲,看著似乎在回答自己好奇心,走了出來的白袍古一說道:“不過,算計就是算計,至尊法師,如果你了解我的話,你知道,我很討厭這種事情的發生。”

  古一說道:“我以為,主神已經知道了。”

  洛克揚了揚眉!

  這話……

  從何說起呢?

  古一笑了笑道:“我以為,在我不打算歸還多瑪姆的債務,和多瑪姆徹底鬧翻了之后,主神,會明白,我想要做什么呢。”

  洛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某美漫的超級玩家,某美漫的超級玩家最新章節,某美漫的超級玩家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