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你會做什么?

  我……

  洛克聽著古一旳這句話,瞇了瞇雙眸,他嚴重懷疑,古一,這完全就是在用這樣的方式,堵他的嘴。

  但……

  “哈哈哈!”

  洛克直接一笑:“我當時有過這樣的猜測,但,我沒想到,至尊法師,目光如此之遠。”

  洛某一生,不弱于人!

  如果洛克說自己并不知道,那豈不是說明,他這個主神,還不如一個凡人?

  盡管這個凡人,是個開個掛的凡人。

  可,洛主神,也是一樣開掛的。

  所以,那就更沒有理由,讓洛克承認,自己事先并不知道了。

  古一始終帶著一絲微笑:“主神威武!”

  洛克也是帶著一絲微笑道:“可,知道歸知道,但,你沒有和我說。”

  一碼歸一碼。

  眾所周知,洛克是可以在對事不對人,和對人不對事,兩者之間,平行切換的。

  洛克想要看看,這個,面前的至尊法師,會怎么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

  古一對此很干脆:“這是我的疏忽,主神。”

  洛克挑了挑眉:“疏忽?”

  這解釋,怎么那么蒼白,外加一丟丟的敷衍呢?

  甚至,還有那么,些許的有恃無恐呢?

  洛克心中如是想著。

  這感覺,很不好。

  古一隨即說道:“其實, 我本來是打算給主神解釋的, 但, 因為出了一些事情,我不得不去處理一下,還望主神諒解。”

  洛克看去古一。

  古一似乎很坦然的樣子:“其實, 這件事情,和主神, 也有關系。”

  洛克哦了一聲。

  古一說道:“洛林……”

  洛克起身:“晚安, 至尊法師。”

  說完。

  洛克轉身, 直接消失在了古一的靈魂世界之中了。

  客房中。

  洛克睜開雙眸,目光閃爍著。

  好家伙。

  就差那么一丟丟。

  果然。

  這個洛林, 咋就那么陰魂不散呢?

  洛克揉了揉眉心,其實,從一開始, 那個無名氏說, 他這一世的親生母親被炸的尸骨全無的那個時候起, 洛克就感覺, 這怕是一場洛林·布勞頓精心策劃的假死了。

  畢竟,洛林·布勞頓是何許人也。

  雙面……

  是三面間諜呢, 而且,還是在最頂級的中情局和軍情六處還有克格勃之間反復橫跳,一點兒事情都沒有的超級女間諜呢。

  一場策劃的爆炸案, 就能要了她的命?

  洛克是一萬個不相信的,這也是洛克為啥從來沒有去洛林·布勞頓的衣冠冢那邊去看一眼的原因所在。

  不過, 當時僅僅是懷疑,而沒有證據。

  最重要一點, 他不想和這個洛林·布勞頓有任何的牽扯,那么一丟丟, 畢竟,這個所謂的親生母親,可是給他帶來了一攬子的麻煩事情了。

  眼下?

  這算是證明了洛克心中的猜測,這個親生母親,還活的好好的,指不定,如今已經改頭換面, 活的不知道要多有滋潤了。

  至于至尊法師有可能是故意這么說的,也許,但,至尊法師既然敢這么說, 那就基本上可以斷定,洛林·布勞頓是真的還活著。

  但,洛克對此一點兒興趣都沒有。

  甚至,一點兒都不想聽到洛林·布勞頓這個名字,更別說,還要知道,她如今在哪里,過的好不好,有沒有被人欺負這種事情。

  與我無關。

  洛克搖了搖頭,看著在旁邊,睡的很恬靜的格溫,露出一絲笑容,他的世界之中,有許多人的位置,但, 唯獨沒有這個沒有一點兒記憶,甚至, 只會給他帶來麻煩的洛林·布勞頓的位置。

  第二天。

  洛克和格溫坐在走廊上,喝著手上的熱可可。

  廣場那邊,依舊是卡瑪泰姬的法師們,正在晨練中, 各種火光飄散,火星四射,看上去,就和上演一場真實的魔法秀一樣。

  似乎,昨天夜里,那出逃的卡西利亞斯,一點兒都沒有給他們的生活,帶來任何的波瀾與改變,該怎么樣繼續就怎么樣繼續。

  如同洛克哪怕知曉了洛林·布勞頓真的還活著,而且似乎還遇到了什么麻煩事情,但,這絲毫沒有讓洛克有改變任何想法的跡象和沖動。

  “早上好啊。”

  就在這時,旁邊的房門打開,趙海倫打了一個哈欠,和已經在走廊上的洛克和格溫打了一聲招呼,然后,好奇的看向辛迪和卡恩的房門:“他們兩個人呢,還沒起床的嗎?”

  格溫捧著手上的熱可可,指了指廣場東邊的一個殿門:“大一早就跑去,想要學魔法了。”

  趙海倫微微一愣:“什么,他們已經去了,可惡,都沒有叫我的嗎?”

  格溫笑道:“叫你了,你好像睡的太香,叫了半天,都沒有叫醒你。”

  趙海倫吐了吐舌頭:“哈哈,是嗎,那我先去了,你們要過去嗎?”

  格溫搖了搖頭,看了看時間:“你去唄,待會嘉莉要發視頻過來了。”

  趙海倫點了點頭,然后,哧溜一聲,便是也朝著那廣場東面的殿門趕去了。

  在昨天,圖書管理員王表示,卡瑪泰姬歡迎每一個喜歡學習魔法的人兒之后,卡恩和辛迪還有趙海倫三人就意動了。

  洛克和格溫則是沒有這樣的想法。

  但,明面上,洛克給的理由是,這樣的法師,能扛得住他的一拳嗎,至于格溫給的理由則是,她沒有興趣。

  嗯,很隨意,但,卡恩和辛迪和趙海倫都信了。

  格溫看著那邊蹭蹭蹭下了樓梯,就朝著那殿門跑去的趙海倫,看去旁邊的洛克:“你覺得,他們能學魔法嗎?”

  洛克聳肩:“誰知道呢。”

  和他沒有關系的事情,他很少在意,所以,他也沒有去阻止,卡瑪泰姬試圖想要將他的三個小伙伴收為弟子的想法。

  能學最好,不能學,也行。

  魔法,可不是唯一的超凡之路,而且,地球的死亡,如今都在他的手上,就算小伙伴們都死了,也是無事的,不過是換一種生活方式罷了。

  格溫攬著洛克的肩膀道:“我倒是想看看,法師辛迪和法師卡恩還有法師趙海倫呢。”

  洛克笑了笑,沒有說話。

  很快!

  嘉莉打來了電話,不過,卻是改變了行程:“切斯特和阿加莎又吵架了,我要回去了。”

  又?

  洛克看著視頻中,也是和他一樣,感覺到很奇妙的嘉莉,有些無語的問道:“這回,又是怎么一回事情?”

  坦白來講,切斯特,是他唯一讓他佩服的男人。

  小的時候,切斯特和魅魔鼓搗在一起的時候,那就是敢把魅魔壓在身下的可怕男人,和阿加莎在一起了之后,更是不該本性。

  似乎,一點兒都不擔心阿加莎憤怒起來,直接將他給人道毀滅了。

  這就很奇妙。

  切斯特是個普通人,地地道道的普通人來著,如果說,和其他普通人有什么不同的,那就是切斯特是德州佬來著。

  但這依舊改變不了切斯特是個普通人的事實。

  可……

  按照正常流程,坦白來講,但一個普通人,和一個超凡人士在一起的時候,基本上,普通人是沒有任何話語權的,但在切斯特那邊,卻是反過來了,哪怕是面對曾經的至尊女巫,現在的冥界女巫阿加莎,切斯特都是絲毫不慫的。

  最關鍵的是,如果換做其他人,敢這么做的話,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但,切斯特每次做死,每次,都活的好好的。

  這簡直就是個奇跡來著。

  什么?

  阿加莎是忌憚洛克,所以,不敢對切斯特下死手?

  沒有這回事情。

  洛克在切斯特和阿加莎在一起之后,第一次偷腥被抓住了之后,就和阿加莎說了,她把切斯特給剁了,洛克都不會說什么的。

  一句話。

  男人可以多情與花心,但,那是在沒有確定關系之前,可一旦確定關系了,那就叫做劈腿了,對于這樣的男人,洛克也很是鄙視的。

  所以,那只能說,切斯特天賦異稟,哪怕在做法,都讓阿加莎舍不得殺了他。

  因此,洛克一點兒都沒有意外,只是,感到異常的好奇,這一次,切斯特又整出什么幺蛾子出來了。

  嘉莉在視頻對面嘆了一口氣道:“不知道呢,只知道,這一次,似乎比較嚴重呢。”

  洛克揚眉:“怎么樣的嚴重法?”

  “分居的那種。”

  “好家伙!”

  洛克倒吸了一口涼氣:“話說,這一次,切斯特怕不是開了一場紳士派對,還是說,想要帶著阿加莎去玩什么交換儀式吧。”

  畢竟,當時,切斯特被阿加莎捉奸在床的時候,也只是打斷了切斯特的四肢,讓切斯特去了醫院修養了一段時間罷了。

  這一次,竟然嚴重到,要分居了?

  嘉莉眨了眨眼睛:“什么交換儀式?”

  格溫也是用著忽閃忽閃的目光注視著洛克。

  洛克回神,咳嗽了一聲,沒有理會格溫那古怪的目光,朝著嘉莉說道:“你先回去,穩住局面,我盡快回去。”

  嘉莉點了點頭,然后掛斷了電話。

  格溫看著收起了電話的洛克,微笑道:“親愛的,你懂得好多啊。”

  紳士派對。

  交換儀式。

  這可是男人最高級和最下賤的玩法呢。

  洛克哈哈一笑,看去格溫,面色正經且嚴肅:“你是我第一個傾心的女人,也是我洛克·布勞頓唯一傾心的女人,我們都擁有彼此的第一次,好多個第一次。”

  格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某美漫的超級玩家,某美漫的超級玩家最新章節,某美漫的超級玩家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