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妃 第467章番外鳳歸——最美的時光

小說:寵妃 作者:沾衣 更新時間:2020-06-13 09:04:21
  om ,最快更新寵妃最新章節!

  清醒時候越來越少,到了如今,面容精致如昨,奈何精神卻一日不如一日。

  終是到了盡頭。靈魂虛弱,非藥石能救。原來,她也有命數一說。勸了幾個小的帶著皇孫出去,惟獨遲遲,哭得喘不過氣,若非被太子牽走,怕還是不肯離了她榻前。

  尋常嘴上掛著嫌棄他幾個,真到了這時候,心里牽腸掛肚。自個兒身上掉下的肉,怎能不記掛。

  握著她手的男人,手掌微微有些不穩。男人兩鬢已生白發,目光清明依舊。專注凝視她的鳳目,眼底俱是憂慮。

  “嬌嬌。”好容易開了口,出口卻是傷痛。

  這是她第一次當著兒孫跟前,明著說還想與他單獨說會兒子話。心底不祥之感沉沉壓下來,抱著她的手臂緊了又緊。

  “莫要說叫朕不痛快的話。”

  驚悸一波勝過一波。一輩子的懼怕都落在這女人身上。

  “這一次,臣妾恐怕不能應您。”

  分明感覺出他指尖一瞬顫動,慕夕瑤靠在他懷里,眼底慢慢有淚沁出。

  宗政霖此時該死的痛恨自己竟還能察覺出,被她捂熱的那顆心,隨著她每一次呼吸漸漸寒涼。就如同他此刻使盡渾身解數,恨不能融了她入骨血,依舊覺得困不住她。

  “莫要淘氣。朕陪著你歇會兒。”

  “皇上。”

  “嬌嬌。”男人額角青筋凸起,對她抗旨不遵,分明還要接著開口,輕易就動了怒。到底失了鎮定。

  “有您陪著,臣妾不怕的。”

  “嬌嬌!”再一聲呵斥,這回他無法挺直背脊,自來強橫之人,從背后看去,竟顯出幾分蕭索疲憊。

  才半抬起手,便被他一手握住。順從她眼底意愿,捉著她手心貼在他面頰。

  “皇上還是這般俊朗。臣妾愛看。”

  被他用力摁在胸前,力道大得竟讓她覺得鼻子痛得沒了知覺。

  “那就一直看著。不要閉眼。”

  眼前是他玄色冕服。十二章紋,還是昨日那一身。因著守在她榻前,歷來愛潔的男人未曾離開內室半步。

  后頸有滾燙液體滴滴打落,層層暈開。

  慕夕瑤鼻尖酸澀,閉著眼,心里亦然驚痛。

  “臣妾會使盡力氣留在您身畔。一生得您寵愛無度,臣妾無有遺憾。”

  “臣妾知曉,自個兒伎倆瞞不過您。梅園那會兒您識破臣妾意圖,定然知曉臣妾不是個實誠人。臣妾抱著私心,討了您歡喜。便是這般,您心里知根知底,依然包容臣妾把戲。縱著臣妾伴在身側,予諾臣妾莫大恩寵。”

  她很滿足,未曾錯失他于她心動。

  “臣妾瞞了您許多秘密,可到了如今,臣妾依舊不能說與您聽。您便當做臣妾最后一次使了心機,偏偏不叫您如意,便能永遠擱在您心里,留個烙印。”

  “便是如此,臣妾還要托付您幾個小的,臣妾怕懂事那幾個偷偷難受,壞了身子。也怕榮慧受不住,再哭得暈過去。”

  “臣妾知曉您亦不好過。可是臣妾信您,只能將擔子壓在您身上。”

  “朝政之外再叫您操勞,皇上是不是又要怪了臣妾,‘嬌嬌淘氣了’。”

  五指緊緊扣住他襟口,淚珠滾落,同樣浸濕他胸口。

  “最后萬歲爺您還是寵著嬌嬌,可好。”

  耳后像是響起他壓抑哽咽,慕夕瑤瑟縮著身子,緊閉的眼眸淚珠潸然而下。

  “那枚藥丸……”男人聲音啞得幾乎聽不出來。

  “對臣妾無用。”靈魂衰竭,命數已定。“臣妾將它用在了最值當時候。”

  “明早起來,朕再與你梳妝。”

  “好。”

  “簪嬌嬌最愛的白玉釵。”

  “好。”

  “今日描的眉淡了。明早換一支眉石。”

  “好。”

  內室之中,錦屏映著兩人交疊的身影。像之前每一次說話,親昵非常,卻叫候在外間的蕙蘭死死捂住嘴,半分不敢哭出聲響。

  “皇上。”

  “嗯。”

  “老實說您脾氣不大好呢。好在您長得俊,臣妾愛看。又疼著臣妾,寧肯被臣妾欺瞞也寵愛臣妾。”

  “這般才能如了你愿,困你在身邊。”

  “故而臣妾很歡喜您。”

  女子低低淺笑,氣息孱弱。

  怕極她夜里無聲無息便丟下他離去,宗政霖片刻不曾閉眼。把著她脈息,直至第二日天光敞亮,連著兩日不眠的皇帝眼中血絲密布,終是常常舒一口氣。

  “嬌嬌。”

  “嗯?”

  “用了藥再睡。”

  睜眼便是他熟悉俊顏,男人深邃鳳目中,情意昭然若揭。滿滿都是關切,還有著安心。

  摟著他脖子輕輕落了個吻。便是眼前男人,心甘情愿叫她道一聲“無憾”。

  “臣妾都聽皇上的。”甜甜膩膩,嬌嬌軟軟,襯著她笑顏,叫宗政霖移不開眼。

  只這一次,卻是她言而無信。

  “嬌嬌。”才喂她服了藥,抱著人不過歇息片刻,宗政霖便察覺不妥。

  懷里女人明艷面龐瑩白粉嫩,睡容恬靜。只鼻息卻是……

  “嬌嬌。”

  “嬌嬌。”

  “夕瑤——”

  腦子轟然炸響,眼前一幕幕如此鮮活。

  “青州秀女慕氏夕瑤,給殿下請安。”初次見他,她慌張行禮。正值韶華,人比花嬌。

  “嗯,圓圓的胖兔子很可愛。”不知他取笑了她,她笑著頷首應和。

  “殿下,可還會疼?”頭一回服侍他沐浴,乍見他背后傷痕,她手指輕輕撫過,像是撫在他心上,那樣小心翼翼。

  “宗政霖,你混蛋!”得誠慶那時候,她于產房中哭鬧不休,他怒極教訓她,卻引來她聲勢浩大刁蠻叫囂。

  ……

  “臣妾得皇上厚愛,自然需得多多體諒萬歲爺辛苦。那般心里憋著氣,皺著眉頭的萬歲爺,您不稀罕,臣妾還稀罕著,臣妾瞅著心疼。”她獨自立于常寧宮中,身姿昂然替他抱屈。

  “之前臣妾說會護著您,您還當了笑話聽。這回可是真當見著了。可惜臣妾寧肯您不知曉。”那女人心疼他,怕他心里落下不痛快。卻不知聽在他心里,滿滿都只剩下她。

  ……

  末了眼前全是她黏在他身上,嬌滴滴仰著頭,眨巴眼眸,一聲聲無賴討好,“皇上您要心疼臣妾才好。”

  幾十年朝朝暮暮,得她相伴每一日,他豈能忘懷。

  知她脾氣不好,狡詐會哄人,末了,又被她欺騙一回。

  “嬌嬌,你言都聽朕的,何以再不應朕!”

  痛入腑藏,眼前再不可視物。

  **************************************************************************

  永慶二十九年七月初四,一生受盡建安帝寵愛皇貴妃慕氏,薨。年四十又九。

  帝大慟,輟朝九日,病重不起。追封皇貴妃慕氏皇后位,謚號元敬敏慧周皇后。入昭陵,百年后與帝合葬。

  又兩年,永慶三十一年二月初三,大魏建安帝思慮過重,藥石無用。亥時三刻,于羲和殿召集眾臣宣讀詔命。半刻鐘后,一代大魏圣主駕崩,太子繼位。

  史記,大魏之興,自圣武文皇帝而始。

  帝彌留之際,于病榻有言,平生三大憾事:其一,未曾察覺先帝潛伏之病兆;其二,未能與元敬敏慧周皇后攜手終老,痛失吾愛;其三,有負元敬敏慧周皇后所托,無力周全子女。

  **************************************************************************

  (前世)

  副駕上坐著的女子從包里掏出手機,看見那串熟悉的號碼索性摁了關機。

  “怎么,還是正科江總?”一旁戴著墨鏡,十指涂了夸張亮紫色彩甲的女人幸災樂禍。

  “明知故問。看路好好開車。你那小命不值幾個錢,別禍害了姐跟著受罪。”

  “嘖嘖,聽這口氣,還真得瑟上了。”

  撩了撩長發,女子揚眉淺笑。“踹了江馳,心情大好。”

  “正科太子爺,就這么入不了你周彤法眼?當初是誰拍著胸脯,口口聲聲說姓江的活生生一尊男神,不拿下誓不罷休?”

  打開音響,隨意挑了首眼生的試試,周彤豎起指頭在身旁女人眼前晃晃。“出去應酬能應酬到一身騷味兒,再堅挺的神格也得碎了。”

  呵呵直笑,也就她才這樣牙尖嘴利奚落那男人。可惜江太子拉下顏面,幾次三番替自己辯解。便是她都軟了心,卻在這女人跟前無功而返。

  “跟他好了大半年,就沒半點兒舍不得?”

  “你確信咱現在說的是江馳,不是奔馳邁凱輪?”

  “哎喲喂,您還矯情上了?現在小姑娘都喜歡寶馬。您要瞧不上奔馳,咱換換口味?”

  盯著窗外稀稀落落飄下的雨點,指尖順著玻璃上雨水劃落,一雙媚眼的女人作勢點了點頭。

  “這回擦亮眼睛挑一匹黑馬。最好還是自動送上門來。”

  “做夢呢吧你。真正純種,上千萬身價,再多幾個江太子也趕不上。”

  “誰知道呢。指不定明早一睜眼,那馬就到了跟前。高大帥氣上檔次,最主要——還能騎在身上招搖過市,作威作福……”

  嬉鬧逗趣兒,卻不知冥冥之中有人一語成讖,另有際遇。

  **************************************************************************

  新書《盛寵之嫡妃攻略》,3月21日創世首發。書城延遲至25日同步。喜歡寵文,1v1,HE的親,不要錯過。如果等不及書城,歡迎大家到創世看文~~~順便的,《寵妃》最后的番外,放新書公共章節,大家可以免費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寵妃,寵妃最新章節,寵妃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