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者杰克·瑞安有些當機了。

  WTF?

  當著我旳面,拿我打賭,最關鍵的是,我特么的,還沒有任何權利?

  這科學嗎?

  洛克則是和殺手梅斯對視了一眼,然后,看去愛國者杰克:“你……有嗎?”

  杰克張了張嘴!

  洛克好奇的看去杰克:“梅斯,不漂亮嗎?”

  杰克剛準備搖頭說這不是漂亮不漂亮的問題,但,腦袋剛剛開動的時候,刷的一聲,杰克就陡然感覺到,一束目光跟激光一樣直接拋錨固定在他的身上了。

  這道目光,來自梅斯。

  梅斯雖然是殺手,但,就算是殺手,只要是性別女,都對這種問題是比較在意的,甚至,會殺人,而且已經殺過人的女殺手對這個問題,是格外的在意。

  杰克勉強的一笑,選擇了閉嘴。

  洛克見狀,摟了摟杰克的肩膀:“放心吧,伙計,你可以相信我的。”

  杰克看去洛克:“你會輸?”

  洛克搖頭:“不,不過,你如果和凱西打電話,她問起來有沒有什么特別事情的時候,你可以完全相信我的,我就是你的品行證人來著。”

  凱西,杰克的女朋友,醫學生來著。

  杰克無語的看向洛克:“你這是在讓我說謊?”

  洛克聳肩道:“不,善意的謊言,課上教過的,想要別人相信這個謊言, 首先, 我們要相信, 這個謊言,不是謊言,就算是, 那也不過是經過了修飾的真話來著。”

  輸是肯定不會輸的。

  這要是輸了,真去親了那個勞拉, 好家伙, 洛克感覺, 自己會被記恨上的。

  勞拉和那個沃爾特·伯克看中的詹姆斯·克萊頓是一對的。

  再者說了。

  洛克不顧及詹姆斯,也要顧忌一下格溫的, 說好的他和格溫之間沒有秘密的,洛克很希望,自己是能夠從一而終的。

  很快。

  在杰克那欲言又止的小眼神上, 說說笑笑間, 三人來到了莊園西側的一個獨棟別墅造型的訓練房了。

  “這個, 叫做紙蟻, 竊聽器!”

  訓練教官在眾人來到之后,展示著自己手上的竊聽器, 介紹著其功能:“它們可以很好的附著在衣服或者皮肉上,它們是生化制品,當它們離開儲藏顎的時候會立刻開始分解, 四十八小時后消失殆盡。”

  洛克看過這個東西。

  而且,從某種程度上來講, 這東西,算得上是自家產品了。

  嗯。

  因為這個叫做紙蟻的竊聽器, 是生化制品,是出自奧斯本工業的, 而格溫是擁有奧斯本工業股份的,所以,說他是自家產品,一點兒都不為過。

  訓練教官隨即又取出了幾種不能說高科技,但市面上基本上見不到的監聽與監視設備:“它們全部是即時監視設備,微型數碼收發器,音頻與視頻, 尼克可以在房屋中到處放置并且隱藏它們,你們的目標,就是學會如何在實戰中使用他們。”

  沃爾特·伯克這個時候出來說道:“待會兒,腳下這棟房間, 會成為你們的目標,在這棟房間里面,有一份情報需要被獲得,所以,你們的任務是借助這些竊聽器,獲得這份情報,然后,安全的離開房屋,明白了嗎?”

  諸多學員面面相覷,然后,點頭。

  沒有緊張。

  反而,都有種躍躍欲試的感覺來著。

  畢竟,這是他們在進行了枯燥且無味的三個月的周而復始的訓練中的第一次可以說得上是挑戰的訓練了,更別說,今晚,還可以難得的不用去跑圈或者去互毆彼此。

  甚至……

  有點學員, 和梅斯一樣,躍躍欲試的看著洛克, 試圖,在這一次實踐當中,打敗洛克了。

  畢竟, 第一名不討厭,但你從一開始就占據第一名,那就很討厭了。

  能夠被選到這里的學員們,不能說一半吧,也可以說百分之九十的人認為自己才是最合格的特工呢。

  洛克對于更是起哄揚言挑戰他的眾人,只有一個想法。

  一個中指給了上去。

  “打敗我?”

  洛克看去起哄的眾人,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張狂:“下輩子吧。”

  這話一出,更是群情激奮。

  旁邊的沃爾特·伯克見狀,直接說道:“洛克,要不,你第一個來,給他們做一個成功的示范?”

  沒人比他更了解這場測試了。

  一句話。

  這場測試,是必死局來著。

  不管是任何人,就算是他,想要完成這個任務,都是會失敗的,說白點,這個任務,就是星際迷航中的小林丸測試。

  除非作弊,否則的話,失敗,是唯一的結局來著。

  上帝作證。

  沃爾特·伯克對洛克沒有任何意見,他只是單純的對無名氏那個家伙有意見,要不是無名氏,他也不會被分配到莫斯科了。

  所以……

  在沃爾特·伯克看來,因為洛克是無名氏招募的,因此,如果能讓洛克淘汰的話,那么,就相當于無名氏輸了一招了。

  更別說,這場考核,是他的主場來著。

  “對啊!”

  “洛克,上!”

  “給我們做個示范。”

  眾人聽主教官沃爾特·伯克這么一說,頓時,也跟著起哄起來了,不得不說,比試什么的,他們是真不行,但,論拱火,他們是第一名。

  難怪中情局的拱火技術也這么嫻熟了,原來,這也是傳統啊。

  洛克看著四周起哄的眾人,順帶著,也看了一眼,也跟著瞎起哄的杰克,還有那站在旁邊明顯感覺到這考試有詐的梅斯,低頭笑了笑,隨即抬頭看去沃爾特·伯克:“你要讓我第一個?”

  沃爾特·伯克微笑道:“你是我們的第一名,給大家,做個示范,很正常,怎么,洛克,你覺得,你不行?”

  洛克笑了,搖頭:“不。”

  沃爾特·伯克微笑道:“那是因為什么?”

  洛克聳肩道:“伯克先生,你說,這項任務的主題是獲得情報,對嗎?”

  沃爾特·伯克點頭道:“正確。”

  洛克隨后指著監控中,那睡在房間二樓臥室床上的兩個假人,聳了聳肩道:“我可沒有辦法,從這兩個假人身上獲得情報。”

  沃爾特·伯克見狀,笑道:“洛克,你的任務是,將監聽器安置在房間。”

  洛克看去沃爾特·伯克:“但,任務是獲取情報,不是嗎?”

  “安置監聽器,從房間離開,不觸發任何警報,就視為成功。”

  “麻煩!”

  “……”

  沃爾特·伯克嚴重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幻聽,或者是聽覺失靈了,看著洛克,眨了眨眼睛:“什么?”

  洛克微笑道:“直接抓住這兩個人,問出情報,不就好了嗎?”

  沃爾特·伯克先是一愣。

  下一秒。

  沃爾特·伯克直接笑了,看向聽到洛克這句話,也有些當機的諸多學員,哈哈的笑了起來:“諸位,看來,我們的第一名要挑戰高難度啊。”

  眾人紛紛大笑了起來。

  洛克則是面帶微笑的看向沃爾特·伯克。

  在訓練基地的這三個月,雖然,來這棟房子是第一次,但,別忘了,洛克可是單人間,算是正兒八經的蘭利特工來著。

  這項測試是必敗的,洛克也是知道的。

  當然了。

  在開掛的情況下,洛克還是會贏。

  但……

  這沒有必要。

  能竟然靠自己解決的事情,洛克還是喜歡靠自己,不喜歡靠開掛的,就和洛克和嘉莉說的一樣,你可以不學會和普通人一樣,但,要融入普通人的世界當中。

  沃爾特·伯克看去洛克:“洛克,想挑戰一下高難度嗎,不過也對,你可是咱們學院的第一名,而且,已經是蘭利特工了。”

  洛克聽著沃爾特·伯克那有些調侃外加捧殺的話語,直接一笑,聳了聳肩道:“試試,也無妨,僅僅是單純的套竊聽器,太小兒科了。”

  沃爾特·伯克縮了縮雙眸,看著洛克。

  坐在自己位置上的洛克,笑而不語。

  我說完了。

  接不接,就是你的問題,而不是我的了。

  莫斯科的情報已經傳遞過來了,但,這三個月中,基本上都訓練到夜里,而且,外加需要上網什么的,所以洛克一直沒有時間去取。

  沃爾特·伯克收聲,看去訓練教官,交頭接耳了起來。

  瞬間。

  場中頓時安靜下來了。

  毫無疑問,沃爾特·伯克這動作,在眾人看來,似乎,這已經不是玩笑了,而是玩真的了。

  和正式的特工一樣,眼看著拱火似乎成功的眾人,此時此刻,盡數收聲,低頭,表現出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不管我事情的模樣。

  很有聯邦特色的那種。

  愛國者杰克見狀,也是愣住了,看去洛克:“謝特,玩真的嗎?”

  洛克看去杰克:“你怕了?”

  杰克笑了:“我怕,上帝,是應該你怕吧,這群老鳥可不會讓你輕易過關的。”

  洛克聳肩道:“試試唄。”

  杰克頓時無語,然后,突然間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看去洛克:“這也算,打賭的一部分吧。”

  話說,如果洛克輸了,那他,就不需要被梅斯強吻了?

  一時間,杰克已經不知道,究竟是該期待洛克落敗,還是期待洛克能夠創造奇跡了。

  洛克哈哈笑了一聲,看去梅斯:“梅斯,怎么說,算嗎?”

  梅斯歪頭看去洛克:“我說算,你接受嗎?”

  洛克聳肩:“莪無所謂!”

  杰克:“……我特么的有所謂!!!”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某美漫的超級玩家,某美漫的超級玩家最新章節,某美漫的超級玩家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