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如風掠境 45、奔向你11

小說:他如風掠境 作者:艾魚 更新時間:2022-01-27 02:11:29
  ("他如風掠境");

  “七七,

  給我個名分嗎?”林有期輕捧著她發燙的臉頰,和她距離極近,烏黑發亮的深眸認真鄭重地凝望著她。

  陸染的心跳早在他的薄唇觸碰過來的那一剎那就失了節奏。

  此刻正不受控地活蹦亂跳。

  聽到他這句話,

  她的長睫輕顫,心尖也跟著顫。

  陸染沒有立刻回答他。

  她很認真地問了問自己,

  是不是可以答應他。

  然而,大概是心里覺得在他那里受過的委屈還沒有全部消解,

  又或許……她只是在跟自己較勁,

  覺得自己總是這樣被他很輕易地撩動很不爭氣,

  陸染并不想現在就讓他輕而易舉地得償所愿。

  她抓住他的手腕,將他的雙手扯下來,松開。

  陸染暗自沉了口氣,收拾好情緒后,她的嘴角輕牽,

  上揚幾分,

  眼底閃過促狹,

  像只狡猾的小狐貍,勾唇疑問著喊他:“小叔?”

  她這句“小叔”,讓林有期一瞬間就想到了自己拒絕她時說過的話。

  “你要是愿意喊我一聲小叔,

  我就待你跟林星淺一般。”

  “我只能是你小叔。”

  林有期的薄唇微抿,

  瞅著她不眨眼。

  須臾,林有期不死心地厚著臉皮問:“能不能換個?”

  超記仇的陸染以牙還牙:“我只能是你小叔。”

  “哎呀,這句話好熟悉哦,

  在哪里聽過呢。”她把玩著發尾歪頭沖他笑得無辜又無害。

  被處刑的林有期無奈低嘆。

  氣性好大的小丫頭。

  還在生他的氣。

  那就只能繼續哄繼續追。

  “你去睡吧。”林有期溫聲道。

  陸染睜大眼,不解地問:“你不走我怎么睡?”

  林有期瞅著她,一本正經地問:“我走了你能睡著?”

  陸染:“……”

  這倒也是。

  他輕嘆,聲音低沉:“去睡吧,

  我在客廳。”

  陸染咬了咬嘴巴里的軟肉,又鼓鼓嘴巴,然后“哦”了聲。

  她轉身回了臥室,隨即林有期聽到一聲咔嗒的落鎖聲響。

  林有期:“……”

  他關了客廳的燈,走到沙發那邊,坐下來。

  雖然知道林有期就在客廳,但回了臥室的陸染還是不敢關燈睡。

  她躺到床上,蓋緊薄被,將整顆腦袋都埋進被子里。

  不多時,被憋的喘不過氣的陸染迫不得已,將被子掀開一點點縫隙,這才閉上眼。

  然而,她一合眸,恐怖電影里的畫面和音效就不由自主地往外冒。

  嚇得陸染又立刻睜開眼睛。

  最終她只能強迫自己轉移注意力。

  陸染再次閉上眼,腦海中閃過林有期舉著手機出現在她眼前的畫面。

  然后他在她害怕地跟在他身后時,牽住了她的手。

  又在燈光亮起的那一刻,擁抱了她。

  他的胸膛似乎總是那么熾熱溫暖。

  陸染的身體微微泛熱,輕輕抬手觸碰了下自己的嘴唇。

  她想起了他剛剛落在她唇上的那個吻。

  還有他送她的那條項鏈。

  項鏈。

  陸染把手從被子里伸出去,將那條被她放在床頭柜的項鏈摸了過來。

  她把項鏈掛到脖子上,手捏著冰涼的鏈墜,攥緊。

  他送她這條項鏈時說的那番話在她的耳畔處回蕩起。

  莫名的,巨大的困意襲來。

  陸染漸漸地睡了過去。

  林有期躺在客廳的沙發上,閉眼休息。

  短暫了睡了幾個小時,他被一道開門聲驚醒。

  林有期立刻起身,然后就看到昏暗中陸染搖搖晃晃地往這邊走來。

  他繞過沙發,往前走了兩步,低聲問她:“怎么了?”

  小姑娘困倦地輕啞道:“喝水。”

  林有期便轉身去給她倒水。

  結果剛給她倒了杯熱水壺里還溫著的水,沒來得及轉身,后背就被撞了下。

  陸染沒骨頭似的抵著他的脊背,整個人都要趴上來。

  林有期的身體一僵,脊柱線條瞬間繃直。

  他怕她歪倒,轉身的時候伸出一只手來虛虛地在旁邊護著她。

  而后,林有期端著水杯湊到她的嘴邊,聲音難得溫柔:“來,喝水。”

  陸染的眼睛睜不開,就這么懶倦地閉著眸,聽話地張開了嘴巴,被他小心翼翼地喂水喝。

  喝了少半杯,她撇開頭不再喝,轉身慢騰騰地回臥室。

  這次門關上后,沒有再落鎖。

  林有期還杵在桌邊。

  他低頭看了眼手中的水杯,仰頭將剩下的水一口氣喝完。

  明明是再普通不過的溫水,他卻嘗到了甜的味道。

  黎明四點半,天際泛亮。

  林有期準時從沙發里坐起來,在走之前去了臥室那邊。

  她房間里的燈亮了一夜。

  林有期知道是她害怕才不敢關燈。

  本想輕手輕腳地推開房門后幫她關了燈就走,但門被打開后他的腳就不受控制地走了進去。

  女孩子躺在床上,身上蓋著薄被。

  白皙的小腿和瑩白的腳丫露了出來,上半身倒是遮得嚴實,將小腦袋一并藏在了被子里。

  林有期先是幫她把小腿和腳蓋嚴實,而后又慢慢地給她往下拉了點被子。

  結果意外看到了她偷偷戴在脖子上的項鏈。

  男人微愣,隨即輕勾唇。

  他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強忍住要親她的沖動,克制地退開,轉身往外走去。

  在給她關上門之前,替她關了燈。

  不知道是不是心底清楚有林有期在外面陪著,陸染這晚睡的還算踏實。

  她醒來的時候,外面天光大亮。

  陸染睡眼惺忪地摸過手機,看到了林有期三個小時前給她發來的微信消息。

  林有期:【我回隊里了。你有事就找我,沒事也可以找。】

  林有期:【早安。】

  陸染捧著手機揚起唇角,卻嘴硬地輕輕哼著嘟囔:“就不找你。”

  過了好一會兒,在床上賴著的懶洋洋的她突然盯著頭頂不亮的吊燈發起呆來。

  她記得她沒關燈啊,怎么滅了?

  陸染伸手摁了摁開關鍵。

  燈亮,沒壞。

  她皺緊眉,腦子里劃過一個不太確定的念頭。

  林有期進來了?

  可她不是鎖上門了嗎?

  陸染立刻奔下床,跑到門口,發覺門沒有鎖。

  陸染僵在臥室門前懵了瞬,然后才后知后覺地記起來,自己昨晚好像……出去了一趟。

  被他喂水喝了。

  陸染登時抬手窘迫地捂住臉。

  她就頂著那副睡不醒的樣子出去給他看了!

  肯定又傻又懵又呆,他會不會偷偷嘲笑她?

  陸染懊惱了好一會兒,最后為了安撫自己的情緒,她甚至都把之前在他面前翻車的光榮事跡給拎了出來。

  結果這么一細數,導致她更郁悶。

  她居然在他面前出糗過那么多次!!!

  .

  接下來的幾天,陸染就開始慢慢地著手準備端午節出去玩要帶的各種行李。

  想起來什么就往行李箱里裝什么。

  這年的六月七號和八號,陸染和葉希在群聊里討論安排誰帶洗臉巾誰帶面膜誰帶防曬等小物件,一向活躍的裴瓊露卻始終沒冒泡。

  因為她在大熱天跑去高考的考場外等盛越去了。

  陸染在群里十分慚愧地說:【我仿佛是個假姐姐。】

  葉希回:【露露什么德行你還不知道,她要不覬覦你弟弟,才不會這么殷勤熱情。】

  陸染:【布布你說得太真實了。】

  葉希:【哎,不等她了,洗臉巾你帶,剩下的我裝著,看她這樣兒今晚也別想好好收拾行李,不指望她。】

  陸染:【okkk!我順便帶上我最愛的沐浴露,到時候一定安利你們入坑!超級香!!!】

  ……

  八號下午,陸染接到了林有期的電話。

  “端午假期有什么安排嗎?”他問。

  陸染“嗯”了聲,說:“要跟露露和布布去旅游。”

  林有期本來還想約她的。

  外出的假都請好了。

  他記得她之前說想在沈城轉轉,但那次他沒能陪她轉。

  后來就一直找不到機會。

  這下他騰出了空,她卻有了安排。

  林有期嘆了聲,那就只能再找時間了。

  “去哪兒?”他問。

  “云南。”

  “幾點走?”他又問。

  “今晚11點的飛機。”陸染乖乖告知。

  “我送你過去。”林有期不等陸染拒絕,就繼續道:“你回來的時候再接你。”

  陸染垂了下眼,看到了自己掛在脖上的鏈墜。

  最終答應:“好。”

  陸染被林有期送到機場的時候,裴瓊露和葉希已經都到了。

  葉希看到被林有期送來的陸染,笑說:“我真亮。”

  陸染幾乎也是同時看到了她們,還有立在裴瓊露身側的盛越。

  她驚訝地瞅著這個剛高考完的表弟,尤其……他腳邊也有個行李箱。

  陸染立刻快步走過去,問他:“你也來啦?要跟我們一起去嗎這是?”

  盛越輕蹙眉,反問:“我去做什么?”

  裴瓊露笑嘻嘻地說:“可以嗎?可以我就帶上他!”

  盛越:“不可以。”

  陸染:“不可以!”

  裴瓊露撇撇嘴。

  “那你這是要去哪兒?”陸染的目光落到盛越的行李箱上。

  “回你家。”盛越嘆氣,聲音一如既往的冷清。

  陸染綻開笑,語氣不滿地哼道:“你也知道回去啊?都幾年沒回去了!”

  林有期從看到盛越的那一刻就一瞬間記起了,他之前在陸染的朋友圈看到過這個人和陸染很親昵的合照。

  在聽到裴瓊露的話后,他一度猜測這個男生是裴瓊露勾搭來的小鮮肉,當初那個合照也許是陸染故意用來氣他的。

  但是后面這倆人又說要回陸染的家什么的,讓林有期否定了之前的猜測。

  盛越從陸染出現后就察覺到了跟她一起過來的那個男的一直在盯著自己。

  他抬眸冷淡地瞅了眼林有期,很快挪開視線,壓低聲音問陸染:“那男的誰?”

  陸染:“……”

  她偷偷壞笑了下,拉過盛越對他介紹:“他是我小叔,你就跟著喊小叔吧。”

  盛越不解地皺眉:“小叔?你什么時候多了個小叔?”

  林有期跟著攏眉,心里憋屈又不爽。

  陸染自然平靜地回盛越:“就來到沈城后啊。”

  盛越只知道陸染考來沈城上大學,并不知道她不在學校住,更不知道陸民安把陸染托付給了林家。

  所以他根本不知曉林有期這號人。

  盛越還沒說話,林有期就垂眼望著陸染,低沉的嗓音不辨喜怒:“陸染,不給我介紹?”

  陸染看到林有期一臉我不高興的樣子,強忍著笑,煞有介事地說:“哦,他啊,他……”

  “要不你自己介紹?”陸染的話鋒突然一轉,扭臉問盛越。

  盛越沒推脫,也沒喊什么“小叔”,直接淡淡地道:“你好,我是陸染的表弟,盛越。”

  林有期:“……”

  不爽了半天只是個表弟。

  故意鬧他。

  行,很可以。

  他瞥了陸染一眼,她卻正偏頭和裴瓊露說話,表情裝的一本正經。

  盛越的航班更早,幾個人送他過了安檢,繼續等著去云南的飛機。

  林有期一直陪陸染等到她過安檢。

  直到親眼看著她消失在自己的視野里,他才轉身往回走。

  上車后,林有期給陸染發微信。

  陸染剛上了飛機坐下,手機就響了提示音。

  她打開,看到了林有期的微信。

  林有期:【好好玩。】

  林有期:【晚安。】

  陸染往上倒了下他們的聊天記錄。

  近幾個月來,他發給她的比較多。

  而且,基本都是文字。

  沒有多少語音了。

  可他是習慣用語音交流的人。

  陸染曾經也擅自猜想過林有期為什么會偏向用語音交流。

  大概因為用語音效率會更高,輸入文字費時費力。

  陸染點開鍵盤,終于回應了他。

  【晚安。】

  .

  到云南的時候已經是后半夜了。

  三個人找到預定的酒店就先休息了,睡飽一覺后便開始了她們的三天旅行。

  第一天她們穿上了藏族姑娘都有的藏服,戴上了漂亮的頭飾,混在當地人民中隨著他們一同跳舞。

  還特意吃了當地有名的特色小吃。

  當天晚上三個人擠在一起泡熱湯,不免聊起男女之間的那點事兒來。

  裴瓊露向陸染打聽和盛越有關的消息,問:“七七,盛越很少回你家嗎?過年都不回去?”

  陸染眨巴了下眼,點點頭,說:“他爸媽在他八歲那年就離婚了,法院把他判給了男方,我姑姑沒拿到撫養權。”

  “后來他爸就帶他來了沈城,本來他跟我一屆的,但因為那會兒家里父母離婚還有轉學等一堆事兒,耽誤了不少,就降了一級。”

  “之前他每年還會回南城一兩次,自從他上了初三,他爸爸就不允許他回了。”

  裴瓊露聽得眉心都皺緊。

  葉希嘆了口氣:“原生家庭啊。”

  對一個人的影響太深了。

  “對了七七,你跟林有期怎么樣了?”葉希說:“前段時間我情緒不好,也沒問你,聽露露說他跟你告白了?”

  陸染應了聲。

  她垂眸,撩了水往自己胳膊上灑,“我沒答應。”

  “他都說什么了?”裴瓊露也加入進來。

  陸染就把那晚林有期成為她相親對象的事一五一十都告訴了她倆,包括他說的所有話。

  “臥槽?”裴瓊露忍不住感嘆:“我被他說的那句‘我珍惜你’給撩到了!”

  陸染用濕乎乎的手拍了拍臉,嘆氣:“誰不是呢。”

  “可是我就是覺得,好不公平啊,我追了他五個月,被他拒絕了兩次,因為他哭過不知道多少回,他僅僅只是回了頭,說句‘我珍惜你’,我就招架不住了。”

  葉希輕笑,“我看你挺招架得住的啊。你看你在機場把人家逗的,臉冷沉下去又明朗起來的,人都被你牽著鼻子走。”

  陸染鼓鼓嘴巴,悶悶道:“我那是故意鬧他。”

  “我不知道該怎么說,就好像……我曾經朝他走了一百步,他始終背對著我不肯接受我,而他只是回個頭,都不用往前邁步,我在心里就已經原諒他了。”

  裴瓊露也笑,說:“愛情本來就是這樣啊七七,向來不公平。”

  “誰先愛上誰就輸了。”

  陸染郁悶地問:“所以我注定是輸的那個人咯?”

  葉希卻不同意裴瓊露說的,安撫陸染:“別聽露露瞎說,根本沒有誰輸誰贏啊,不管他喜不喜歡你,這輩子你能這樣赤誠勇敢地喜歡一場,就已經很棒了。況且,現在已經確定他也喜歡你。”

  陸染舒了口氣,沒說話。

  葉希又問:“那你不答應他是覺得……不公平?不對等?”

  陸染輕蹙眉,輕咬嘴巴,“也有點吧。”

  “但更多的還是,我根本不知道他當時為什么要那么堅決地拒絕我,尤其是第二次,我明明感覺到那會兒他待我不同,甚至默認了我和他曖昧。”

  裴瓊露開口:“那就問他啊,直接點。”

  葉希也點頭,對陸染說:“既然你在意,就該問明白。”

  “你不問,他可能根本不知道你糾結的點在這兒。”

  “多溝通溝通總歸沒壞處。”

  陸染想了想,覺得有道理。

  但這種事,她還是不想通過手機問。

  陸染打算回去了找機會當面問清楚。

  然而,還沒等她回去,林有期的電話就突兀地打了進來。

  他給她打電話的時候,是假期的最后一天清晨,她正在等日照金山。

  陸染看到他的來電還挺開心,剛接通,還沒說話,林有期急促的聲音就透過聽筒傳過來。

  “對不起七七,”男人的語氣很愧疚,“今晚不能去接你了,有緊急任務。”

  陸染聽得心一沉,臉上的笑意凝滯片刻,而后漸漸消失。

  她有點懵懵地緩不過神。

  旁邊的葉希和裴瓊露高興激動地喊她:“七七!云散了云散了!就要出現了!”

  陸染茫然地眺望,遠處的雪山周圍云層正慢慢飄走,有光照過去,金色不斷地在雪山上蔓延開。

  綿延的山脈變成了一片金山。

  陸染訥訥地問:“什么時候結束?”

  林有期只是說:“對不起。”

  似乎被燦爛的金色晃了眼睛,陸染睜了睜酸澀的眸子,喉嚨不受控地更住。

  “七七,”他喚她,而后道:“早安。”

  頓了頓,繼續說:“午安,晚安。”

  “到我回來之前,每一天都有效。”

  “我得掛了。”他的嗓音低促:“你好好的。”

  隨即,聽筒里變得安靜。

  通話已經被他掐斷。

  陸染目光茫茫地盯著眼前盛大壯闊的景色,卻一點都不興奮。

  心里有種說不出的堵悶,惹得她紅了眼。

  .

  這天之后。

  林有期再一次從她的世界里消失。

  就像去年那次一樣。

  假期結束,陸染乘坐飛機回到沈城。

  被把車停在機場停車場的裴瓊露送回了家。

  接下來的一個月。

  陸染再也沒有收到過他的打卡微信。

  而她也臨近了大一的期末考試,每天都為即將到來的結課考試做準備,加入了考前復習大軍。

  忙碌的時候可以暫時拋掉各種雜念,可一旦放松下來,比如吃飯或者睡覺的時候,還是會不可避免地想起他。

  陸染每天都戴著他送她的那條項鏈,就連思考題都將鏈墜捏在手里把玩。

  林星淺來找陸染的次數也少了。

  大家都在忙著復習。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陸染結課考試,放暑假。

  林有期都沒有音信。

  回南城之前,陸染在林家吃了頓飯。

  飯桌上唯獨缺他。

  離開沈城的這天,太陽毒辣,幾乎要將人烤化。

  然而就在這樣的晴天里,落了一場雨。

  陸染用手機錄下了這場太陽雨,把小視頻發到了林有期的微信上。

  上次下雪,她不在沈城,沒有辦法拍視頻。

  這次難得一見的太陽雨被她趕上了,沒理由不拍。

  可是。

  這次他的微信卻始終沒有動靜。

  陸染有點失落地關機,上了飛機后睡了一覺。

  再醒來時,飛機落地。

  她被司機接回家。

  陸染一到家,陸民安就急忙把她拉到身邊,笑著問:“染染,明天你生日,想要什么啊?”

  陸染這才驚覺自己的生日近在咫尺了。

  她搖了搖頭,掩藏起情緒,笑著對陸民安說:“爺爺,我都長大啦,不需要什么。”

  陸民安笑著摸了摸陸染的腦袋,關切地問:“有心事?”

  陸染的心驀地一跳,她飛快地撲閃了下眼睫,心虛地否認說:“沒有。我能有什么心事啊。”

  陸民安笑笑。

  小丫頭長大了,跟他這個老頭子有秘密了。

  .

  隔天晚上。

  和往常每年一樣,叔叔陸嘉業一家都回來了,姑姑陸嘉瑜也來了,甚至就連盛越都從沈城趕了過來。

  客廳里熱熱鬧鬧,陸染卻覺得吵。

  耳邊不斷地回蕩著他們的說笑,她根本沒心情。

  陸染躲開人群,一個人來到前院。

  她在秋千上坐下來,百無聊賴地輕輕晃蕩著。

  陸染時不時地就看一眼手機。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等什么。

  忽而,一道汽車聲打破了她只享受了須臾的安靜。

  陸染循著聲音抬眸,看到一輛出租車停在了家門口。

  隨后,出租車的后門被打開。

  一道頎長落拓的身影出現。

  陸染登時怔住。

  她的腳踩實地面,秋千不再晃,人僵坐在秋千上,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景象是真的。

  林有期邁著步子朝她走來。

  男人穿著很簡單休閑的黑t黑褲,卻襯得身材挺拔結實,手臂上的肌肉線條都很明朗。

  直到他停在她跟前,陸染才突然回過神,蹭地一下就站了起來。

  林有期被她慌亂匆忙的動作可愛到,忍不住短促地低笑了下。

  “七七,”他溫聲低喚,然后色語氣認真地說:“生日快樂,希望我沒有遲到。”

  陸染不知為何,眼眶就泛了熱。

  巨大的委屈如潮水涌上來,她一言不發地仰頭盯著他,眼眶瞬間變得紅通通的。

  林有期抬手,用指腹在她的眼尾處輕輕撫了撫。

  陸染耍脾氣似的打下他的手,噘著嘴不理人。

  林有期失笑,直接把人摟進懷里。

  陸染猝不及防被他擁住,心頭微滯,剛要抬手推他,就聽到他歉意道:“抱歉,是不是讓你擔心了?”

  她的手輕輕貼著他的衣服,怎么都不聽使喚。

  男人的胸膛一如既往的溫暖,陸染發現自己根本就舍不得推開他。

  被他說中心思的她兇巴巴地否認:“自戀!誰擔心你!”

  林有期根本不在意她的嘴硬,繼續說:“過來的急,沒能給你準備什么禮物。”

  “從家里偷來個東西送你。”

  他說到這里,慢慢松開陸染,從兜里掏出一個朱紅色的方盒子,遞給她。

  陸染接過來,撥開搭扣,打開。

  一個翡翠玉鐲赫然出現在她眼前。

  陸染還沒緩過神,就聽林有期話語正經而鄭重地對她低喃:“你祝我長命百歲,那我要你歲歲平安,日日如意,時時開心。”

  “從今以后,不要生病,不要暈倒,不要難過,”他頓了頓,說了最后三個字:“不要哭。”

  可是,他的話音都還未落,陸染的眼角就滑下了一滴眼淚。

  作者有話要說: 和之前小叔生日時77說的那句“那我祝你長命百歲”對應上啦!

  或許……中午有個加更?或許吧……

  留評送紅包呀么么噠。

  魚魚的預收文《虛張聲勢》求個收藏呀,文案如下:

  “際遇”酒吧內,男人一身黑色打扮,頭上的鴨舌帽壓低,遮住了英俊冷淡的眉眼。

  在跳躍的五彩燈光下,他被一只蔥白如玉的手扯住手腕,拽離吧臺。

  身材性感火辣的酒吧老板娘季遇把應徹帶到無人的角落,稍微抬高他的帽檐,踮腳吻住他微涼的薄唇。

  應徹對此毫無反應,面無表情地垂眼盯著蓄意撩撥他的女人看。

  過了會兒,勾引到一半的季遇不知第幾次故技重施,突然退離,打算溜之大吉。

  卻被眼底泛起陣陣漣漪的男人一把摁住。

  “又要跑?”他涼薄的嗓音染啞,“跑得了嗎你?”

  膚白貌美酒吧老板娘x顏值逆天娛樂圈頂流

  辣妹x酷哥,青梅竹馬

  #背著全世界偷偷戀愛好刺激##女朋友總撩一半就跑路好磨人:)##我男人好像性冷淡……哦不是我錯了根本沒有這回事#

  感謝在2021-05-13

  20:52:40~2021-05-14

  18:23:1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初夏的你、馬小猴

  5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2("他如風掠境");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圣墟小說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他如風掠境,他如風掠境最新章節,他如風掠境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必威赛事直播