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風幾萬里 第80章 第八十萬里【番外二】

小說:長風幾萬里 作者:蘇景閑 更新時間:2021-11-30 18:47:34
  宋大夫與葛武一道, 比謝琢晚幾日到凌北。因為將軍府附近也設有千秋館,安頓后,宋大夫休息兩天就再閑不住, 拎著『藥』箱去坐診了。

  將素白的手腕放到迎枕上, 把完脈,謝琢觀察著宋大夫的神情,淺笑道:“想來脈象是的, 否則您已經開始念叨了。”

  宋大夫睨了謝琢一眼:“你眼里,我就是如此絮叨嘴碎之人?不過凌北確實是個方, 公子來了之后,胸懷開闊, 再無郁結。”

  “嗯, 我喜歡里。”謝琢理袖口, 又拿過硯臺墨錠磨起墨來。他眼底再無沉郁冷凝,整個人都透出一股安然清淡的氣質,坐桌邊, 有如丹青所描。

  “我也挺喜歡的, 里民風剽悍,但人心純質,比洛京可清靜多了。”宋大夫捋了捋花白的胡子, 說回謝琢的病情。

  “拔除寒毒是個極為緩慢的過程,不管是我還是公子, 都要有十足的耐心。我來的路上琢磨著,可能要個八年十年的才能,不過觀公子現的情形,說不定五年六年就能有明顯的效果。”

  宋大夫又問起,“凌北, 公子可開心?”

  他從謝家還時,就開始為謝琢診病。親眼看著病弱稚家人的愛護下慢慢長大,心思純凈。又看著年紀不大的謝琢遭逢巨變,靠著一股恨意撐下來,步入朝堂,手刃仇人。

  他同樣也清楚,自咸寧九年以后,數千個日夜里,謝琢從未開心過。

  到個問題,正幫宋大夫整理醫案的謝琢幾乎沒有多想,就肯定回答:“我里每一天都過得開心。”

  說出句話時,謝琢眼里浮起淺笑,令他身上的孤冷氣消散了不少。

  他曾經以為,他短暫的一生,都會陷『逼』仄的仇恨中,夜夜驚夢,只余殘軀度日。

  可是有一天,一縷烈陽照了進來。

  此后,他的世界,再無嚴冬。

  “就。”宋大夫眼尾的褶皺中滿是笑意,“人活一世,能握手里的東西太少了,公子自幼聰慧,一直都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那就莫要后退,莫要彷徨。”

  謝琢頷首:“我記住了。”

  時,門外傳來一陣熟悉的腳步聲,謝琢回,正看見陸驍推門進來。

  “不是說隨陸將軍去中軍帳議事了嗎?怎快就回來了?”

  陸驍毫不見外給自己倒了一杯冷茶,兩口喝完,解了渴意,回答:“沒什要事,我旁邊得坐不住,干脆就找了個理由,過來找你了。”

  他又轉過:“宋大夫,阿瓷可要吃點『藥』?從洛京到凌北路途遙遠,趕了久的路,我怕阿瓷身體會不舒服。”

  宋大夫笑『吟』『吟』回答:“公子脈象平,較以前身體了許多,只是趕路,沒有大礙,少將軍不必憂心。”

  拉起謝琢的手,陸驍眉眼神采飛揚:“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帶阿瓷走了?過幾日再來找您復診!”

  出了千秋館,騎上照夜明,謝琢被陸驍擁懷中,他才回詢問:“我們是要去哪里?”

  陸驍雙腿一夾馬腹,朝出城的方向行去,又指了指天空:“看天上云,再過不久應該會下大雨。趁著雨還沒落下來,哥哥帶你去找大雁窩!”

  謝琢看著陸驍的眸光微動。

  他記得清楚,當初他武寧候府的庫房中翻出了一個木盒,盒中都是十幾年前陸驍給他的信。信上記錄的,是陸驍凌北的一些雞『毛』蒜皮的日常瑣事,其中一件,就是趕下雨之前掏大雁窩。

  正是水草豐茂的時候,照夜明停水邊,打了聲響鼻,陸驍抱著謝琢的腰將人帶下馬,叮囑:“一片草密,走路要小心,一個不經意就會陷進水洼里。”

  謝琢低,發現確實難以辨出哪一處草下是水洼,哪一處是泥土。他奇:“你小時候也經常陷進去打濕鞋襪嗎?”

  陸驍唇邊綴著笑:“我不會,我通常都是赤著腳,要是踩了滿腳的泥,到水邊洗干凈就。不過阿瓷就算濕了鞋襪也沒關系,我可以背你。”

  手拉著陸驍的衣袖,謝琢每一步都走得小心,不服輸道:“你應該不會有個機會。”

  陸驍怎找到大雁的窩是熟悉,一看以前就沒少做。講解一番后,他牽著謝琢站到一片水草旁邊,撥開幾根蘆葦:“阿瓷你看,那里就是大雁的窩,不過個時節,窩里是空的,沒有蛋。”

  算起來,謝琢直到及冠,才第一次做一類的事,他隨著陸驍所指的方向看過去,上身還微微前傾,是專注。

  他看大雁窩時,陸驍則看著他。

  謝琢偏過,陸驍立刻不著痕跡收回視線:“來年春天,我再帶你過來,那時候窩里就會有蛋了,每一個都比拳還大,你要是喜歡,我們還可以去抓野兔,”

  “。”謝琢彎腰撿了兩根大雁的羽『毛』,準備帶回家,時,天邊隱隱傳來雷聲,他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陸驍攥著手腕開始跑了起來。

  青草被踩腳下,草汁的香氣被刮起的大風吹得四散,衣角從莖葉間飛快劃過,能見窸窸窣窣的聲音。

  謝琢緊緊握著兩根羽『毛』,跟陸驍身后,穿梭蘆葦叢里,不由開心笑起來。

  不知道為什笑,也不知道為什會開心,像此時此刻,開心并不需要任何具體的理由。

  雨停時,天光已暗,遠山如洗,明月高升,不知道哪一處水草下面傳來了淙淙的流水聲,咚咚如樂。

  陸驍喚來照夜明,先讓謝琢坐上去,自己再翻身上馬。兩人都沒有急著返回,而是松開韁繩,任由照夜明沿著溪流慢慢往前走。

  大雨一掃悶熱,草尖綴著『露』珠,被涼風一吹,『露』珠便抖動著落了下去。

  行了長長一段路,四野無人,陸驍抱著謝琢的腰,將人轉向自己,又捏著方的下巴,直把人吻到呼吸紊『亂』,衣襟松散。

  馬背狹窄,謝琢雖然會騎馬,但依然本能擔心自己會不小心摔下去,不由緊緊攀著陸驍,整個人都貼到了他的身上。

  陸驍便壞心思輕夾馬腹,讓照夜明跑了起來。

  察覺到動靜,謝琢一聲低呼,抱著陸驍的雙臂收緊,急急喊了一聲“馳風”。

  不過立刻,剛剛溢出的尾音便被堵回了唇齒,只剩下細碎的嗚咽。

  陸驍一手托謝琢的腦后,另一只手貼著他的后腰按向自己,極具占有把人圈自己的懷中,讓一刻里,謝琢能夠依靠的只有他。

  墨『色』的長發被夜風吹得凌『亂』,謝琢雙眸失神,喉結起伏,艱難吞咽著,攥緊陸驍衣襟的手也逐漸脫力。但他下意識里,卻不再懼怕馬背的顛簸,仿佛只要陸驍,便沒有什能傷到他。

  疾風之中,照夜明踏碎了無數水洼,如銀鏡四裂,碎光濺起。

  直到馬蹄聲漸漸放緩,陸驍才松開唇齒,謝琢頸側留下了一道紅痕。他探到謝琢后背起了一層薄汗,怕受了風,便脫下自己的外袍,將人嚴嚴裹著,只『露』出一張如白玉染霞的臉。

  幾縷汗濕的墨發貼側臉,謝琢雙唇被吮咬得發紅,像著了一層胭『色』,他說不出話來,只靠著陸驍緊實的肩膀,輕輕喘著氣,毫無防備『露』出一段玉『色』后頸。

  陸驍只看了一眼,便被截后頸重新『亂』了呼吸,他不敢再看,聊起別的話來:“阿瓷可想學『射』箭?”

  前兩日,他看見謝琢站校場旁看他『射』箭,似乎有興趣。

  全身倦懶,謝琢半垂著單薄的眼皮,嗓音微啞,勾著尾音問了一句:“你教我?”

  “自然是我教你。”陸驍嗅著謝琢身上清冷的梅香,習慣『性』撫著他的后背,緩解此前難抑的顫栗,“以后阿瓷想學什,我要是會,就可以教你,要是不會,我就跟你一起學,阿瓷想去什方,我就跟你一起去,如何?”

  “那時時刻刻都要一處?”

  陸驍此刻只恨不得能將人嵌進肋骨、融入心口,終是按捺不住,咬了一下謝琢的側頸:“就是要時時刻刻一處才,人命不過百年,我不愿浪費一天。”

  謝琢仍浸情動的余韻里,許久才輕聲回答:“我何嘗不是?”

  只恨光陰太短,不能與君百年。

  照夜明馬蹄慢下來,最后停了水邊。

  蘆葦輕『蕩』,濕漉漉的葉尖上盛著一縷月光。

  忽想起什,謝琢裹著寬大的外袍,自陸驍懷中緩緩抬,便看見天邊一輪圓月,清輝皎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長風幾萬里,長風幾萬里最新章節,長風幾萬里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