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嬌嫁紈绔 第 166 章

小說:弱嬌嫁紈绔 作者:起躍 更新時間:2022-01-11 16:53:14
  沈頌林冬完結章

  每回林冬來巫山,面上都是一團和氣,說話也很溫柔,二當家從沒見過她生氣,如今冷不丁地生起了氣來,還怪可怕的。

  二當家的立馬閉了嘴,“行,林姑娘先等等,大當家的這會兒正在路上,當也快到了......”說完,二當家的便慢慢地退了出去。

  一直退到了林子前方,回頭見到了沈頌,二當家的才猶如見到了救星。

  林姑娘,他打不過。

  也不敢打啊。

  本想囑咐沈頌,如今的林姑娘已經不是往日的林姑娘了,要他小心些,卻見沈頌干脆連劍都不帶了,直接扔到了他懷里,單槍匹馬地走了進去,忙地勸了一聲,“大當家的,留得青山在......”

  沈頌也不知道聽沒聽見,徑直走向了花轎。

  林冬已經提劍立在那,等著他了。

  沈頌的神色全然不像一個土匪,一臉正氣地走到了她的跟前,認認真真地打量了她一圈,才抬目看向了那雙隱忍著滔天怒火的眸子,溫和地道,“很漂亮。”

  林冬嘴角兩抽,忍無可忍,手里的劍毫不客氣地指向了他的胸口,厲聲質問他,“你想怎樣。”

  沈頌也沒再逃避,直接干脆地道,“娶你。”

  林冬握住劍柄的手,抖了抖,“沈頌,你太不是......”

  “我知道我不是東西。”沈頌輕輕地上前一步,胸口頂住了她的劍尖,“林冬,今兒我能來,便做好了一切的準備,我不可能讓你嫁給旁人。”

  “解藥給我......”林冬不想再聽到他說話。

  “沒有。”

  林冬的劍晃了晃,又極力地穩住,咬牙道,“你別以為,我當真不敢對你動手。”

  “可以,但今日這路,你過不了。”沈頌沒有半分退讓,感受到了頂在他胸前的劍尖越來越近,劃破了衣裳,刺入了他的皮肉,臉色也絲毫沒有半點異常,突地道,“林冬,咱做人不能始亂終棄。”

  這話有多沒有良心,連倒在地上,沒了力氣出聲的靈山弟子,都忍不住硬撐著抬起了頭來,想去看看那不要臉的話,他是怎么說不出來的。

  林冬看著劍尖處冒出來的血漬,染了他胸前的白衣,原本手里的勁兒慢慢地消散了下來,愣是因為這話,又狠狠地往前一刺。

  沈頌到底是悶哼了一下,抬起頭來看著她,又緩緩地道,“十一年前,你主動跑來說你喜歡我,日日相纏,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甚至不講道理,擾亂了我的生活十一年,以至于我至今尚未娶妻,如今你已成功地將你這個人刻在了我心里,卻突然又要離開,難道這不算始亂終棄?”

  沈頌說完,不待林冬反應,又往前走了一步,胸前的那團血跡暈染得越來越大,林冬看著,眸子里慢慢地生了慌亂,下意識地收回了劍尖。

  “林冬,是我對不起你,你如何怨我都行,但你不能嫁給旁人。”

  沈頌趁機出手,點了她的穴位,在林冬身子往后倒下的一瞬,沈頌及時接住,抱了起來,趕在了林常青和韓夫人下山之前,撤了人馬。

  巫山腳底下的幾排燈籠如二當家所說,早上一早就已經布置好了。

  整個山頭站滿了人,從天明守到天黑,等著搶親的隊伍回來,天色一黑,個個心頭都提了起來。

  “大當家的,能成嗎。”

  “大當家哪回辦事沒成過,如今都二十九了,我要是他,我死也得將林姑娘給搶回來......”

  “呸,大喜日子,說什么不吉利的話,要我說,這事奈不著人家林姑娘,就大當家那溫豬子不怕開水燙的性子,就得用湯油潑,若非林姑娘這回給了他顏色瞧,他能有這覺悟?”

  “話是這么說的,林姑娘也不能當真去了眉山成了宋夫人,那咱們大當家的怎么辦。”

  “笨啊。”劉嬸子一巴掌拍在自己兒子的頭上,“再大的怨,咱也得先將人搶回來,至于之后大當家如何哄,那不就是兩人被窩里的事情了。”

  一堆子的人嘰嘰喳喳吵個不停,直到看到了山下不斷游動的幾點星火,才高呼了起來,“回來了,快!快去接人。”

  林冬被點了穴,一日都在馬車上躺著。

  從靈山到巫山,大半日才到山腳下,沈頌一直坐在她的跟前,一步不離,也沒顧得處理自己的傷口,血跡糊了一身,頭輕輕地靠在了馬車壁上,看著林冬一笑,凄涼地道,“我要早知道自己有今日,斷不會死鴨子嘴硬,為自己尋了那么多的死路。”

  林冬不能動,不能說,只能聽。

  “我保證今日是最后一次,等你我拜完堂,結為夫妻之后,我任憑你處置。”

  林冬想罵他的詞兒堵在了喉嚨口,一句都說不出來。

  比起心頭的憤怒,更讓她想不明白的是,那樣一個清高,注重規矩的人,怎么就突然如此不要臉了。

  十一年,他隱藏的多好......

  林冬動不得,只能任他擺布。

  到了山底下,沈頌便起身掀起了車簾,將她從車上扶了起來,摟進了懷里。

  山道上那一排彎彎曲曲的燈籠,確實如同二當家所說,明亮又好看,燈火燃起來的地方,從下從上瞧,一眼就能看出是一個“冬”字。

  “往后這條山路上,夜里燈火不滅,長明。”沈頌輕輕地挪了挪身子,低下頭去時,那下顎幾乎蹭到了林冬的發絲上,“喜歡燈,咱們就一直點著。”

  林冬能動的只有眼珠子。

  看了一眼滿山頭的燈火之后,突地閉上了眼睛。

  沈頌也沒逼她去看。

  從山腳下一路上來,馬車停在了巫山的寨子前,熱鬧聲傳來,被沈頌抱下了馬車,林冬又才睜開了眼睛。

  整個寨子,大火紅燈籠高掛,張燈結彩。

  明擺著就是事先預謀好了的。

  想起這段日子,沈頌在她跟前耍出來的花招,林冬那股被強壓在心口的怒氣,再一次竄到了胸口,眸子一抬,目光剛落到沈頌的臉上,便被沈頌一塊紅布從頭罩了下來。

  沈頌抱著林冬落地的那一瞬,寨子里的人都松了一口氣,卻沒顧得著歡呼,忙地散開,各就各位,各干各的事。

  大婚的東西,眉山宋家在籌辦,巫山也在籌辦,都是事先安排好的,沒有一處含糊。

  沈頌在一群婆子的催促之下,匆忙地換上了喜服。

  拜天地時,林冬由劉嬸子扶著。

  三拜。

  一聲“禮成”之后,林冬被沈頌抱著回了房,擱在了大紅的婚床之上,這才替她解開了她的穴道。

  林冬卻沒有任何反應,癡癡地坐在了那。

  沈頌緩緩地坐在了她的身旁,看著她呆愣的目光,輕聲喚了一句,“冬兒,那十一年,我會用我余生一輩子去償還,可我得保證,我能有去補償的機會,今日所舉,你罵也好怨也好,我都認了。”沈頌的喉嚨輕輕地一滾,聲音沙啞地道,“我喜歡你,林冬,在你付出的那十一年里,我也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對你生出了感情,但我并沒有意識到,一直理所當然地貪念著,享受著你對我的感情,直到你走之后,日子顯出了原形,我才知道,那十一年,我有多混蛋。”

  林冬的眸子,隨著屋內的紅燭顫了顫。

  沈頌一面輕聲地說著,一面抬起手,輕緩地替她取下了頭上的鳳冠,“你曾問我,會給自己的夫人挽發嗎,當時我的回答不對。”

  沈頌將那鳳冠擱在了床前的木幾上,再回過頭,替她抽掉了發絲上的玉簪,磨發披在了她的肩頭,兩人曾經共眠之時,沈頌避之不及,不敢去碰。

  今日手掌第一次撫在了那一頭墨法之上。

  比他想象的還要柔軟,沈頌的手微微發顫,落在她頭頂卻又極輕,繼續低啞地道,“我會替你挽發,不是因為是我的夫人,而是我的夫人,是你,林冬。”

  安靜的屋內,鴉雀無聲。

  沉沉的壓抑,一點一點地侵入了兩人的心口。

  半晌后,沉默的屋子內便響起了一聲輕輕的哽塞,“憑什么。”

  沈頌的手一頓。

  林冬終于轉過了頭,看著他,“憑什么我努力了十一年,都沒能得償所愿,如今你想要的感情,立馬就能得到手?”

  林冬的眼眶隨著那顫抖的聲音越來越紅,情緒也激動了起來,“沈頌,你覺得不公平嗎。”

  “你從來就不知道我經歷了什么,不知道我付出了多少......明明你只需要一個轉身,就能看到我站在你面前,我卻為了能站在你的面前,跋山涉水,丟掉了尊嚴,只為了你能多看我一眼,你無視了我十幾年,如今你憑什么想要了,就能有了?”

  林冬最后一句,哭出了聲,情緒徹底地崩塌。

  沈頌沒去反駁一句,在林冬雙手捂住臉痛哭的那一瞬,沈頌伸手將她擁入了懷里,起初林冬掙扎得厲害,最后還是沒能抵過沈頌的力道。

  見懷里的人慢慢地安靜了下來,沈頌才啞聲道,“對不起,冬兒,以后,你在前,我來追。”

  **

  半年后。

  巫山大當家搶親的事跡已經響遍了大江南北。

  不知道的人,以為沈頌靠著土匪的身份,干了一票大的,抱得了美人歸,知道的人卻都知道,沈頌并非是抱得沒人歸,而是搶了一位祖宗回來。

  林冬成親,同沒成親時幾乎一樣。

  來去自由。

  沈頌不僅不管,還助長其威風,林冬回靈山的當日下午,沈頌便跟了過來。

  林常青韓夫人已經在山底下的那塊石碑上,刻著了規定。

  唯貓狗,沈頌不得入內。

  是以,沈頌每次來,都是繞到靈山的后山,此時正值冬季,沈頌進來時,一群弟子正在后山的寒池里泡著,幾人見到沈頌,極力相邀。

  尤其是余景蕭,有了那轟動江湖的搶親之后,沈頌在他眼里,那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如今剛說了一門親,說要同沈頌請教請教,沈頌盛情難卻,主要是這個時辰他去找自己的媳婦兒,鐵定又會被老丈人和丈母娘埋汰一頓,沈頌便也退了衣衫。

  起初背對著大伙兒,眾人都沒察覺到。

  等沈頌一轉過身來,個個都不吱聲了,余景蕭覺得自個兒也不用再去請教什么,大師兄胸前那一個“冬”字已經教會了他不少。

  “師姐,挺,挺威風的......”

  誰都知道林冬喜歡在自己的東西上面刻上自己的名字,劍也好,用的東西也好,都有一個冬字,如今人也有了。

  沈頌感受到了大伙兒的目光,卻神色平靜地解釋道,“冬天的冬,寒冬的冬。”

  此地無銀三百兩。

  大伙兒也只是笑笑,鬼才信。

  等到沈頌最后一個從池子里出來,林冬不知何時,已經坐在了池邊的石頭上,見人從池子里起來了,也沒打招呼,提步往山下屋里走去

  沈頌急走了兩步跟上。

  片刻后,林冬學著他適才的語氣道,“冬天的冬,寒冬的冬。”

  沈頌一笑,埋頭系好了腰帶,上前一步,彎身撈起了她的手,偏過頭湊上去輕聲道,“林冬的冬。”

  全文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弱嬌嫁紈绔,弱嬌嫁紈绔最新章節,弱嬌嫁紈绔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